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关于喜欢:本王只是把你当兄弟!

    房门拉开一看,就见一块又一块的断木板,砸在院子里。

    他们惊疑不定的看过去。

    炮灰祁绍,睡得迷糊糊糊,听见动静披着衣服,敞着怀,手里拎着鞋子:“九哥九哥!是不是又有蟑……螂……了……”

    最后的字,含在了嘴里,使劲揉了揉眼睛:“冥……冥……哎哟!”

    墨无溟扔出去的木板,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就这么正好砸到祁绍脑门上。

    这种动静,苏九要是再没反应,那就是死人了。

    苏九起身,像是没看见墨无溟一样,走到祁绍跟前:“你头怎么了?”

    祁绍疼得龇牙咧嘴,“我没事……我刚以为你房间有蟑螂,不是蟑螂就好……”

    他偷偷看了墨无溟一眼,崇拜的眼神,不减反增。

    苏九简直没眼看。

    “等下。”把祁绍摁着坐下,从怀里掏出一瓶药水,把他的手扯下来,将药水在他脑门擦了擦,

    祁绍:“嘶……疼疼…这什么东西啊?”

    苏九:“我新配的药,疗外伤很管用。”

    祁绍:“还会配药?你是万能的吗?”

    眼看着两人,聊得热火朝天。

    咔嚓!

    墨无溟手中木块碎成渣,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故意捡了一块带钉子的,用力攥下去。

    看着流血的手掌,他面无表情走过去,然后把手递给苏九。

    苏九瞥了一眼,仿若未见的把药瓶盖起来,揣进怀里了。

    “冥王受伤了,九哥,你怎么能这样呢?快点把药拿出来啊!”祁绍神经大条,伸手就要去苏九怀里去掏。

    苏九哪能让他得手,身形一转避开了。

    祁绍跟着就贴过去,披在身上衣服,掉了。

    啪嗒!

    紧绷着的某根彻底弦断了。

    墨无溟寒着脸,起身,拎住祁绍的后领,直接丢出来房门。

    祁绍坐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衣服跟着被丢出来,盖在了他头上。

    砰!

    房门被关上,差点从门框掉下来。

    以为地震爬起来的弟子:“……”

    房间里。

    苏九挑着眉,倚在桌边,“你发什么疯?”

    墨无溟转过身子,走到桌边坐下,把手放在桌面:“本王受伤了。”

    苏九瞥了眼:“关我什么事?”

    墨无溟斜着眼睛,冰冷的看着他:“你要是不砸了本王的床,本王就不会受伤。”

    苏九定定的看了他几秒,不想跟他过多争论,或者说想离他远点。

    掏出药酒放在桌上:“不必还了。”

    转身,便要走。

    墨无溟一把攥住他手腕,声音低哑而冷酷:“本王要你给本王擦。”

    苏九垂下眼皮,似笑非笑的勾唇:“你这样,会让我以为你喜欢上我了。”

    话音落地的瞬间,墨无溟的手触电一般缩回,他抬眼,寒光乍现:“本王只是把你当兄弟!”

    苏九挑起一边眉头,声音不急不缓的:“原来兄弟会亲嘴啊。”

    一句话,几乎是戳中墨无溟的要害,他面无表情的:“本王说过,那个人不是本王,你认错人了。”

    “哦,那可能是祁绍,也有可能是谢忱,下次我试试。”苏九皮笑肉不笑的说了句,走到床边,打坐。

    墨无溟狐疑地转头,“谢忱是谁?你要试什么?”

    苏九闭着眼睛,已经不理他了。

    墨无溟坐在桌前,瞥了眼药酒,俊美的脸庞,阴沉的可怕。

    他才走了几天,就冒出来一个谢忱,真是水性杨花,喂不熟的小白眼狼!

    墨无溟是坐到天亮走的。

    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让青颜重新送一张又大又宽的床。

    就算他不喜欢男人,不喜欢苏九,他也是自己的东西。

    想要抢走他的东西,也得看看他同不同意!

    至于这些,苏九当然是不知道的。

    再次期间。

    苏九跟天门弟子打架斗殴的事情传开了。

    只是似乎传的有点歪。

    据说:苏九不敌天门弟子,挨了一堆揍,惹怒冥王殿下出手,把涉及打架的弟子,全部逐出了玄天宗。甚至牵连到了他们当官的父母,其中官位最高的贺尚书为首,全部被踢出了朝廷。

    此消息一出,当即震惊整个精神。

    苏九这个大废材,再次仗着冥王“名声鹤起”。

    无论这些消息是如何扭曲的,玄天宗有部分人都绝对不敢再招惹苏九了。

    *

    丹系。

    晏老看着药鼎前的苏九,有些唉声叹气的。

    他不想埋没苏九的天赋,又怕他杂而不精。

    终于,在他无数次叹气之后,苏九摁着额头问道:“你到底想问什么?”

    “唉……为师想问你,现在是什么等级?”

    苏九斜眼:“我又不会鉴定丹药,你自己不会看?”

    “我是问你元者等级,你身上都感觉不到元气……”晏老哀怨的看着苏九。

    苏九一心两用,一边把精神力提炼出来,一边回:“不高,刚步入元者六阶。”

    扑通!

    晏老脚下一滑,撞到桌子上,疼得直挠头。

    “你,你元者六阶?你不是开玩笑吧?”

    苏九看了他一眼,表情挺平静的:“你就当我开玩笑,可是你能不能先出去,我这枚丹药炼完,还要去公开课。”

    晏老捂着头,两眼呆滞的走出门。

    等到苏九出来,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

    手里拿着两瓶丹药,递给晏老一瓶。

    晏老打开看了看,当即又石化了。

    “补气丹?你新炼的?”

    苏九摇头:“上次炼过。”

    “不是,我是说,这些,这两瓶是你半个时辰炼的?”晏老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这药瓶里起码有二十颗补气丹!

    苏九“嗯”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晏老:“……”他到底是收了个天才徒弟,还是收了个妖怪啊!

    *

    苏九没去过丹系的公开课,无声跟着丹系的弟子后面走。

    大约走了一刻钟。

    丹系公开授课大殿,少说也有五六十人。

    时间还早,大家基本上都还在整理昨天留下的课业,并没有注意到苏九跟着走进来。

    她本来就性子冷,走到没人的座位坐下。

    “啊!你怎么在这?”一个女弟子,刚坐下,又惊又喜的捂住嘴。

    苏九看了看,不认识。

    她微笑着点头,盘着腿,像个乖宝宝。

    “是我啊,我楼绪宁啊!”楼绪宁激动地扯着书籍,微胖的小脸红扑扑的。

    苏九扭头,又看了看两眼,还是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