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挑事不分人,教你重做人

    “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楼绪宁回过神,红着脸说道。

    苏九侧身,懒懒地靠在药架旁,“为什么不来?”

    楼绪宁:“呃……叶长老肯定会刁难你的呀。”

    易衡赞同的点头,转身,指了指最后一个锈迹斑斑的药鼎:“喏,那个就是叶长老给你的药鼎。”

    苏九回眸看了眼,非常配合的点点头:“我,好怕。”

    楼绪宁和易衡嘴角抽了抽,你这害怕的也太假了。

    “不过,我也没说我要炼丹啊。”苏九不急不缓的补了句。

    楼绪宁和易衡愣了愣。

    好像……也是哦。

    砰!

    忽然传来爆丹的声音。

    紧接着,那个弟子就怒冲冲的朝着三人大喊:“喂!你们不炼丹能不能不要在这影响别人?”

    易衡看了一眼,清秀的脸庞没什么变化,嘴里的话依旧很犀利:“我们离你有点远,你还是怪空气钻进你的药鼎里比较合理。”

    那弟子一噎。

    “啪”的一掌拍在桌上,恼羞成怒的冲过去,揪住易衡的衣襟:“混蛋!你说什么?”

    楼绪宁吓了一跳,忙去扯他:“你干什么,这里是丹系,不是玄门!”

    “滚开!”那弟子火冒三丈,一把将她甩开。

    楼绪宁“哐当”撞在药架上,整个人跟着药架往后倒。

    幸好苏九手快,拉住了他。

    “操!”咒骂声,从围绕着佘语的人群传出,楼绪宁的弟弟冲过来,阴着脸:“你看他妈敢打我姐?你找死啊!”

    楼绪宁扶着腰,白着脸去拉他:“我没事,别打架。”

    “你别拦我!”楼烨庭黑着脸,指着那名弟子,凶狠道:“你他妈再动我姐一个试试,我弄死你全家。”

    爆丹的弟子也是气急了,才推了这一下,推完就后悔了。

    他梗着嗓子,“我又不是故意的,谁叫你姐和易衡跟苏九搅和在一起!大家都在炼丹,他们在那叽叽喳喳影响人!”

    “你自己什么破水平自己不知道?”楼烨庭刚才是真动怒了,眼睛还有些赤红,扭头恶狠狠地瞪着苏九:“都是你这个惹事精!”

    一听见楼烨庭把火转到苏九身上,楼绪宁闭眼大喊:“啊……好疼好疼……”

    “哪里疼?妈的!张武,要是我姐的腰断了,我……你给我等着!”楼烨庭丢下一句威胁的话,紧张的扶着楼绪宁走了。

    离开前,楼绪宁偷偷给苏九挤了挤眼。

    苏九有些愣怔的看着两人离去。

    世上……还有这种亲情吗?

    苏九眼神飘忽,眼前仿佛闪过一个狰狞的画面。

    男孩手持匕首,满脸冷笑的看着坐在角落的十岁女孩:“只要你死了,我就能取代你,你去死吧!”

    眼前全是血,女孩手里拿着刀,插在对方心脏,眼神是空洞的:“哥哥,我还不想死。”

    苏九眨了下眼,冷漠再次覆盖她的眼底。

    “我不敢动楼家的人,我还不敢动你吗?”张武见楼绪宁和楼烨庭走了,把所有的火气都洒在了易衡身上,“一个多余的小野种,也敢跟老子横!”

    “住嘴!”易衡双拳紧攥,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是恨是怒。

    看见易衡动怒,那弟子非但不收敛,反而更加来劲了。

    “我偏不住嘴,你个小野种,小杂碎……”

    “王八蛋……我要杀你!”易衡气得发抖,偏又挣脱不开对方的钳制。

    张武一手揪着易衡,欣赏着在自己手里挣扎的惨状。

    整个人炼丹房,几乎没人管这茬,都在看戏。

    张武边骂边唱:“小杂碎,没娘养……”

    啪!

    一鞋底,狠狠地落在骂人的弟子嘴上。

    “……”

    全世界都安静了。

    苏九靠着桌子,低头穿鞋子,语气挺平淡的:“嘴臭不是病,但是污染耳朵。”

    张武的嘴巴被打的发麻,听见这话,松开易衡。

    面目狰狞的看向苏九:“你敢打我?”

    易衡也有点懵逼,赶紧冲到苏九面前,慌张的拦住张武:“你要打就打我,他是为了帮我!”

    苏九眉头,把易衡扒拉到一边去。

    抬眼:“打你怎么了?”

    人群里,有人吞了吞口水,默契的后退两步,

    有人提醒:“你们干嘛,不要把事情闹大了。”

    佘语回眸望去,笑容可掬:“怕什么,张武顶多把他打一顿,我等会多炼一些医治内伤的丹药不就行了。”

    她的声音没压低,在张武的耳朵里,这就是鼓励!

    他把手指捏的咔咔作响,“我可是两阶元者,你要是现在给我跪下求饶,我兴许会饶了你。”

    知道刑法堂真相的一部分人:“………”

    人家连五个三阶元者都不放在眼里,你一个两阶元者还去找死!

    苏九很随意的抬抬手:“让我见识一下两阶元者的厉害。”

    “呵,无知!”张武眼神一厉,双手凝聚元气,气势汹汹冲向苏九。

    易衡脸色大变,闭着眼往上去:“小心!”

    苏九眼梢一抽,抓住他的手臂,往旁边一甩,横向出脚。

    看着轻飘飘的一脚……

    砰!

    一脚踹中张武的肚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度。

    狠狠地撞在墙上,直接晕死过去。

    等待看戏的弟子:“……”发生什么事了?

    苏九云淡风轻的拂了拂衣摆上不存在的灰尘,斜眼看向易衡:“你是不是傻?”

    易衡是懵逼的:“我,我……”

    他虽然住在苏九的斜对面,也只知道他和冥王的事,对他这么热情,是因为听说过苏九的身世,觉得自己跟他同病相怜……

    他万万没想到……苏九居然这么厉害!

    这时,叶长老走进门,看见药架狼藉的躺在地上,旁边站着苏九和易衡,顿时就厉声质问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谁干的!”

    苏九侧身,没搭理他。

    易衡却不能,“是张武推楼绪宁撞倒的,楼绪宁被摔伤去医舍了。”

    叶长老沉下脸:“张武呢?张武在哪?”

    易衡不敢说了。

    “叶长老,张武在那!”佘语绷着脸,一副义正言辞的表情走过来,指着昏迷的张武,怒冲冲的指着苏九:“是苏九把他打晕了!”

    “还不快点送去医舍!”叶长老一甩袖,扭头看向苏九,暴跳如雷:“你好大的胆子,敢伤同门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