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恭喜你们,乘坐九号地狱列车

    *

    除了第一天入住之外,只是苏九第一次天没黑就回来了。

    房间里,没有灯,没有糕点,没有凉茶,也没有人。

    安静的有些过分。

    苏九眨了下眼睛,情绪波动还没起来,就已经敛下了。

    习惯了一样东西,突然没了就会不自在。

    但是她不会,她生命里的人生过客太多了。

    多到内心不会产生波动,多到即便杀了他们也不会眨下眼。

    进房间,拿了干净身衣服,出门。

    温泉所在地比较特殊,距离天门住处有些近,要经过旁边。

    苏九第一次在这条路上碰到人。

    还是阴魂不散的仇人……

    “真是冤家路窄!”苏盼横掐着腰,身边跟着几个男弟子,正准备回宿舍。

    苏九不想跟她废话,绕着从旁边走。

    “站住!”苏盼娇喝一声,旁边的几个男弟子,冲过来就把苏九围住了。

    “滚开。”苏九闭眼,心里又烦又燥,只想赶紧泡澡缓解下心情。

    苏盼自从上次被赶出皇宫,没少被人笑话。

    墨祯几乎跟她断了联系,要不是她嘴甜,长的好看,早就在天门混不下去了!

    现在遇到苏九,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他!

    苏盼走过来,高傲的抬着下巴:“这里是天门的范围,你是玄门的,凭什么来这里?”

    苏九没说话,横移两步,想要走。

    “欸,小师弟别走啊!你就是冥王养的那个小倌?啧啧,的确是长得不错啊。”一个瘦的跟麻秸秆似的男弟子,猥琐的打量着苏九:“听说,冥王搬走了?是把你玩腻了吧?不如,你跟了我吧?

    苏九垂着头,眼底浮起了一丝血腥,却还是压着嗓子:“滚开。”

    “师弟,别这无情啊!快,给师兄亲一个。”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几个弟子,起哄着大喊。

    苏盼在旁边看戏,恨不得拍手叫好。

    “看在大家都这么热情的份上,我就不客气了。”麻秸秆男弟子,奸笑着伸出手,去挑苏九的下巴。

    就在他的手快要碰到对方下巴之际——

    少年倏地抬起头,双眼赤红,冰冷嗜血。

    他动作极快,捏住男弟子的手腕,往前拽,双臂将其剪住。

    咔嚓!

    森白的骨头戳穿皮肤,手臂断成两截。

    鲜血溅的到处都是。

    一系列动作不超过三秒。

    快到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麻秸秆男弟子手臂断成两截,连着皮在半空荡悠。

    疼痛让男弟子回神,撕心裂肺的低吼:“啊…啊啊!我的右手,我的右手……我要杀了你……”

    他拿出兵器,灌入元气,朝着苏九命脉刺去。

    苏九抬手,轻而易举的截住长剑,夹在指缝。

    面无表情的:“如果你现在跪下来求我,我或许会饶了你们的无知……”

    低沉的声音,像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一样,阴森可怖。

    偏偏麻秸秆男弟子痛到失去理智,抓狂的低吼:“你做梦!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苏九松开夹剑的手,缓缓勾唇。

    麻秸秆男弟子倒退数步,朝着旁边的同伴怒吼:“你们死了吗?上啊!”

    同伴都被苏九吓得不轻,赶紧抽出佩剑,灌入元气,同时朝着苏九刺过去。

    苏九朝着他们笑了笑:“恭喜你们,乘坐九号地狱列车。”

    她的嗓音很轻柔,轻柔之下是难以掩饰邪恶的疯狂气息。

    那一刻,挥剑刺过去弟子,竟然萌生了退意。

    可惜,苏九的动作快过他们所有人。

    虚空抽出归魂剑,身形犹如闪电,穿梭在几个人之间。

    苏盼拔出剑,刚想冲过去祝他们一臂之力,“噗”一股温热的血,喷洒在她脸上。

    她抬头一看,眼底顿时掀起惊涛骇浪,全身止不住的发抖!

    本以为不堪一击的苏九,完全是单方面在吊打其他人!

    五个三阶元者,竟然连她衣角都摸不到!

    突然,她想了苏九刚才的话“恭喜你们,乘坐九号地狱列车。”

    苏盼害怕了!

    她转身跑,跑了两步,嘭的撞倒一行人身上。

    “没长眼睛啊?”来人语气凶恶,使劲推了他一把。

    是天门的弟子。

    苏盼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师兄快救人啊……师兄师兄!”

    然而,古鹰一行人突然呆若木鸡,死死地看着前方。

    脑袋几乎都快要炸开了!

    他们的骨折刚刚复原,还想怎么找人算账,就这么撞上了……

    视线中,少年青衣染血浑,冷血无情的挑着长剑,刁钻的戳进去又拔出来,如此反复,刀刀都在软肋上,不停流着血,却又不致命。

    而且,没有一道伤口是重复的。

    嘶啦嘶啦嘶啦……

    他们耳朵里只有这一道声音,却令他们感到全身血液倒涌,手脚冰凉。

    这时。

    “扑通扑通”几声响。

    疯狂被割肉放血的五人,终于倒地!

    苏九垂眸,唇瓣轻启:“你们不会死,也不活,就这么生不如死吧。”

    慵懒而随意嗓音,让人不寒而栗。

    五个人残喘着,全身都在流血,神志却无比清醒,甚至能感受着鲜血在缓缓地流出血脉……这才是最恐怖的。

    苏盼直接吓得晕死过去了。

    听见动静,少年长剑指着地面,侧眸望去,白净的脸颊染着血,妖异而动人。

    古鹰一行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捂着嘴,指着地上的苏盼摇头,好像在说:我们不认识她,我们不认识她!

    苏九只是瞥了一眼,把归魂收入剑域,捡起地上染血的换洗衣服,就面无表情从他们身边走过。

    古鹰一行人对视了一眼。

    一想到那晚要不是苏九手下留情,他们可能也会这个下场……都吓哭了!

    天色已暗。

    弟子们陆陆续续回了宿舍。

    刚进院子,就被吓的呆住。

    祁绍以为是冥王回来了,兴冲冲的挤进去……

    只见,苏九拎着水桶,隔着衣服冲澡,站在井边的他,阴沉的让人不敢踏步往前。

    祁绍没想那么多,快步冲过去:“九哥,你怎么在这冲冷水啊?”

    冷水顺着发丝往下流淌,苏九耳廓微动,像是没有知觉一样迟缓的抬起头。

    枯井般的深邃的眼眸,盖着一层猩红。

    祁绍吓了一跳,用力抓住苏九的胳膊,紧张的喊道:“九哥,你没事吧?你怎么了?是不是被打了?”

    苏九收回视线,胳膊从他手中挣出,语气冷漠:“打了几只蟑螂而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