第109章 这床你睡过了,本王不睡

    祁绍翻白眼:“我当然知道,九州四海谁不知道啊?”

    苏九一静,侧眸看着他。

    见状,祁绍连忙摆手:“我没有嘲笑你啊,我知道你以前过得比较辛苦,没听过也正常。这斩月鬼变是冥王独创的技法,字面意思,他的剑能斩月,鬼看见了都害怕!”

    苏九脚步骤顿,“你说什么?”

    “就斩月鬼变,鬼见了都害怕!”祁绍以为他觉得自己太夸张了,又补充道:“这可不是我说的,大家都是这么……”

    苏九摁着额头,打断他的话:“你刚才说,斩月鬼变这是冥王独创的技法,所以……只有他自己知道?”

    祁绍点头,“那当然了,不过也有人想模仿,但是四不像。”

    苏九没吱声,她已经不关心祁绍后面的话了。

    脑袋有些乱。

    如果斩月鬼变只有墨无溟知道,那她的那三本书怎么也不可能是青颜去找的……

    *

    傍晚。

    男舍院子里,出现了熟悉的画面。

    所有人僵硬的站在房门外,穿的整整齐齐。

    有过一次前车之鉴,祁绍这会长脑子了,不大声说话了。

    苏九垂下眼睑,步伐轻慢的往房间走去。

    房门敞开,点着灯,桌上有糕点和茶水,还有那个一脸阴沉离去的墨无溟。

    苏九走进去,环顾一周。

    红木衣柜被挪走了,换成了带床帘的小床,一头挨着红木大床。

    比起白天的,能接受。

    苏九走到桌边,坐下,吃糕点,喝茶。

    平静的好像两人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不愉快。

    墨无溟眼梢微敛,余光扫向吃东西的苏九,眸中升起狐疑。

    他都准备好要被他拿亲嘴的事情怼了,眼下他乖乖地就这么坐下了?

    忽然想起他前段时间被人半路拦住修理的事件……

    他放下手里的茶杯,嗓音低沉:“这次,又是谁?”

    “什么又是谁?”苏九咬着糕点,奇怪的看着他。

    墨无溟定定地看他片刻,截取苏九每一个眼神分析,很正常,是他自己想多了。

    “没事!”他侧眸,冰冷地眼神,扫向苏九的腹部。

    这颗该死的凤珠!

    迟早有一天把你挖出来!

    苏九垂下眼眸,心不在焉地吃着,想着斩月鬼变那茬。

    吃完喝完,苏九自觉的上了那张小床。

    墨无溟却停在了大床边,皱眉盯着那混乱的被褥,转身,一把抓住苏九,甩到了大床上。

    “这床你睡过了,本王不睡。”

    他转身,走到小床边,躺了上去。

    苏九仰面躺在床榻上,脸颊莫名生出一丝红。

    刚刚她还以为……

    苏九闭眼,使劲拍一下额头。

    她可是一个成年女人思想,会想歪……很正常,对!正常!

    房间里,一片寂静。

    每当两人独处的时候,气氛总是夹杂着尴尬。

    苏九双手枕头,凝视着床顶的红帘,上面还挂着玉牌,写着早生贵子。

    忽然“扑哧”笑出声,青颜真是人才!

    “半夜不睡觉,作甚?”墨无溟冷冰冰的声音传来耳畔,仿佛近在咫尺。

    苏九倏地扭头,“你干嘛来这头睡?”

    刚才明明在那头的!

    墨无溟闭着眼睛,长睫盖着阴影,嗓音低哑:“本王的床,想睡哪就睡哪。”

    苏九拿起枕头,就要掉头。

    像是知道他会换位置,墨无溟冷幽幽地丢出一句警告:“本王要是半夜闻到臭脚味,就把你的双脚砍了。”

    苏九:“……”

    乖乖地躺回去。

    没办法,不是对手。

    烛光忽闪,两张床挨着,两个人头对头睡着。

    这一夜,苏九睡的格外沉,甚至睡过头了。

    她一向浅眠,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除非有人搞鬼,房间里一共就俩人,除了墨无溟还能有谁?

    战流云看见苏九起床,轻声道:“冥大,九爷醒了。”

    墨无溟淡漠的瞥了一眼,将手里的信装进信封,递给战流云:“顺便告诉北道主好好‘招待’青颜,不必看本王的面子。”

    战流云莫名打了个冷颤,“是。”恭敬的接过信,离开。

    苏九穿着衣服,往外走,看都没看墨无溟一眼。

    好感,统统不见了。

    转换成一种无法保护自己的危机感!

    她不能接受自己毫无防备之下,就给人给“暗算”了。

    “本王没别的意思,你天天修炼不睡觉,只有这样才能让你安分一点。”墨无溟淡淡的开了口,简单直白的解释了用意:“如果这让你感到不安,本王,下次注意。”

    苏九停下门槛边,回眸,上下打量着他:“你这么好说话,我更不安了。”

    她折回来,第二次主动摊牌:“你既然不喜欢我,到底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钱我没有,命也不金贵。”

    墨无溟敛起眸光,静静的凝视着他:“你的命,很重要。”

    就算没有凤珠,他这样一个天赋异禀的人,绝无仅有。

    苏九经历过太过的人性,是真话还是假话,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她垂眸,望着他手里的茶,耳边回荡着一句话:“茶要细细品味,总会喜欢上的。”

    “我开始有一点喜欢喝茶了。”

    她淡淡的说完,转身离开。

    墨无溟长睫颤了下,抬眼望去,只有他快速消失的背影。

    他冷峻的表情,松了下来几分。

    冰山有融化的可能,但是要让枯木逢春,却需要日复一日,锲而不舍。

    只要能把他留在身边,凤珠的事,可以慢慢来……

    *

    两个时辰的授课时间,通篇的大道理,听得人脑壳疼。

    苏九基本上在睡觉,叶长老也不管他。

    只有楼绪宁时不时地戳他一下,生怕叶长老又跟前一天一样找茬。

    易衡只是用一种佩服的眼神看楼绪宁。

    等到下课,大家抽了下午要完成的丹方,去药阁去领药材去了。

    楼绪宁还替苏九抽了一张,塞进他手里:“我们每次炼丹都是有用的,如果丹药融合度和吸收度很高的,可以争取到单独的炼丹房使用权。不过,一共就三个房间,只有佘语一个达到要求了。”

    易衡在旁边追问:“苏九,晏老的炼丹房好不好?”

    苏九也没见过几个炼丹房,“比公用的炼丹房安静。”

    易衡有些失望,“我还以为晏老的炼丹房比较有料呢,原来就只是安静啊,那还不如争取单独的炼丹房呢。”

    “那你炼的丹药,药材融合度有多少?”楼绪宁扭头问苏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