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温泉撞击:这货疯了!

    “您先忙,我们先走了。”晏老笑着说完,带着祁绍往外走。

    苏九合上书,走近。

    祁绍斜眼:“无耻!”

    苏九勾唇:“谢谢夸奖。”

    祁绍瞬间石化。

    太他妈不要脸了!

    他们走后,炼丹协会的风波,持续疯涨。

    炼丹协会的会长都赶了回来,得知对方是玄天宗的弟子,甚至要亲自去请。

    这些,三人离开就不得而知了。

    *

    回到丹系。

    先解决了祁绍兽火的问题。

    苏九的本命火种要牵引,稍微复杂一点。

    等到一切妥当之后,天色早已黑了。

    祁绍今晚有事先走了,只有苏九一个人。

    玄天宗到处都有点灯,视线还清楚。

    苏九一向步伐轻慢的,做什么都是不急不缓的。

    走进后山视线逐渐暗下,月光洒下,也不影响走路。

    周围的风,隐约透着寒凉,枝叶有些不安的晃动着。

    苏九垂着眼睑,漠然的看着飘到脚边的落叶。

    很快,前方走出来四个人,为首的还是个熟脸,之前在食堂吃了亏的古鹰。

    “呸,臭小子,老子总算逮到你了。”古鹰吐掉叼在嘴里的树叶,目露凶光,走近。

    苏九抱着书,眉眼清冷:“好狗不挡道。”

    “不知死活!”古鹰面目狰狞,双手攥拳,迸出一股气势,朝着苏九的脸抡过去。

    苏九目不斜视,很随意的抬起手。

    “啪”细微的响声。

    古鹰瞳孔微缩,满脸的不敢置信。

    画面静止。

    后面三个人,从古鹰后面的角度,只能看见他突然抬起手,然后又突然顿住,不耐烦的嚷嚷着:“快点打,打完回去睡觉了。”

    他也想打,只是……

    古鹰额角滑下一滴冷汗,手指传来的疼痛,让他牙床打颤。

    得不到回应,后面的三人快步上前:“你搞什么鬼……”

    声音戛然而止。

    只见,少年一手抱着书,一手抓住古鹰的拳头,从容淡定的不得了。

    三人神色大变,挥拳冲过去。

    苏九眼底透着冰冷,用力捏紧古鹰手指,咯咯作响。

    “啊啊啊……不要打不要打!”古鹰疼得惨叫。

    苏九动了,拽住他的胳膊,膝盖往上顶,直击他下巴,手肘横向扫出,

    古鹰直接翻白眼倒地!

    紧接着,借助古鹰倒下,苏九一脚踹向一人胸口,肘击,勾拳。

    砰!

    单膝跪在一人胸膛。

    动作凌厉迅捷。

    地上一片哀嚎。

    苏九掸了掸肩上不存在的灰尘,抱着书,面无表情的离去。

    月光触及不到地方,墨无溟靠在树,若有所思的望着苏九的背影。

    他一直知道苏九会拳脚功夫,而且招式很刁钻。

    却从不知道,他打起架来,招招狠辣,处处都在命脉上,仿佛他生来就懂得如何杀人一样。

    难道,他受过什么非人的训练?

    墨无溟微眯眼睛,瞥了一眼那几个哀嚎的弟子,无声的离开。

    不用他动手,这几个人已经惨不忍睹。

    全身到处骨折,就连元气也没护得住,至少要在床上躺半个月了。

    *

    房间的灯亮着,空无一人。

    苏九似乎一点也不意外,走进去,坐下。

    吃着桌上的糕点,喝着放凉的茶。

    少倾,门口多了一道身影,走进来,坐在她旁边。

    苏九眼梢一抬,笑眯眯得:“不会是去接我了吧?”

    墨无溟低头喝茶。

    有些怀疑,他是不是看见他了?

    苏九的确知道有人在偷看她打架,她却不知道偷看的人是墨无溟。

    一种奇怪到令人毛骨悚然的直觉,让她不由想起刚来到这个世界,在乱葬岗时候的感觉。

    苏九敛起心绪,默不作声的把糕点吃完,起身,拿了干净的衣服。

    “一起去洗澡?”

    “不去。”墨无溟坐的笔直,一副冰冷禁欲的模样。

    “哦。”

    苏九出门,走路带风,跑的贼快。

    墨无溟抬眼,顺着她离去的背影望去,眸中冒寒光。

    明明不想请本王去,还装模作样问本王!

    故意让本王拒绝,堵本王的口!

    他坐了一会,倏地起身,拿了身干净衣服。

    本王的地方,本王想去就去!

    苏九哪里知道自己走后,墨无溟演了一场脑补大戏,还气冲冲的……

    *

    坐在温泉里,全身舒畅。

    苏九无所顾忌的跟南星聊起来,除了聊白天火种的事情,就是药鼎。

    “主人,你跟你大兄弟到底是什么关系呀?”聊了半天正经事,南星还是没忍住对这件事的好奇。

    苏九抿唇,沉吟半响。

    她实在想不出合适的形容词,她的世界没有朋友,只有互相利用的关系。

    比如祁绍,她给丹书,他给钱,这叫互惠互利。

    但是,墨无溟……

    “……就普通的关系,连朋友都算不上吧。”

    刚一站稳,墨无溟就听这么一句话,顿时眯起眼,压低嗓音:“跟谁一起聊天呢?”

    苏九倏地站起来,就去摸旁边的衣服。

    今晚的月光不是很亮,又有绿植遮挡,根本看不见来人是谁。

    墨无溟动作极快,一把攥住他的手腕,单膝跪在岸边,冷冷的扫向周围。

    本来就三米多的范围,根本没有藏人的地方。

    除了苏九之外,并无他人。

    苏九一只手扒着壁沿,身体贴着石壁,浸泡在温泉里,潮湿的头发披散在肩头。

    “你是谁?”

    苏九侧眸,想要透过光看清楚来人。

    墨无溟似乎才发现他没有认出自己,一甩宽大的袖口,把微弱的光线挡死。

    他握住苏九的脖颈,凑近到她面颊,“我还以为这里没别人知道,没想到竟然有如此好看的少年郎。”

    淡淡的龙涎香扑面而来,独特的味道,

    苏九眼神闪了闪,语气挺淡:“然后呢?”

    然后?

    墨无溟愣了愣,漆黑的瞳孔,凝视着对方幽深的眼眸,竟然平静到没有一丁点的波动。

    胜负欲就这么燃起来了。

    他收紧握住她脖颈的手,声音犹如鬼魅:“不知道你这种少年郎的滋味如何?”

    苏九嘴角一抽,这货怕不是疯了。

    “所以呢?”

    墨无溟俊脸又是一呆,不由自主的因为苏九那过于平静的语气,感到不可置信。

    像是察觉到他的反应,苏九有些好笑。

    就这点本事,还想来戏弄她?

    顿了片刻,苏九咂嘴:“你……唔……”

    两唇相撞。

    苏九瞳孔微缩,抓着壁沿的手指泛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