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谁给你的狗胆?敢碰本王的人?

    二长老黑着脸,抬手:“走!去医舍,把那几个弟子找出来!”

    孙长老挑了挑眉,没说话。

    在刑法堂下命令,无疑是越权了。

    不过,这件事他本来就是太想处理,二长老爱出头,就把风头让给他呗。

    “为师不是不信你,你知道是谁干的吗?”晏老眼珠转了转,凑近苏九,明明紧张得不得了,还在那装作很冷静的样子。

    苏九淡淡一笑,“师父,要对你的徒弟有自信。”

    看见他嘴角的笑,晏老非但没受到安抚,反而更紧张了。

    ……那五个人只怕真的都是他一个人打的!

    等待的时间很漫长。

    但如果突然又来了人,那就会很有意思了。

    五个穿着官服的男人,怒气冲冲的走进来,为首贺尚书是断了胳膊的贺天峰父亲,二话不说,直接来到苏九面前。

    扬起手——

    一道高大的黑影快速掠过。

    啪!

    响亮的耳光声落下。

    又凶又狠。

    迎面而来的一巴掌,直接把贺尚书扇的脸朝地。

    贺尚书摔得眼冒金星,根本没看清楚来人,张嘴就骂:“狗娘养的……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

    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都看着那个突然出现,挡在苏九面前,怒发冲冠的男人。

    他就像是一座冰山降临,顿时让所有人都喘不过来气!

    早已吓呆的其他四个官员,双腿发软,扑通跪地。

    “参见冥王殿下!”

    “参见冥王殿下!”

    颤抖的声音,带着一丝恐惧。

    冥王?

    挨了打贺尚书被吓得魂不附体,跪趴在墨无溟的脚边。

    “冥王殿下饶命,冥王殿下饶命……微臣该死……”

    墨无溟垂下眼皮,抬脚,踩在他伏着的脑袋上,面无表情的开口:“谁跟你的狗胆,敢碰本王的人?嗯?”

    低哑的嗓音之下,掩饰不去的冰冷杀意。

    贺尚书顿时毛骨悚然:“微臣该死……求冥王殿下饶命,殿下饶命……我们不告了,不告了……”

    “不告?你想让别人说本王以权压人吗?”墨无溟冷着脸,缓缓地加重脚上的力道,冷酷的将他的脸踩进地面,直到地面染了红色,他才收回脚。

    贺尚书没死,脸上被地上碎开的白瓷砖割破了。

    一股潮湿染湿了地面,他被吓尿了……

    然而,没有一个人会耻笑他胆小鬼。

    墨无溟是谁?

    他在战场上杀敌都不眨眼,被众人追封为的冥王啊!

    他有残忍有冷酷,就有多受众人崇拜,九州四海没人不服他。

    虽然现在国家昌盛,宗门和谐,冥王极少参与琐事。

    江湖没有冥王,依然有冥王的传说。

    没人敢真的挑战冥王的威严,就连当今圣上也不敢!

    苏九抬眼看着墨无溟宽大的背影,红唇紧抿。

    淡淡的龙涎香,沁入鼻尖,平静心湖像是被人丢进去一颗小石头,一种奇妙又她下意识抗拒的感觉。

    青颜和战流云后一步到,紧张兮兮的喊道:“九爷九爷,你的胳膊和腿都没事吧?”

    苏九摇头甩开那莫名的感觉,朝着青颜摇头。

    “那头……头没事吧?”青颜伸手,抓住他的头,左右看了看。

    “诶……”战流云使劲戳了他两下,示意他转头。

    “咔”一道闪电穿过脑门。

    青颜倏地缩回手,看向晏老:“啊!你个死老头子,怎么照顾九爷!”

    又是熟悉的配方。

    偏偏晏老还就跟他杠,又吵起来了。

    围观群众:“……”

    我们是来干嘛的来着?

    二长老带着古鹰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五个穿官服的,跪在地上像蔫了的茄子。

    “这是怎么……”话没说完,瞥见了站在苏九旁边的墨无溟,顿时噤声。

    孙长老笑呵呵的接过话茬:“人带来了?”

    二长老侧身,看向了古鹰一行人,“把贺天峰他们送去就医的就是他们。”

    这边话音刚落,那边看见宗主背着双手,若无其事的走了进来,嘴里嘀咕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众人:“……”很难看不见你吧!

    二长老一脸黑线,朝着他们招手:“进来,把你们看到的事情说出来,到底伤人的是不是苏九?”

    古鹰一行人,颤颤巍巍的进来。

    看见新证人古鹰,门口看戏的嘘声一片:“切!原来证人是古鹰啊?他跟苏九也有仇啊!”

    这话出口,二长老气得头顶冒烟,冲着晏老低吼:“你看看你徒弟,玄天宗有多少人,他不是跟这个有仇,就是跟那个有仇,你还说他无辜!”

    晏老一时语塞。

    实在是无言以对。

    就在这时,古鹰突然委屈喊冤:“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那天跟我朋友回去很迟,打他们的人早就跑了!你别听小师妹她胡说,我压根就没见到人。你们……你们见到了吗?”

    他扭头,问同行的其他人。

    “没有没有,我们都没有看见!”

    “对啊,昨晚天很黑,苏九他人特好,就算打人也是他们不对。肯定是这样!”

    古鹰扒拉了他一下,“我们昨晚根本就没看见贺天峰,我们……就送了四个人,对就送了四个人。”

    他跪在地上,老老实实的比出四根手指。

    卧靠!

    围观群众都惊呆了。

    古鹰仗着修为高,在天门横行跋扈,他不趁机搞苏九就好了,居然在给他说好话?

    他们不由看了看冥王,这小子恐怕是害怕冥王,所以怂了。

    只有这样才符合常理!

    如果他们细看的话,一定能发现,古鹰从进门开始,眼神就一直在瞄苏九,根本就没看冥王一眼。

    对于古鹰这个答案,二长老像是被人打一闷棍。

    “古鹰,你刚才来时还说……”

    古鹰后脊一凉:“二长老你只是问我有没有看见人,我是看到了啊,我看到的是他们四个伤者。”

    二长老两眼一瞪:“医舍的人分明说……”

    “那是他们眼瞎了,天那么黑,我连公母都分不清。”古鹰一边说,一边看向苏盼:“小师妹你太不仗义了,我帮你抬人去医治,你怎么胡说八道,让我作伪证呢!”

    苏盼的脑袋嗡嗡直叫唤,“你说谎……你明明就……”

    古鹰根本就不给苏盼说话的机会,扬声就喊:“各位刑法堂的师叔师伯们,如果惩戒他人要靠伪证,那刑法堂还有什么公正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