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温泉:关于大小的问题

    墨无溟严峻的脸上出现一道裂缝,语气有些浮躁:“你一定要这么,故意吗?”

    “你不是想跟我当好兄弟吗?好兄弟都是这么互损的。”苏九唇角挂着恶劣地笑,解开腰带,走进温泉里,瞥了眼墨无溟:“你不会在等我吧?”

    墨无溟微微移开视线,冷漠地拒绝跟他说话。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苏九将里衣褪去,往下面缩了缩,只有下巴以上在外面。

    墨无溟额角不经意间抽了抽。

    他发现这小子挑衅的本领真不小,每一句话都想让人把他掐死!

    阖上双眸,彻底不再理他。

    苏九也没再惹他,双手搭在岸沿,微仰着脖子。

    全身毛孔舒张开,舒服。

    果然,这几天没来泡温泉是不理智的,白白浪费了这么一个好地方。

    苏九扭着脖子,随意的看向前面。

    白天的视线,比起晚上好的不是一星半点。

    三米的距离,即便是有热气漫延,还是不能清楚地看见对方的完美的身躯。

    湿发的水珠,滑过锁骨,一路往下。

    倒三角形的身材,腹肌,人鱼线……

    咳!

    太补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视线明显了,墨无溟紧闭的双眼睁开了,皱眉看着他:“你在看什么?”

    苏九揉了揉鼻子,好歹他现在也是男人,聊点男人会聊得问题不为过吧?

    于是……

    她耸动肩膀,很老练的抬抬下巴:“兄弟之间,都会互相比较的。”

    比较什么?

    墨无溟垂头,愣了一秒,当即脸色泛黑,阴沉的盯着苏九:“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本王就把你阉了。”

    你想阉了,那也得我有才行啊?

    苏九非常的好奇,在别人看来她的身体,究竟是什么样的?

    挑了挑眉:“你觉得,我的……大不大?”

    “……”

    可能听错了。

    墨无溟抿唇,坚决不相信自己听到这种虎狼之词。

    苏九却以为他没听见,又问:“大不大?”

    “……”

    墨无溟闭上眼睛。

    本王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

    两人的泡澡,就在苏九的好奇中结束了。

    也不怪她好奇,任谁明明是个女儿身,外人看来却是个男人,不论哪方面来看都挺诡异的吧?

    两人回到宿舍的时候,青颜已经换好床离开了。

    只是,苏九推开的房门之后,傻眼了。

    一张两米宽的红木床,占据了很大的一部分空间,铺着大红色的床单被褥,还有红色帷帐。

    再往旁边看,他的床已经没了,变成了同色系的红木衣柜。

    桌子给铺着红布……

    宿舍的格局,改的像极了新婚房间!!

    苏九嘴角僵住:“给我解释一下?”

    这个青颜……

    墨无溟清隽的脸庞,阴沉得有些可怕:“本王还有事要去处理!”

    他冷冷地丢下一句话,走了。

    留下苏九一个人,满脸黑线的看着这可怕的房间,

    *

    醒过来的时候,已过响午。

    这是苏九有史以来睡得最久的一次。

    当她准备去食堂吃顿饭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

    打开房门,战流云在外面站着,手里提着食盒:“九爷,您终于醒了,再不醒,饭菜都该凉了。”

    苏九手扶着房门,没说话。

    战流云侧身进来,把是食盒里的饭菜摆桌,最后拎出一壶酒。

    “您快吃吧。”

    苏九挑着眉,有些凉凉的问:“青颜呢?”

    战流云先是看了一眼房间,最后评价了一句:“果然,他被派去北部是自找的。”

    北部,不属于东陵国和其他小国的管辖,在那时常发生火拼,各个势力都有,就是一个黑三角地区。

    苏九了解过这个世界的格局,听到青颜去北部,还是有些惊讶的。

    她没说什么,平静的坐下。

    依旧挑食的只是肉,青菜碰也没碰,并且极度嫌弃的把菜推到一边。

    那挑食的程度,简直让站在旁边的战流云,感到难以置信。

    “其实……也可以尝尝青菜的味道的。”他忍不住,悄声的说了句。

    苏九手托着下巴,姿态散漫的看着他:“一看你就是没吃过苦。”

    战流云:“您说的苦是哪种?”

    苏九闭着眼睛,慢慢的咀嚼,一副随意到仿佛在说他人故事的口吻道:“饿了吃草根,渴了吃草根,吃到看一眼就犯恶心,为了活着,还不得不吃。你试试就知道了。”

    战流云:“……”

    他再不济也是个世家少爷,居然靠着吃草根活着?

    苏九斜眼,瞥见战流云受到震惊,久久无法回神的表情。

    勾唇一笑。

    这孩子就是不禁骗,学不精啊。

    *

    苏九又回到了丹系。

    下午丹系的学生,基本上都在炼丹房度过。

    丹系弟子共同使用的炼丹房,非常大,也非常的乱。

    完全公开的。

    同一个大环境下,每个人都很专注,生怕会爆丹或者失败,而招来笑话。

    苏九靠在角落。

    除了无聊,还是无聊。

    这里的药材都是七品,没什么挑战性,她提不起来劲。

    就在她第无数次叹气的时候,有人兴奋地喊道:“啊!成了成了!佘师姐突破七品后期了!”

    其他人全部围了过去,纷纷道贺。

    只有楼绪宁和易衡,还站在原位,干巴巴的看了一眼,没有上前的打算。

    倒也不是他们不想去,而是上午苏九那茬之后,以佘语为首的一群人,有些故意孤立他们俩。

    苏九抄着双手,眼尖的看出来了。

    目光停留在两人身上。

    楼绪宁捏着药材,笑着问易衡:“你今天抽的丹方是什么?”

    易衡回以淡笑:“七品后期的聚气丹。”

    “聚气丹好啊。”楼绪宁有些泄气,把自己的丹方摊开:“我的是七品后期解毒丹。”

    同为七品后期,难度和药效,是天壤之别。

    易衡:“祝你好运!”

    楼绪宁撇着嘴,都快哭了。

    这手怎么这么贱呀,抽个这么难的。

    听着两人的对话,苏九迈脚走过去,伸着头,挺随意的问:“需要帮忙吗?”

    “吓!”楼绪宁正在愁,后边突然传来询问,吓得挤出双下巴。

    易衡手里的药材也被捏断了:“你什么时候来的?”

    苏九翻了个白眼。

    合着她站了半天,这俩人都不知道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