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冥王之怒,苏九心荡

    苏九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虽然有把握他不敢说出来,但是没想到这小子超纲了,还给她辩护起来了,真是人才。

    二长老气得脑壳疼,自己找来的人证,结果反而在帮苏九说话!

    “你,你们,滚出去!”

    古鹰跟同伴赶紧爬起来,冲出门外,一溜烟的就跑没影了。

    场面停滞了。

    可以说,从墨无溟出现开始场面就已经僵住了,只是眼下更僵了。

    五个官员跪在地上,没有一丁点原告的样子,甚至希望冥王开口说到此为止。

    二长老不知道这些,只想给这件事圆满的解决,毕竟有人受了伤。

    “好,就算贺天峰不是你伤的,那其他四个人是你伤的吧?论宗门门规,残害同门,该如何处置?”他扭头,看向孙长老。

    孙长老垂了垂眼,身为刑法堂长老,他必须要绝对的公正。

    “除了宗门考核之外的打架斗殴,且情节严重,罚戒鞭五十。”

    “好,四个人加在一起,两百戒鞭。”二长老背着手,显然是一定要惩罚苏九了。

    孙长老淡笑着:“事实尚未调查清楚,何况他们验出来的伤都是轻伤。”

    二长老倏地回头,语气逼人:“轻伤减半,一百戒鞭总有吧?”

    孙长老突然收起笑容,不悦地眯起眼睛:“这里是刑法堂,二长老一而再的越权,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他顿了下,朝着站在苏九身后的宗主抱拳:“既然二长老这么喜欢干涉刑法堂的事情,不如请宗主允了,今日开始便由二长老掌管刑法堂吧!”

    宗主看的津津有味,突然被拎出来,只好装装样子:“二长老,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二长老面色一僵,低着头:“孙长老息怒,我也只是想要搞清楚事情的真相,还一个公道。”

    “公道?”孙长老冷笑着看着苏盼,“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们到底为何拦住苏九?别扯什么天门范围起冲突,你看苏九进来之后,乐意搭理你不?”

    还真是。

    苏九进来就没正眼看过他们。

    苏盼吓得脸色惨白,除了哭还是哭。

    孙长老眼神一厉,突然怒吼:“快说!”

    “啊……我说我说……我说……”苏盼本来就害怕,这一嗓子直接让她心里防线崩塌,将贺天峰一行人调戏苏九的事情全部抖了出来。

    抖如筛糠的贺尚书,猛地看向苏盼,失去理智的冲过去:“你这小贱人胡说八道,我撕烂你的嘴!”

    “当真是好极了。”墨无溟阴着脸,眼底淬冰,死死地盯着躺在那里的五个人,浑身上下散发着嗜血的气息。

    其他四个官员,面无死灰。

    没有贺天峰调戏苏九这茬,他们兴许还能逃过一劫,但是现在完了,全部完了!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苏九,淡淡地:“到此为止吧。”

    滔天怒火刚刚升起,像是被人浇了一盆冷水。

    墨无溟绷着脸,侧眸,一字一句的回道:“是啊,你多能耐,本王不在,也能处理的特别好。”

    这语气,这表情,是个人都听得出来,这不是夸奖!

    偏偏苏九还挺心安理得点头:“还行吧。”

    众人:“……”

    墙都不服,就服苏九!

    晏老使劲眨了眨眼,趁机开口:“真相大白了!这些人枉为玄天宗弟子,就是地痞流氓畜生!”骂完还不解气,扭头看宗主,想说让他把人逐出宗门。

    结果……

    宗主手扶下巴,站在苏九身后,两眼放着光,好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心里的警铃拉响了。

    “师兄!这件事你还管不管啊?”晏老掐着腰,凑近低吼。

    那嗓门,前面苏九都下意识的扭头,捂耳朵。

    “呃……咳咳,这件事很严重,品行不端,孙长老你好好处理,不要伤了弟子的心!”宗主虽然在说话,但是痴笑着看着苏九,让人感觉头皮发麻。

    这种眼神落在墨无溟的眼里,心里无端涌起一股无名火。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苏九脸上长花了吗?

    这时,苏九脑袋后仰,往后退了两步,正好挨着墨无溟的手臂。

    “……”

    墨无溟抿唇,偏头看别处。

    无名火诡异的熄灭了。

    “既然小九是无辜的,那我们就先走了!”晏老像防贼一样防着宗主,拉着苏九就走。

    他们俩前脚刚走,刑法堂的院子里,就下起了冰雹。

    墨无溟也没说话,就是朝着那五个床榻轻轻拂袖,转身跟着出门。

    就听见,砰砰砰,几道闷响。

    五张床榻只剩下四分五裂断木,五个弟子掉进断木残渣里,身上的纱布染红了。

    场面十分触目惊心。

    最初要讨公道的二长老,一句话没说的走了。

    只剩下五个官员跪在地上哭的死去活来,前程都没了,都不管儿子的死活了。

    刑法堂简直成了哭丧的地方。

    而这件事,没多久就在几大宗门流传开。

    苏九的大废材之名,再度成为各大宗门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些都是后话,再说离开刑法堂的墨无溟——

    他远远地看着苏九离去的背影,侧眸吩咐青颜:“把糕点和茶,端到丹系。’

    青颜惊讶:“你不去?”

    墨无溟冷睨了他一眼,单手负背,走了。

    “嘶……奇怪,冥大怎么好像在躲着九爷啊?”青颜后知后觉的说道。

    战流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总算发现了。”

    青颜一愣:“为什么?”

    战流云定定的看了他一眼,“因为男人。”

    “男人怎么了……”青颜嘀咕着,战流云已经迈脚走了。

    青颜跟上,还在琢磨这句话的意思。

    良久,听见走道上传来一道惊呼:“我靠!都亲过了,冥大才想这个问题?九爷真惨!”

    战流云:“……”

    *

    苏九靠在门边,眸光幽深的望着天空。

    脑袋有些放空,眼前时不时会闪过墨无溟的背影,令人感到困扰。

    她回眸,瞥了眼桌上的糕点和茶水。

    沉默了半响,走过去,端起冷掉的茶水,正准备喝。

    “九哥,你这还有吃的啊?我又累又饿……”消失了半天的祁绍,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趴在桌边,拿起糕点往嘴里塞,抢过苏九手里的茶杯,仰头狂喝。

    一盘糕点,在他狼吞虎咽之下,还剩下一个拿着手里,拎起茶壶仰头。

    “……”

    苏九面色僵硬,手还是端杯子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