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卖人不眨眼,凤珠有秘密

    “爆了爆了,终于爆了!”祁绍一把辛酸泪,明明在幸灾乐祸,看上去却让人很同情。

    晏老也挺高兴的,终于有当师父去指导徒弟的感觉了。

    走过去,笑眯眯得:“小九,哪里不懂呀?”

    “没什么。”苏九掸了掸袖口的灰尘,比祁绍的要干净整洁多了。

    “怎么会没什么呢?都爆丹了。”晏老拧眉,一副你快点问我的表情。

    苏九是真的没什么想问的,不过是想尝试炼六品中期,经验不足,就爆了。

    见他不肯问,晏老凑近药鼎,伸头去看残渣,准备好好教一番。

    一看,沉默。

    转身,头也不回的,去静静了。

    苏九:“……”

    三个人的炼丹房,三个画风。

    外面,一行人正疾步往这边赶过来。

    带路的人是大长老,可见来人地位挺高。

    这边刚跨入晏老的院门,就听见一声惊呼:“啊!凝丹了,九哥,我凝丹成功啦!”

    跨进院门的老者,微微扬眉,抬手朝着其他人压了压,放轻脚步走过去。

    苏九耳朵很灵敏,瞥见门口露出的衣角,不动声色的走到祁绍身边。

    “师兄,你真厉害!”

    这声师兄叫的祁绍心里发毛,防备的眼神:“你干嘛?”

    晏老瞥了祁绍药鼎边的残渣,心里稍微平衡了一点。

    这样才是正常的徒弟,苏九那是不正常的!

    “哈哈哈……不愧是拿到上品丹书的天才,第一次炼丹,居然就凝丹了。”爽朗得笑声,老者一脸赞赏的表情走进来。

    祁绍:“……”得嘞,我他妈是又被卖了。

    晏老微微一惊,认出来人之后,顿时恭敬的颔首:“原来是诸葛会长,有失远迎!”说完,他冷睨着大长老,语气发冷:“诸葛会长来,也没人通知一声,存心想看老夫出丑吗?”

    大长老一脸尴尬。

    诸葛会长和煦的笑了:“是我不让他们出声的,我就是来看看,听说你得了个宝贝徒弟。”

    晏老谦虚道:“哪里哪里,天才也是需要努力的,一点一点的。”说完,他欣慰的看了祁绍一眼。

    祁绍:“……”你们开心就好,不要管我死活!

    这时,苏九幽幽地说:“什么努力啊,我都爆丹这么多次,药鼎都炸糊了,师兄就爆丹一次就成功了,真羡慕!”

    闻声,诸葛会长看了眼两个药鼎的情况,看向祁绍的眼神火热起来。

    “的确是个好苗子啊!”

    “师兄就是太谦虚了。”

    “……”

    祁绍目瞪口呆的看着苏九。

    苏九的骚操作,晏老也是瞠目结舌。

    诸葛会长走到晏老身边:“借一步谈谈?”

    晏老倏地回神:“走走走,这里都是灰尘,出去聊。”

    再待下去,他怕祁绍等会再吐血了。

    离开前,诸葛会长又看了祁绍一眼,看的祁绍都起鸡皮疙瘩了。

    他们走出去之后,苏九转身,回到自己的药鼎旁边。

    祁绍一脸生无可恋。

    几乎可以想象到未来的日子有多煎熬了。

    罪魁祸首苏九,心安理得的把药材收拾好,又把炼好的一瓶丹药塞给他:“喏,送你,谢你刚才帮我。”

    祁绍接过,嗅了嗅,眼睛亮起来:“补气丹,你就这么给我啦?”

    苏九满不在意的耸肩:“你比我需要。”

    “嘻嘻,九哥你对我真好。”祁绍稍得宽慰,跟着他一起出去。

    两人走出房门,一行人站在院子。

    晏老表情有些古怪,“诸葛会长,祁绍的确不错,但是的丹药就……”

    诸葛会长抬眼,看见祁绍走出来,直接道:“祁绍,可否把你炼的丹药给我看看?”

    祁绍愣了下,“我的丹药在炼……”丹房。

    “在这。”苏九抽过祁绍手里的药瓶,递过去。

    诸葛长老接过药瓶,打开,震惊错愕,然后盯着祁绍:“你跟我去炼丹协会吧,留在这里太委屈了,我跟你爷爷还有过几面之缘呢!”

    祁绍:“……”

    晏老:“……”

    安排的明明白白。

    苏九趁他们注意力都在祁绍身上,默不作声的从一边走了。

    离开后,去了食堂。

    不是正午,人不是很多。

    苏九点了一盘肉,一壶酒,坐在角落里,想事情。

    这时,后面的桌子传来讨论声。

    “你们听说了吗?昨晚古鹰他们被打了,挺惨的。”

    “天门的人被打了?哪个枭雄干的好事啊?”

    “不知道,全身好多处骨折,估计得躺半个多月。”

    苏九漫不经心喝了口酒,目光看向窗外,有些游离。

    正想着,余光多了一盘菜。

    “苏少爷!”战流云弯腰,坐下。

    苏九有些诧异:“你怎么来了?”

    “冥大最近有事,让我过来陪你解闷。”战流云一本正经的说道,将桌上的菜往前推了推:“冥大说,多吃青菜对身体好。”

    苏九下意识抬眼,看向四周。

    怎么她干点什么,他都知道?

    “冥大最近都不会过来。”战流云提醒。

    “哦。”

    苏九夹了一块肉,并没有去碰那盘青菜,挑食不是一般严重。

    战流云看着,默默地记在心头。

    苏九吃完饭,他又默默地跟上。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玄天宗,别提有多引人注目了。

    苏九回到住宿,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又去了丹系。

    战流云尽职的待到晚上,送苏九回宿舍,又连夜回王府。

    书房里,墨无溟坐在椅子上,眉眼低垂。

    “青菜没吃,不过点心吃了,我泡的茶不太符合苏少爷的口味。”战流云将所见所闻,毫无遗漏的都复述了一遍。

    墨无溟没说话,凝视着桌上摊开的书,手指在桌面磕了两下,眼睛有些赤红。

    从昨天回来,到现在他都没合过眼睛。

    祖记:凤珠替主人选择适合的伴侣,会影响到主人的情绪,进而对其选中的伴侣,产生好感。

    眼前仿佛出现了温泉里的画面,墨无溟犹如吞了一只苍蝇,难受的要命。

    “以后你跟青颜轮换去照顾他。”

    “那你的火……”

    “出去。”

    墨无溟将祖记合上,丢到一旁,浑身充满了戾气。

    战流云颔首,转身离开。

    墨无溟靠在椅子上,久久无法平静。

    如果早注意到这点,他绝对不可能会对苏九做出那种荒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