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关于喜欢:绝对不可能!

    很快,一双黑色卷金边的靴子出现在视线里,接着桌子上被丢了三本书。

    “谢礼,青颜找了很久。”墨无溟声音冷淡,垂眸看着苏九的头顶。

    苏九抬抬眼皮,视线落在他丢的书上,很随意的拿过来,翻了翻。

    元气阶段的应用,五色元气的区别,丹田周天正确的运用。

    三本书,全部都是她目前最需要的!

    “咳!”苏九装作很不在意的合上书,抬眼,挺惊讶的:“墨大哥,你怎么来啦?这些天都忙着炼丹的事情,也没时间回去。”

    哟,不叫王爷了?

    “本王还以为你故意躲着本王呢。”墨无溟眼梢微扬,尾音拖得长长的。

    苏九无辜的眨了眨眼,“我怎么会躲着墨大哥,这两天没什么事吧?”

    脸上堆着笑,将三本书摞在一起。

    墨无溟将他的小动作看在眼里,淡淡地问:“今晚要回去了吧?”

    苏九故作沉吟:“嗯……今天刚好忙完,晚上可以回去的。”

    看见他这惺惺作态的样子,墨无溟是感到又好气又好笑,手抵在唇间:“今晚一起泡温泉。”

    约,约澡?

    就算是两个大男人,这也太騒气了吧?

    虽然她不介意多看看他那完美的体魄的,但是有件事得搞清楚!

    “墨大哥,你应该…不会是喜欢男人的吧?”苏九问的直白,主要是她怕墨无溟喜欢的真是男人,到时候发现她是女的,再反目成仇……

    跟这种男人成为敌人,不是明智的选择。

    一句话犹如惊雷劈下。

    喜欢男人?怎么可能!

    墨无溟脸上表情瞬间消失,冷漠地眼神盯着他:“本王绝对不可能喜欢你,收起你那不必要的担心。”

    苏九松口气,不喜欢她等于不喜欢男人,

    听见他不会喜欢他,他是在庆幸吗?

    墨无溟眯了眯眼睛,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嘴里已经放话:“以后本王会尽量跟你保持距离。但,你我之间毕竟还有婚约。在外,本王可能会继续做出让你误会的举动,希望你明白,那只是合理的利用。”

    丢下这么一句话,墨无溟面无表情的离开了。

    苏九:“……”

    我有说什么吗?

    他是有间歇性狂暴症吗?

    她摇着头,翻开墨无溟带来的书,第一眼就看入迷了。

    这里面所有的内容都特别详细,仿佛亲身经历过一样,包括会有的反应。

    就连跨阶的心德都有,甚至还有如何让升级后富余的元气,得到合理地运用。

    这简直是本宝藏书!

    她之前让祁绍去玄门的书院找过这类的书,找了好几本,内容还没有这一本的精妙!

    (注:元者等级:元者,元师,元灵,元王,元皇,每级又分七阶,升级脚下有特殊的七角星盘。PS:我一直以为前面发过了,结果木有,补充一下。)

    *

    离开丹系,墨无溟就去找宗主了。

    进门,宗主就笑呵呵的迎过来:“无溟,这两天苏九那孩子怎么样了?”

    墨无溟略微皱眉,语气冷漠:“你最近对苏九是不是太关心了?”

    “有吗?会会很多吗?”宗主吸了一口气,抿唇,装作思考的样子。

    墨无溟瞥了他一眼,独自走到桌边,倒茶,喝茶,动作熟练。

    宗主眼珠转了转,跟着坐在对面,“给我也来一杯。”

    “你没长手?”墨无溟面无表情,端起茶喝自己的。

    宗主:“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都不知道咱俩谁是师父,谁是徒弟…”

    嘴里这么吐槽,手上没闲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刚拎起茶壶,瞥见墨无溟的手掌边缘,“你这手这么脏也不洗洗,什么时候变这么邋遢了?”

    墨无溟抬手,垂眸看着掌心的黑色污渍,薄唇抿起:“劳动成果。”

    宗主惊讶:“哟,堂堂冥王,谁敢找你抄笔记?”

    “不识抬举的人。”墨无溟眉眼轻抬,表情很冷,心情似乎很差。

    宗主微微一愣,猜测道:“不会是苏九吧?他不是在丹系吗?你给他抄什么笔记?”

    墨无溟没说话,垂眸喝着茶,看上去既冷漠又疏离。

    三本书是他花了两个晚上写出来的,每一个细节都是他亲身体会的。

    那不是修炼典籍,而是来自元王等级的修炼手札。

    三本在外面,任何一本都是非卖品。

    *

    下午。

    晏老带着苏九和祁绍,去了炼丹协会。

    大殿里人不多,小厮和管事都站在柜台后面。

    大殿中央,竖着一面墙,上面有火种分类。

    苏九和祁绍大殿等着,晏老则去了偏殿找人。

    祁绍挠着头,很无奈:“我就是来陪跑的。”

    苏九:“那你走啊。”

    祁绍:“我,不敢!”

    头一次见人把“不敢”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

    “不过,我要是检测出个超级神火出来,那以后就能横着走了。”祁绍掐着腰,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苏九没搭理他,掏出墨无溟给她的书,靠着柱子,研究起来。

    “看什么呢,这么认真。”祁绍伸头,凑过去看了两眼。

    起初还挺不在意,看了几行之后,登时惊了。

    “你哪来这宝贝?”

    “冥王让青颜找的,感觉还不错。”

    这叫还不错?都差点没手把手教了!

    祁绍砸着嘴,把想借看的想法压了下去,这是冥王给“媳妇”的,他还想多活几年呢。

    没多久,晏老出来了:“苏九,祁绍,过来。”

    两人走过去,晏老带着他们进了后面的一间房。

    “为师刚才给你们俩登记的加密测试,等下测试的时候,不要有心里负担。”晏老边走边安抚。

    房间里,很暗。

    进去就能看见一面白墙,上面有火种的分类。

    晏老关上门,四下看了看,挺认真严谨。

    他也不知道墨无溟为何叫他给苏九登记加密测试,还要让他跟祁绍一个房间……

    检查完之后,晏老朝着旁边的按钮拍下去。

    “你们俩谁先来?”

    “我先来!”祁绍卷起袖管,视死如归,将手掌按在最下面的分类上。

    每个人的体质不同,承受力不一样,选择的火种也各有不同。

    最普通的柴火,魔兽的兽火,天地孕育的异火。

    上面的分类,便是这三种。

    祁绍把手放上去之后,半眯着眼睛,不忍心看。

    生怕自己测出个柴火,那可就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晏老瞥了他一眼,抿着笑:“试试兽火。”

    “九哥,我不是柴火啊,不是!”祁绍又惊又喜,赶紧把手移到上面一个分类。

    开心的停留在了这里。

    兽火分类亮了。

    即便如此,祁绍也心满意足了。

    晏老稍微有些失望,不过到底没对祁绍太上心。

    主要他是不信有人可以修元气的同时去炼丹,根本不会专一,注定以后炼丹的成就走不远。

    “九哥,你来你来。”祁绍测完,整个人都轻松了,侧身让位。

    苏九挺随意的把手放在柴火分类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