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猫腻:像极了见家长?

    一路上,宫女太监遇到不少,每个都忍不住偷看。

    毕竟,容貌这等惊人绝艳的少年,除了冥王之外,他们还真的没见过!

    两人走了二刻钟,绕过高大的房子,来到了一片静谧的竹林。

    苏九回眸看了一眼,这个范围似乎不再皇宫以内了吧?

    “这里通往皇家别院,冥大在等你。”青颜解释道。

    苏九眼底掠过一丝狐疑,皇家别院?

    几乎瞬间,她就联想到了太上皇。

    事实上,跟她想的一般无二,走出竹林,她就看见一道熟悉的背影。

    然而,对方一改往日的玄衣,身穿一袭红袍,外套一层黑色纱衣,侧身而立。

    像是发现她来了,墨无溟转过身子,声音淡淡地:“来了。”

    “……”

    看着他那身除了黑纱之外,跟自己如出一辙的衣服,苏九脑袋里只有三个字“心机婊!”

    “衣服不错。”墨无溟心情不错地扬了扬唇角,漆黑的瞳孔带着满含成就的笑意。

    仿佛在说:你看,本王猜对了,你选了红色。

    苏九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堆着虚伪的笑:“墨大哥选的衣服,当然不错,就怕到时候别人误会了,那可就有损皇家颜面了。”

    墨无溟高深莫测的看着他:“这就不用你担心了。”

    明明只是一个眼神,却叫苏九拉响了警铃。

    有猫腻,绝对有猫腻!

    “走吧。”墨无溟微扬下巴,示意他上前。

    苏九心里十二万分的拒绝,面上只是笑着:“嗯!”

    两人并肩而行,穿着同款的衣服,都是高颜值,成了皇家别院绚丽的风景。

    墨无溟带着苏九来到别苑后庭的长廊。

    长廊下,站着一个头戴金冠,穿着金色云锦,头发灰白的男人,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痕迹,眉眼之间与墨无溟有几分相似。

    因为年纪的原因,身体不是那般笔直。

    但是身上那股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却是丝毫不减!

    墨无溟微微颔首:“父皇。”

    太上皇“嗯”了声,歪着头,看向他身旁的苏九,嘴角裂开了笑:“你就是苏九?”

    他的声音透着苍老,但是非常有劲。

    苏九垂着眼睑,眸中带着烦躁,“草民苏九……”

    墨无溟一抬手,拦住了他要行礼的动作,淡淡道:“父皇不在乎这些虚礼。”

    苏九动作一顿,抬眼看向太上皇。

    太上皇的眼神一直盯着苏九,发现她的眼神之后,顿时笑出声:“哈哈哈……这小孩跟你说的一样,挺好玩的。”

    他仰着头,笑起来脸上威严散开,挺慈祥的。

    “行了行了,别站着了,过来坐吧。”太上皇笑呵呵的招手,坐在走廊下的木椅上。

    两人走过去,坐下,苏九低眉顺眼,也不说话。

    太上皇的眼神几乎都在打量着她,还时不时地露出那种令人起鸡皮疙瘩笑。

    苏九如坐针毡。

    墨无溟抬眼,用一种警告的眼神瞪了太上皇一眼,惹得对方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俩个小孩,唉,寡人管不了喽。”他拍着腿,就像是个寻常的老人家一样。

    苏九满心疑惑。

    你们俩?管不了?

    她要他管什么了?

    墨无溟掩唇轻咳了声,冷峻的脸上难得浮起一丝不适,他压低声音:“这件事本王稍后跟你说。”

    苏九:“……”

    不想听,肯定没好事!

    时间一点点过去,太上皇基本上都是围绕着苏九在说,比如他有什么志向,在玄天宗过得怎么样,诸如此类,没有太大的营养。

    但是越听,苏九就越觉得诡异。

    这场面像极了见家长!

    墨无溟一直漠不关心的,像座冰山坐在旁边,偶尔会因为太上皇的询问,而把眼神落在苏九身上。

    完全靠她自由发挥。

    一直到太上皇说他乏了,墨无溟才带着她离开。

    离开的路上,苏九脸是黑的,几乎是控制不住的那种。

    “抱歉。”墨无溟跟在她后面,低声这么说了句,接着又道:“或许你会觉得父皇很啰嗦,但是他其实挺孤独,一直希望本王好好地,但是我们之间的谣言传进他的耳中,很受困扰,所以本王才会带你过来给他认识。”

    苏九挑了挑眉:“那你这么做是为了澄清我们的关系?好让他老人家安心?”

    墨无溟眼神闪了闪,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有些含糊的说:“这么说,也可以。”

    苏九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至少墨无溟的出发点是好的,并不是故意耍她玩。

    “你生辰宴太上皇他不去吗?”

    “这次生辰是皇兄办的,去不去无所谓。”墨无溟的眼神明显变冷了。

    “你皇兄……皇上?”

    “墨祯的父皇。”墨无溟言简意赅。

    苏九了然的点了点头,基本上算是懂了。

    九州四海都传:冥王是太上皇最得宠的小儿子,更是当今圣上最信任的弟弟。

    可这中间尔虞我诈,就不得而知了。

    至少,从墨祯对墨无溟的敌意,就能看得出来当今圣上,未必就那般的信任墨无溟。

    当初在九洲城追杀他的那些黑衣人,恐怕也与他们脱不了干系。

    苏九暗暗冷嗤,争权夺势最少不了的就是肮脏。

    如果是她,只怕会做的更绝。

    “你在想什么?”墨无溟侧眸,瞥见苏九嘴角的冷笑,好奇的问道。

    苏九眨了眨眼:“感叹,皇室复杂。”

    墨无溟垂下眼,眼神晦暗不明。

    皇室的确复杂,到处都会吃人。

    *

    宴席摆在御花园,诺大的御花园,早早地就摆放了一张张桌子。

    现场来了很多人,如果细看的话,你会发现大都数都年轻的少女,个个打扮的娇艳欲滴。

    她们几乎都在看御花园的入口。

    墨无溟并没有直接带苏九过来,一直到响午,宴席开始了,他才带着苏九姗姗而来。

    一出场,全场焦点。

    两人皆是红衣,穿出完全不同的风格。

    一个冰冷透着邪魅,一个美艳不可方物。

    两人站在一起,美得像是一幅画!

    胤皇帝坐在前方,身边跟着一个妃子,两边有宫女太监伺候着,

    “皇弟,你总算来了。”胤皇帝直接站了起来,看上去对墨无溟十分器重,处处都充斥着他对墨无溟的特殊性。

    “皇兄。”墨无溟一张冰块脸,不管对谁都这样,没有人觉得不妥,大家都习惯了,自然也看不出他眼底暗藏的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