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喜大奔普,冥王回宿舍

    祁绍咕嘟咽下最后一口,舒了一口气:“好喝……不过你哪来的茶啊?这糕点甜而不腻,味道还真不错,你下次…”

    看着他喋喋不休的嘴,苏家额角绷起青筋,没忍住怒吼:“闭嘴!”

    祁绍捂嘴:“……”委屈,可怜,又无助的表情看着苏九。

    苏九抿唇,闭了闭眼,微笑:“没事,吃吧吃吧。”她抬抬手,示意他继续吃。

    祁绍眼泪婆娑,啃了一口糕点。

    苏九吐了一口气,瞥了眼盘子里的残渣,手指在桌上敲了敲。

    尽量表现得不在乎:“去哪了?”

    祁绍吸了吸鼻子,差点哭了:“九哥,你都不知道我多惨,就是谢忱啊,那孙子把我关在封闭室,逼我打了一上午,我手都快断了。”

    断了动作还那么快?

    苏九瞥了眼他手里的糕点,语气有些凉凉的:“超过60了吗?”

    一提这个,祁绍就蔫了:“没有……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明明用力都差不多,就没超过50……”

    苏九翻了个白眼,好心的给他提醒:“你上次打的时候我就注意了,你用的根本就是蛮力,元气打在过去,散了至少一半。下次别一下子打出,稍微收住一点,元气路线即将接近,再全力击出。”

    “听你说的跟真的一样!”祁绍斜眼,表示不信:“你刚来的修炼笔记还是看我的呢?你元气力道强,不代表修为比我高。”

    “……你爱信不信,又不是我要考核。”苏九白了他一眼,转身往外走。

    祁绍咧着嘴赔笑:“我就说说,我明天再去试试。”

    苏九不理他,这货就欠人晾着他。

    祁绍也不生气,跟着苏九屁股后面,总觉得路过的人都在看他们。

    “嘶,是不是炼丹协会又来人了?我这样还行吧?”他理了理衣襟,挺入戏了。

    苏九无言,加快脚步。

    “他就是苏九吗?长的确实是挺祸国殃民的,难怪贺天峰那孙子栽了。”

    “对对,嘘,声音小点,你也想被人坎个一百多刀结果是轻伤吗?”

    两三个弟子走过去,祁绍脚步骤停,猛地抓住对方:“你刚说什么?”

    那人一见是祁绍,吓得连连摆手:“师兄你别误会,我什么都没说!”

    祁绍一巴掌甩到他后脑勺,“你他妈到底刚刚说了什么?贺天峰怎么了?一百多刀什么意思?”

    “就是……就是贺天峰昨晚带人在后山堵苏九,结果右手被废了,还和其他四个人被各自被砍了好一百多刀,刀刀避开要害,结果被刑法堂验出是轻伤……”

    祁绍看着苏九离去的背影,艰难的吞了吞口水。

    贺天峰是三阶元者,他身边的人不会低于三阶元者,五个三阶元者……

    旁边的弟子见祁绍好像真不知道,小声嘀咕道:“我听说半个月前吧,古鹰他们几个人也被人打的全身骨折,愣是没敢说出谁干的。本来今天古鹰是要指认苏九打人的,结果古鹰那小子口口声声的说苏九没打人,而且还帮苏九说话,怎么想都觉得怪怪的……”

    “咦,你不说我还没觉得,你这么一说,联系起来……”

    “可是古鹰是元者六阶啊?”

    路过的弟子听见在讨论八卦,停下来补了句:“屁啦,苏九刚来那天,古鹰找茬吗?结果被苏九一拳打趴了。”

    祁绍是懵逼的。

    他们说的话我怎么都听不懂呢?

    他掏着耳朵:“你们等等,你刚说九哥刚来那天,古鹰找茬?”

    “对呀,当时古鹰还让人送了你盘肉,你不会到现在都没发现吧?”那弟子也是有些无语的看着他,然后进一步的提醒:“哎呀!苏九说的要饭的,就是古鹰!”

    祁绍目瞪口呆。

    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追上苏九的,同手同脚跟着他去了食堂。

    啃着白米饭,呆滞的看着对面的苏九。

    脑袋像是一团乱麻。

    “九哥……”

    苏九吃着肉,懒懒地掀起眼皮:“说。”

    “那个要饭的是古鹰?半个月前,也是你打了古鹰?”

    苏九抬眼,慢吞吞的嚼着:“嗯。”

    祁绍僵硬的扒了几碗饭,忽然想起什么一样,坐直身子:“所以!昨晚的蟑螂是……贺天峰?”

    “嗯。”苏九又点了点头,快速把盘子里的肉吃完,拎起酒壶:“你慢慢吃,我还有些事。走了。”

    祁绍歪着头,行尸走肉的把饭吃完,直接去了封闭室。

    照着苏九的说法,他凝聚元气,像是收一点,最后再全力打出去。

    轰隆一声。

    墙面震动。

    祁绍心里也是翻涌了起来,这种震动感跟之前绝对是不一样的!

    他冲过去,看向显示器上的力道,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我的孩来!

    69,他做梦都不敢想的数字!

    *

    苏九再次忙到天黑才回宿舍。

    刚踏进院门,一眼看见的就是最后一间房门透着亮光。

    苏九静了几秒,若无其事的走过去。

    推开房门,并没有那道熟悉身影,桌上摆着糕点和热茶。

    刚走不久。

    苏九走到桌边,顿了一下。

    然后,毫不犹豫把桌上的灯吹灭,坐在床边,打坐。

    她不需要别人关心,也过得挺好的。

    夜风,很凉。

    房门开着,隐约会被风吹动发出声音。

    苏九沉浸在修炼当中,没有发现一道黑影,脚步轻缓的走进来,一直走到床边,冷冷的看着他。

    窗外的月光照进来,能看见少年精致的脸庞仿佛透着光,身上衍着微弱元气。

    墨无溟在温泉待到现在,只是他没想到苏九没有过去,一回来就看见房间灯灭了,糕点和茶水都在。

    而此刻,他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不论苏九是男是女,凤珠载体这个事实,无法改变。

    他一直知道苏九是个冷到骨子里的人,很难焐热,尽所有的能力满足他的需求,讨好他。

    他用一个月,给他养成了吃糕点,喝茶,泡温泉这些习惯。

    却忘记了,这些东西他可以冷血的用一天就戒掉。

    并且活得好好的。

    墨无溟薄唇紧抿成冷淡地弧度,指尖一挑,把桌上的灯点亮了,而后转身走到那堆被苏九砸得稀烂的床边。

    弯腰,一件一件的捡起来,像是生怕别人发现不了一样。

    嘭咚!嘭咚!

    往门外扔。

    这动静忒大,又不像是苏九打蟑螂,大家又慌慌忙忙的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