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关于亲这茬:我是被狗啃的

    “何事……”墨无溟蹙眉,正在翻开各个势力的最新消息,有些漫不经心的抬起头。

    话,卡在了嗓子眼。

    少年的脸如桃杏,姿态散漫,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咕嘟。

    墨无溟喉结滚动,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将桌上的信件划到一边,冷淡地道:“有事?”

    苏九眉眼微抬,没搭理他。

    祁绍想搭理,不敢吭声。

    青颜拉住祁绍:“冥大,你们先聊,我跟祁绍先去后厨看看。”

    拖着祁绍出去,“啪”的把房门关上。

    “……”

    静默。

    苏九瞥了房门一眼,抄着双手,走过去。

    墨无溟缓缓地坐直身子,后背略微绷紧,几日未见,竟然生出一丝丝紧张?

    肯定又是凤珠作怪!

    思及此,他薄唇微抿,面容如冰,近乎冷漠地盯着苏九。

    苏九走近,似笑非笑的:“墨大哥清瘦了不少,不知道哪个小妖精让你耗尽精力了?”

    什么小妖精?

    他要是真清瘦了,那也是他这个作精给害的!

    墨无溟满脸的冰渣子,阴鸷的眼神恨不得吃了苏九。

    别人或许会怕他这样,但是苏九是胆大包天的主。

    走到桌边,侧靠着,斜眼。

    她也不说话,就这么好整以暇的看着墨无溟。

    气氛逐渐诡异。

    刺眼的视线,让墨无溟坐立难安,浑身起鸡皮疙瘩。

    他起身,往书架旁边走,拉开两人的距离,嘴里冷淡地回道:“本王没你那闲工夫。”

    “你是没闲工夫,还是没小妖精?”苏九反问,余光轻扫过桌面,一堆信件,还有一本非常古老的书籍。

    墨无溟面无表情:“都没有。”

    苏九走到椅子边,瘫坐在上面:“你的床被我砸了。”

    墨无溟:“……”听说了,床稀烂。

    苏九长睫低垂,嗓音迷离:“那三本书挺实用的,比祁绍找的好……”

    “?”

    墨无溟看着书架,等待着他继续说,结果等了半天没音了。

    扭头一看,就见苏九靠在椅子上,呼吸平缓的,睡着了。

    “……”

    沉默了片刻,墨无溟放轻伐走过去,凝视着青黑映在他眼下,不由皱了皱眉。

    白天炼丹药,没人管。

    晚上他不在,更没人管了。

    苏九只是打了一个顿,敏感的察觉到有人盯着她,猛地又惊醒了。

    墨无溟动作非常快,身形一闪,回到了书架边,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低着头看书。

    苏九捏了捏眉心,转眸望去,看见墨无溟似乎没有发现她睡着。

    扭了扭脖子:“我刚走神了,说到哪了?”

    “……”墨无溟把书塞回书架,冷眼睨着他:“你说那三本书比祁绍找的好。”

    苏九凤眸轻眨:“唔……下次可以让青颜多找一点这类的书。”

    “……”去哪找?

    墨无溟没说话。

    他现在怀疑自己“珠”迷心窍,才会破天荒的熬夜两晚写那些破手札!

    现在的苏九对他而言,就好像解毒丹变成了化骨丹,一不小心就让人尸骨无存。

    令他恐避之不及。

    苏九见他不说话,也没强求。

    他的东西,想给就给,不想给就不给。

    她站起来,往门口走:“我吃完饭还得回去,你先忙。”

    门外,青颜耳朵贴着门,旁边还跟着祁绍。

    青颜狐疑:“找书,我什么时候找过书了?”

    “你不是给九哥找个三本手札吗?内容特别精准细致,下次给我找两本?”祁绍趁机讨好。

    青颜一脸懵逼。

    手札?他找过这种东西吗?

    走到门后的苏九,唇角勾起坏笑。

    伸手,猛地拉门。

    腹黑的后退一步。

    扑通!扑通!

    两声响,跪的结结实实。

    她抄着双手,贱兮兮的说道:“没过年就行大礼,我可没红包给你们。”

    青颜:“……”

    祁绍:“……”

    认栽。

    “本王也没有红包。”墨无溟不知何时走到苏九身后。

    他跨步走出房门,淡淡的丢下一句话:“本王不喜欢等人。”

    青颜喜笑颜开,狗腿的弯腰:“九爷,您请!”

    苏九额角抽了抽,瞥了旁边祁绍一眼:“你们俩真的不是亲兄弟吗?”

    祁绍:“……”我招谁惹谁了?

    冥王府的午膳,自然是丰盛的。

    青颜平常不守礼节,但是王府的规矩还在,主仆不同席。

    苏九瞥了一眼:“你打算看着我们吃,在旁边流口水?”

    青颜:“……”

    他默默地看了墨无溟一眼。

    墨无溟像是一座冰山立在那,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听见苏九的话,略微抬了抬眼皮,没说话。

    默认了。

    青颜让人添了碗筷,坐在祁绍旁边。

    祁绍激动地夹菜的手都抖。

    他居然跟冥王同桌吃饭了!!

    苏九扫了眼桌子,“没酒吗?”

    墨无溟掀起眼皮,语气冷厉:“你是酒鬼吗?”

    苏九夹菜的动作一顿,抬眼看了看他。

    她就不懂了,从来这开始他就甩个脸色,好像她很多稀罕来似的。

    低头,去夹肉。

    “吃菜。”冷冰冰话,从墨无溟嘴里蹦出来,说完之后,他又皱眉,那是一种不由自主的厌恶和嫌弃,习惯这种东西简直有毒。

    啪嗒!

    苏九筷子一扔,抱着双手,挺费解的:“亲嘴这事,是我的问题吗?”

    “咳咳……”祁绍呛住了,咳得满脸通红。

    “噗——!”青颜更惨,刚喝了口汤,从鼻子里出来了。

    墨无溟抓紧筷子,冷峻的脸庞抽了抽,坚决否认到底:“本王不知道你在胡说什么,不想吃饭,就滚出去。”

    苏九无声看了他几秒,拿起筷子,平淡的:“原来,我是被狗啃的。”

    墨无溟:“………”

    诡异的气氛下吃完饭。

    苏九跟祁绍离开。

    青颜想跟着走,却被墨无溟给叫住了。

    并且通知,他和战流云以后都不必去玄天宗了。

    青颜觉得他是恼羞成怒了。

    战流云回来之后,他口若悬河的:“你当时不知道多激烈啊,九爷豪气云天:亲嘴,这事是我的问题,你也别不承认!然后咱冥大死人脸冷笑:哈哈,本王不知道你说什么!不想吃就滚出去!九爷慢吞吞的说:原来我是被狗啃了,就在对面坐着!”

    浮夸的表演,自己添了不少台词。

    战流云听得:“……”

    而青颜说的这个版本,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流传出去了……

    这些,两个当事人都不知道。

    *

    回到丹系,已是下午。

    苏九刚进门,就被晏老叫去了书房。

    他将桌子上的小盒子打开,抬抬下巴:“这是九幽血蚕丝制成的抹额,可以遮住强光,你带上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