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一块遮光布,针对苏九

    红色的抹额……

    苏九瞥了晏老一眼,不情不愿的带上。

    凝聚精神力,宽度刚刚好,能盖住凤尾花。

    晏老点头:“挺适合,滴血认主吧。”

    苏九没反应过来,一个额带还要认主?

    晏老淡淡的解释:“认主之后,九幽血蚕丝可以随你心情变化颜色。”

    苏九惊讶:“还有这种宝贝?”

    晏老:“……”

    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宝贝。

    原本是旁人的神兵利器,就因为遮光效果强,就被墨无溟那厮给抢来了!

    滴血认主之后,苏九把颜色调整到青色系,顺眼多了:“谢谢师父。”

    晏老干笑了两声:“好好学炼丹,别跟祁绍那小子学……”他猛地顿住:“检测阁那次是你吧?那你元气修炼呢?荒废了?”

    苏九没有正面回答:“师父,我想专心学炼丹。”

    晏老有些担忧,“专心学炼丹固然好,但是你既然有这个天赋,真荒废了着实可惜。”

    苏九略挑眉头,调侃:“那不如我转行,专心修炼元气?”

    晏老瞪眼:“跟你说正经的,明儿个给你安排一下去玄门听听课,当然了,也不能太认真。”

    苏九心里隐隐有些触动,很快又压了下去。

    “嗯,我知道。”

    “其他的需要什么都跟师父说,别听诸葛那老头瞎扯淡,只要你需要的资源,师父都能给你弄到手!”晏老拍着胸膛保证道,

    苏九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师父这句话,我可当真了。”

    “必须当真!”晏老笑着送他出去,俨然没发现苏九话里的深意。

    以至于后来,欲哭无泪……

    *

    祁绍看见苏九带个抹额,起初没在意,当他换个形象。

    当他凝聚精神力炼丹的时候,突然发现她额头不冒金光了。

    “这什么玩意,这么神奇?”

    “师父给的,叫什么血蚕丝。”

    “不会是……九幽血蚕丝吧?”

    “对。”

    祁绍脸都皱在了一起,看着苏九不以为然的样子。

    试探的问:“……兵器?”

    苏九斜眼:“就一块遮光布,你想的可真多。”

    这是我想的多?

    是你想的太少了!

    祁绍都恨不得揪住他的耳朵问问他,从小到大就没看过兵器谱吗!

    暴殄天物!

    祁绍无力的坐下,捏着一根药材叼在嘴里:“昨天诸葛会长给了我一个邀请函,下个月协会要办一场炼丹大会,你去不去?”

    苏九头也没抬:“不去。”

    “我听说奖励挺丰厚的,有五品中期的药材,还有一株四品初期的掌心莲。那个凤百灵也参加,还有那个佘语,知道拜不了师父,要另谋出路了。”祁绍嘀嘀咕咕说了一堆。

    苏九只问了一句:“有钱吗?”

    祁绍像是被浇了头冷水,“你到底为什么当炼丹师啊?你要知道药材的价值不是金钱能比的!就那一株四品初期的掌心莲,都价值百万!”

    苏九愣了下,像是看到了商机。

    放下手头的药材,靠在桌边:“一般药材在哪里拍卖?”

    祁绍嘴角僵硬的看着苏九:“你到底多缺钱?我给你三十两都没看见你花,你要那么多钱干嘛?”

    苏九语气挺理所当然的:“留在看,赏心悦目。”

    祁绍彻底败给他了。

    “京城地下拍卖场有很多,你要是真想拍卖,我带你去我家的场子,不收你中间费。”

    天晓得,这个承诺以后让他悔得肠子都青了,腿差点没被祁老会长打折了。

    *

    火种的风波平息。

    祁绍又回了玄门,准备这个月的考核。

    晏老也给苏九敲定了去玄门的时间,正准备回去跟苏九说。

    刚到门口,被几个长老给围住了。

    集体针对苏九不依不饶起来。

    “祁绍他的天赋,让人信服,单独使用您的炼丹房无可厚非,享受丰厚的资源也是情理之中,但是苏九他凭什么?就凭走后门吗?”

    “要是再这样下去,丹系跟天门有何区别?其他弟子经过重重选拔进来,却还不如一个走后门的资源多?这样以后谁还敢来玄天宗的丹系?”

    一群人,叽叽喳喳吵的晏老脑袋生疼。

    他摁着额角,问:“你们到底想干嘛?”

    “我们希望您能让苏九去丹系上公开授课,跟其他弟子使用一样的资源,他苏九不是得天独厚的祁绍,资源不是这样浪费的!”

    晏老脸色一沉:“照你们这么说老夫连一个徒弟的炼丹资源都负担不了?”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他要是有祁绍那个天赋,整个丹系的给他都成,他又没那个本事……”

    晏老冷笑:“所以你们就集体逼老夫退出丹系?”

    几个长老脸色骤变。

    他们只是不想要苏九浪费资源,怎么就扯到退出丹系了?

    “晏老,您不能这样子吧?我们都是为了丹系好。”

    “听你们在这放屁,滚!”晏老黑着脸,甩袖转身。

    却见,苏九抄着双手,气定神闲的站在门口。

    旁观挺久了。

    晏老一秒变脸,笑呵呵的:“怎么了?炼丹遇到问题了?”

    “没。”苏九摇头,看向后面那些聒噪的长老,“我只要去听公开课就成了?”

    几个长老互相看了看,一个代表走出来:“不仅如此,还要跟其他弟子用共同的炼丹房,资源就更不用说了。”说完,他又补了句:“我想身为弟子,你也不想你师父因为你而离开丹系吧?”

    苏九半眯着眼睛,语气又冷又傲:“去就去呗。你们何必围着我师父嗷嗷叫?”

    嗷嗷叫的那是狗。

    代表长老脸色铁青:“你,放肆!”

    苏九视线越过他,看向其他长老:“如果我师父离开丹系,那是你们的损失,没有他在的丹系,你们能收到那么多弟子?还有时间集体在这跟我师父瞎叫唤?”

    话糙理不糙,晏老就是丹系的招牌,很多弟子都是冲他来的!

    几个长老脸色青白,恨不得冲上去撕烂苏九的嘴巴。

    偏偏,少年像是觉得还不够一样,垂着眼睑,朝着他们摆摆手。

    那姿态,跟赶苍蝇没区别!

    几个长老瞠目结舌。

    这种目无尊长、以下犯上的弟子,简直前所未有!

    “我在丹系公开课等你!”

    警告性的丢下一句话,几个长气冲冲的走了。

    晏老在旁边激动地擦眼泪,有徒弟维护自己的感觉,真好!

    还没等他感动完,就听见少年边走边呢喃:“早知道走后门了,食堂都快没饭了……”

    晏老:“……”

    他需要静一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