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碍眼是专业的,搞事是认真的

    易衡偷偷用手肘撞了他一下。

    苏九终于动了动,然而,只是扭头问他:“有事?”

    易衡一脑门黑线,“长老在叫你。”

    苏九抬起眼皮,挑眉:“有事?”

    易衡:“……”是个狠人。

    叶长老额角青筋直跳,压着声音问:“所有人都在行尊师之礼,你为何坐着?”

    苏九看着他,理所当然的:“你又不是我师父。”

    她是来听课的不假,不过那是他们的要求,不是她真的想要听他们授课。

    尊师之礼,跟她没关系。

    “我的确不是你师父,但是自古授业师有很多种……”叶长老的长篇大论还没有说出来,苏九已经低下头,完全无视了。

    话卡在嗓子眼,叶长老面色僵硬,心里更是涌起一股怒火。

    他暗暗地记下这一笔,拿起今天授课的要点,开始给大家讲解。

    大家都疑惑了。

    叶长老是非常记仇的人,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了苏九?

    就在大家费解的时候,叶长老终于再次找茬了。

    他抬眸,故意扫了一圈:“苏九。”

    苏九这次是真犯困睡着了,也听见了喊声,就是没抬头。

    易衡手肘想去撞苏九。

    苏九偏了偏身子,故意避开了。

    这次是楼绪宁弯下腰,扯苏九的袖口,“苏九……”

    苏九抬头,又烦又燥的看向叶长老:“说。”

    易衡:“……”

    楼绪宁:“……”

    叶长老的脸色就像是调色盘,变来变去,却只能忍着。

    “七品后期的解毒丹,炼丹期间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刚接触炼丹一个月的人,能把七品初期掌握就算他天赋异禀了,

    又怎么可能会接触到七品后期?

    众人顿时露出看戏的表情。

    得罪谁不好,居然得罪最记仇的叶长老。

    苏九手抵着太阳穴,懒懒地:“不知道。”

    又没炼过七品丹药。

    叶长老讽笑了一下,翻开桌上的书,“好,那我就再问你一个简单的,七品中期的清热丹……”

    苏九眉眼敛起,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我没有炼过七品。”

    叶长老的手一顿,阴沉的看着他,“什么叫没炼过七品?难不成你要说晏老没教过你?自己不用功……”

    “我只会炼六品的。”苏九摁着有些发疼的额角,昨晚墨无溟坐在房间坐着,一会敲桌子,一会踢凳子,害她没修炼,也没睡觉,心底不是一般的烦躁。

    耐心用尽,她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非要让她来碍眼,那就要承受她碍眼的后果。

    而此时此刻。

    所有的人脑袋里只有一句话在回荡:“我只会炼六品的!”

    一个月就会炼六品丹药是什么概念?

    佘语攥着拳头,嫉妒的五脏六腑巨疼,苏九天资那么差,跟着晏老短短一个月时间就能炼六品初期丹药了。

    如果是她的话,肯定已经突破六品后期了!

    几乎在场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嘈杂议论声传开。

    晏老在丹系神坛的地位,又被推上了一层楼。

    “吵什么吵!”叶长老的脸色很难看,身为一名炼丹师,在丹系永远被晏老压一头,心里还是很憋屈的。

    苏九走后,就没再回来。

    *

    宽敞的大道,两边是辉煌的建筑。

    苏九抄着双手,难得有些闲情逸致,欣赏玄天宗的风景。

    玄天宗很大,苏九闲逛了半个时辰,不知不觉就到了天门的范围。

    瞥见那立着的天门牌子,苏九没有进去的打算,转身就要走了。

    结果,后面传来一道喊声:“九哥!”

    苏九狐疑的挑起眉,侧眸,就看见古鹰屁颠颠的跑过来。

    他的长相比较凶狠,两条浓眉竖起,眼白比较多,看上去就不是个好人。

    “九哥,你是来找我的吗?”他脸上堆着笑,亲切的不像话!

    苏九:“……”他跟他很熟吗?

    转身,往回走。

    古鹰愣了一下,快步跟上:“九哥,我叫古鹰……你要找人吗?我帮你找啊。”

    苏九没理他,继续往前走。

    古鹰见状,也跟着他走:“玄天宗我特别熟。”

    苏九还是没理他。

    于是乎,玄天宗就看见这么一个诡异的画面。

    少年三步一停,四下观赏风景。

    古鹰亦步亦趋,跟在对方身后嘘寒问暖。

    终于,快到丹系的时候,苏九侧眸:“你到底想干嘛?”

    古鹰尴尬的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呵呵,九哥,你收不收小弟啊?我虽然打不过你,但是我长的狠!能唬人!”

    苏九:“……”

    怕不是个傻子吧。

    “真的,你看我身材也好。”古鹰怕他不信,就去解腰带。

    苏九脑袋咋疼了一下:“打住!”

    古鹰收手:“九哥,你愿意收我当小弟啊。”

    “我没有收小弟的打算,你回去吧。”苏九扶额,眼底爬着血丝,早知道还不如找个安静的睡觉呢。

    古鹰哭丧着脸:“那你以后……”

    “现在,以后,都不收,别跟着我。”苏九丢下一句话,利落的走了。

    本想回晏老的炼丹房睡觉,但是想想,既然答应以后上公开课,还是别再上课期间去晏老那比较好。

    于是,她回了宿舍……

    青颜正在换床,看见他回来,招了招手:“九爷,你怎么回来?”

    “……”

    苏九无语望天。

    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就那么难吗?

    她没搭理青颜,回房拿了干净的衣服,去了温泉。

    刚到温泉……

    苏九觉得老天爷在玩她。

    抿唇,转身。

    “苏九。”

    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叫她。

    苏九微微侧眸,眼神询问他:有事?

    白茫茫的热气萦绕着他,俊美的脸庞若隐若现,他靠坐着,瞥了眼对方头上戴的抹额,神色冷漠的:“本王自认为对你还算不错。”

    苏九没否认。

    他的确对她不错。

    “然后呢?”

    墨无溟定定的看着他,眉心微拧,声音加重:“本王真的对男人不感兴趣。”

    苏九抱着双手,转身望着他:“所以呢?”

    “本王把你当成好兄弟,不希望因为意外因素,导致你我之间心生间隙。”墨无溟慢条斯理的说着,语气里却透着前所未有的严肃和认真。

    好兄弟……

    苏九略微扬眉,大概能懂墨无溟想要跟他和好的心情,但是……

    “你家好兄弟要亲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