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天空一声巨响祁小爷闪亮登场

    苏九倏地扭头。

    双眼幽深,蕴着寒凉。

    手中酒杯“咔嚓”一下,捏碎。

    动作不大,但是一直关注的墨祯看在眼底,终于找到时机把苏九牵扯进来。

    他扬声:“苏少爷是对父皇的安排不满吗?”

    瞬间,所有人行注目礼。

    苏九侧眸,冷冷清清的:“太子殿下真会说笑,王爷有喜身为朋友自然祝福,不过……”她顿了下,垂眸:“听说王爷这场生辰宴是殿下张罗的,这杯子质量堪忧,幸亏到的是酒,要是滚烫的水,这手恐怕要遭殃了。”

    轻飘飘的把锅甩给了墨祯。

    墨祯脸色有些僵硬。

    他没想到这种场合,苏九能冷静的反驳他的话,不,不是反驳,而是堵住了他所有挑事的机会!

    这时,胤皇帝仰头笑道:“哈哈哈!这少年说得对!墨祯办事不利,罚他宴席结束后去冥王府请罪!”

    墨祯:“是!父皇!”

    苏九垂下眼皮。

    老狐狸……

    “这位小少年生的如此俊俏,不知是哪位世家的少爷公子呢?宋家,楼家,嘶……难道是凤家的?”胤皇帝猜测着,眼神很真挚,完全不像刻意为难。

    宋,楼,凤三家都是一流家族。

    “回禀陛下,他不是凤家人。”女子面容冷傲,珍珠白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

    举止雍容柔美。

    胤皇帝看向说话的女子,微笑着问:“你是?”

    女子低眉:“凤百灵。”

    众人瞬间扭头,面露震惊。

    就连胤皇帝脸也微微一变,他到底是不是常人,很快就恢复了。

    “原来是凤小姐,请入坐。”

    凤百灵颔首,坐下,高冷的犹如悬崖上的雪莲,让人望而却步。

    苏盼奇怪的看着大家明显变掉的脸色,“娘,凤百灵是谁啊?”

    云姿颜多年不在京城,京城的消息多少有些孤陋寡闻,她扭头,看向旁边的云无暇。

    云无暇虽然讨厌苏盼和苏意,但是对云姿颜还不错,她压低声音:“凤百灵是凤家的大小姐,十六岁拿到上品丹书,成为赤阳宗丹系首席大弟子,目前是五品初期炼丹师,今年不过二十岁。”

    说到最后,云无暇嫉妒的捏紧了拳头,比起凤百灵,她的中品丹书上不了台面!

    云姿颜母女虽然惊讶,到没有太大的反应。

    目标只有墨祯的太子妃。

    云姿颜眼珠转了转,忽然起身:“回禀陛下!他是苏家不孝子,苏九。”

    云无暇脸色微变,伸手扯她:“姑姑!”

    云姿颜一动不动。

    苏九让墨祯难堪,她要帮墨祯,给他留下好印象,替苏盼铺路。

    不孝子?

    胤皇帝眯了眯眼,笑着问:“这位夫人是?”

    “回禀陛下,民妇原是京城云家的小姐,后来嫁给九洲城苏家苏圣为妻。是这不孝子的母亲。”云姿颜举止端庄,的确有世家小姐的风范。

    胤皇帝有点印象,墨祯在他面前提过云家。

    “九洲城苏家……”他慢慢咀嚼着,故意露出琢磨的神色。

    有人忽然惊呼:“九洲城苏家?苏九?无根源的那个大废材?跟冥王……”

    话音,戛然而止。

    在座,不是王孙贵胄,就是世家子弟。

    有少数玄天宗弟子,还是天门的,对苏九只限于传闻。

    异样的眼光,纷纷扫向苏九。

    少年平静的坐着,酒杯碎了,干脆拎起酒壶,仰头喝的好不惬意。

    仿佛是个局外人。

    苏盼看着苏九这样,心里那股憋屈劲又上来了,蹭的站起来,“请求陛下替我姐姐做主!我姐姐好惨,苏九心狠手辣,残害手足,迷惑冥王!”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胤皇帝倒是没想到还有意料之外的收获,他沉下脸,很严肃:“放肆,这里岂是你们胡说八道的地方!”

    墨祯适时开口:“父皇!这件事恐怕另有隐情,不瞒您说,苏家大小姐重伤,一直留在太子府修养。”

    云姿颜和苏盼,立马起身,上前跪下。

    “民妇所言,句句属实!这一切苏家所有人都知道,如果您不信的话,还可以传民妇的女儿过来,她的手和容颜都是被苏九狠心毁掉的!”

    她对苏九,恨之入骨。

    苏盼还怕不够,跟着补充:“还有丹系的弟子,那天在玄天宗苏九自己都承认的,都可以作证的!”

    “玄天宗丹系弟子?”

    狐疑地声音,从御花园的入口传来。

    众人抬眼,一袭蓝袍的祁绍跨步走来,手里还拎着两坛酒。

    朝着胤皇帝抱拳:“祁绍参见陛下!爷爷今日有要事在身,特地吩咐祁绍前来给冥王庆贺生辰!”

    胤皇帝的脸色缓了缓,笑着抬手:“祁小子一来,整个御花园都亮了。”

    听听,多么虚伪的话。

    不过,对祁绍还挺管用,笑的有点合不拢嘴:“呵呵呵,多谢陛下夸奖。刚才听说有人要找玄天宗丹系弟子,祁绍不才,刚好也在丹系待过,不知道要问什么呀?”

    他扭头,笑眯眯的看向跪在地上的苏盼。

    苏盼愣是吓得一哆嗦。

    他怎么在这里?

    云姿颜不认识祁绍,但是听说他是丹系的弟子,便道:“既然这位公子是丹系的,那想必应该听说了他的为人……”

    “当然!”祁绍打断她的话,手指勾着酒坛子,往里面走。

    在众人看来,他这姿态,怕是要骂人了。

    京城谁不知道,这小爷天不怕地不怕,损起人来一套一套。

    胤皇帝眼底浮起笑意,如果由佣兵工会会长的孙子亲自揭穿,就再好不过了。

    所有人都等着看好戏,唯独除了墨祯,苏盼和云无暇。

    眼看着祁绍走到苏九桌前……

    “祁小爷的话能信吗?”凤百灵长的极好看,脸上略施粉黛,一瞬不瞬地看着祁绍。

    祁绍回眸,上下扫了一眼,“人讲话,狗打岔。”

    丝毫不给面子。

    凤百灵美眸轻扫,看了一眼墨无溟的方向,语气微沉:“这位苏少爷是冥王殿下的朋友,轮不到你说三道四。”

    祁绍看出了一些苗头,冷嘲:“凤小姐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何必拐弯抹角的。”

    苏九心里烦躁的厉害,还要听祁绍在那耍嘴皮,顿时,不耐烦的开口:“你要吵架能不能滚远点?”

    “……”

    全场死寂。

    那个废材居然这么跟祁小爷说话?

    活腻味了吧!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苏九死定了的时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