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抱大腿,冥王府蹭饭

    “怎么了?”青颜从走廊过来,奇怪冥大居然发火了。

    战流云摇头:“不知,我说完苏少爷的事情,他就生气了。”

    青颜八卦的:“你说什么了?”

    战流云把苏九做过的事情说了一遍。

    青颜手托着下巴,打量着他:“我发现你对九爷的态度变化很大啊?”

    战流云平静的扫了他一眼:“你这声九爷马屁拍的也挺响亮。”

    青颜掐腰,“别看我这马屁,冥大这茬我一定给摆平了。”

    战流云也不知道所谓的摆平是何意,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

    很快,诸葛会长拜访玄天宗的消息,疯狂的席卷了炼丹界。

    赤阳宗,碧海宗,打探到了原因。

    玄天宗的门槛,差点被踢破了。

    上品丹书他们有,但是拿到上品丹书又有本命火种的他们没有啊!

    接下来的几天,就展开了争夺战。

    连翻登门拜访。

    甚至有人都到祁绍家里去了。

    幸好祁绍的身份背景够硬,不然的话,半夜都可能被其他势力被掠去。

    消息就像是滚雪球,越滚越大,大到原本不相信的祁老会长,居然想见孙子了。

    祁绍谁都能瞒得住,也能乱吹牛逼,但是对这老头是完全没辙。

    只好带着苏九一起回去,青颜也跟着。

    祁绍的家非常大,毕竟是佣兵会的会长,不过他家倒是处处充斥着野性,从布置到看守的人,都是元师以上级别,有点像军机重地。

    祁老会长是见过腥风血雨的人,六十岁也不见老,眉宇间充满了威严。

    看见祁绍带着师兄弟进来,淡笑着颔首:“请坐请坐,阿绍没给你们添麻烦吧?”

    苏九微笑颔首,坐下。

    “哪里哪里,祁小爷在玄天宗是风云人物,大有您老当年的风范!”青颜比较会假模假式,老油条一个。

    祁老会长哈哈大笑,也认出了青颜是谁,“青颜公子这么夸,阿绍尾巴都要上天了!”

    祁绍瞪着牛眼,试图用眼神杀死自己的爷爷。

    祁老会长瞥了他一眼,“再瞪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谁不挖谁是孙子!”

    “挖不挖你都是我孙子!”

    两人的对话,完全不像是正常的爷孙关系,更像是死对头。

    一顿嘴炮之后,祁老会长把祁绍摁着打一顿,拍手,坐下,“别介意啊,这小子欠收拾。”

    苏九:“……”

    青颜:“……”

    祁绍揉着嘴角爬起来,坐到苏九旁边:“九哥,我家老头就这样。”

    不犟嘴,反而先给人解释?

    祁老会长有些惊讶的看着苏九:“这位是?”

    祁绍瞪眼:“跟你无关,叫我回来干嘛?”

    “你说干嘛?这小子消息满天飞,就这两天炼丹协会,赤阳宗,碧海宗都来个遍,你有那么能耐吗?”祁老会长还是算了解自家孙子,上品丹书不知道他走什么狗屎运,这本命火种压根就不可能!

    祁绍撇嘴,朝着苏九抬抬下巴:“本命火种是他的。”

    “你说什么?”

    祁老爷子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

    他本来以为本命火种是祁绍吹牛逼惹出来破事,就没想过这是真的!

    青颜一脸懵逼,僵硬的转头:“九爷,祁绍刚才说什么?”

    苏九语气淡淡的:“确实是我。”

    青颜是墨无溟的人,不说可信不可信,就是他的身份也不会到处乱说。

    明确得到回答,青颜猛灌了几口茶。

    他需要冷静冷静。

    祁老会长情绪平复的很快,面色沉重的看着祁绍:“这件事,你那大嘴巴别到处乱说,会要了你朋友的命。压在你身上,反而安全一点。”

    “这还要你说啊?”祁绍抖了抖腿,干脆趁机敞开的说:“实话告诉你,我那本上品丹书也是他拿的,你不要指望我在炼丹有多大的成就啊。”

    “坐没个坐像!”祁老爷子抬脚朝着他那抖啊抖的腿上就是一脚,把祁绍踹的一个趔趄。

    他并没有太过纠结那本上品丹书的事,自己孙子几斤几两他是知道的。

    但是青颜就不一样了,他眼珠子快掉出来了:“你,你到底拿了几本上品丹书?”

    祁老爷子愣了一下,抬起头,“你还拿了其他的上品丹书吗?”

    “废话,不然他怎么给我一本啊,我跟他是一起拜入晏老门下的!”祁绍捂住膝盖骨,低吼。

    祁老爷子第一次被怼的说不出话。

    嘴巴蠕动两下,小心翼翼的:“所以,你拿了两本上品丹书,还有个本命火种?你多大?”

    爷孙俩的互动,苏九暗觉有趣,听见询问,她颔首:“快十六岁了。”

    祁老爷子:“……”

    昂头望天。

    十五岁,拥有本命火种的天才炼丹师……

    阿绍这孩子,怕是抱到大腿了。

    他看了祁绍一眼,摇头叹息:“人跟人真不能比。”

    青颜呆滞的附和:“是啊,人跟人真不能比。”

    他连怎么走出祁家大门的都不知道,回过神就在街上了。

    繁华的街道上,少年嘴角挂着笑,细看之下,笑容浮于表面,眉眼极冷。

    青颜默默地看了半响,忽然走上前:“九爷,时间还早,不如去王府吃顿饭吧?”

    苏九不自觉的皱起眉头,因为想起了某人,心情就很不爽。

    “好啊!”祁绍一拍手,乐得颠儿颠的:“九哥,我还没去过冥王府呢!吃完再回去,不耽误事的。”

    叽叽喳喳声音,像个苍蝇,没完没了。

    万一他去不了王府,估计能念到天黑。

    苏九为了自己的耳朵,点了头。

    青颜转头,在苏九看不见的地方,露出奸诈的笑容。

    冥大,你不要太感谢我哦!

    *

    冥王府,书房。

    墨无溟将一个盒子递给战流云,嘱咐:“交给晏老就行,避开九……苏九。”

    想了想,换了称呼。

    战流云接过盒子,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他本来话就不多,也没追问,就走了。

    刚出王府大门就遇到了苏九。

    他将盒子藏进袖口,朝着苏九颔首:“苏少……九爷。”他改口,恭恭敬敬。

    青颜:“??”你那高冷的尊严呢?

    苏九淡淡的点头。

    战流云侧身,目送他们进去,垂眸看了看手里的盒子。

    真不知道冥大在想什么,为什么不当面把东西给苏九,还绕这么大的圈子。

    他摇着头,转身,离开。

    “叩叩”敲门声,书房门被推开。

    “冥大。”青颜带着苏九,推门,走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