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生辰宴:騒年被套路了

    苏九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人,她没忘记墨无溟接近她另有企图,顿了几秒,颇为严肃:“这跟见你父皇是两码事,我不过是一个无名之辈,不懂礼数。”

    最主要的是她跟墨祯有仇!

    墨无溟抬起深邃的眼神,“本王的人,不需要懂。”

    苏九长睫轻颤,移开视线,没说话。

    墨无溟眸光转深,身体再度往前倾,嗓音低迷:“还是说,你是因为外界的传言,所以不敢跟本王一起出现?”

    苏九昂着头,余光睨着他,“你在开玩笑吗?不好笑。”

    玩笑?

    他和苏九有那种关系,的确挺荒唐的。

    墨无溟很赞同这一点,但是莫名的心里挤出来一丝丝的不高兴。

    他忽略这一点,站直身子,冷着脸:“明日辰时,青颜会来接你。”

    “不好不好了,九哥,完了完了……”祁绍慌里慌张的声音,刚到门口就嚷嚷了起来。

    一跨进书房门槛,咔的一下,仿佛被人按了暂停键。

    墨无溟瞥了他一眼,心底那一丝丝的不高兴被放大了。

    他紧抿着唇,走出书房,擦肩而过之际,脚步骤顿。

    冷冷地侧眸,寒光四射。

    祁绍:“……”弱小,可怜,又无助。

    直到墨无溟离开,他依然无法挥开那一瞬间的寒冷彻骨。

    “你瞎嚷嚷什么?”苏九搓了下脸,抬眼看向僵在门口的祁绍。

    祁绍使劲甩了甩头,跑进去:“宗主啊,宗主插手了,就是封闭室的事……”

    他的声音极大,墨无溟跨出院门的动作顿了下。

    苏九瞥了眼消失在院门的背影,没好气的看着祁绍:“你这人是不是没干过坏事?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干的是不是?”

    “我?”祁绍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己,“明明是你!”

    苏九摁着额角,懒得理他。

    “要不,我们去自首吧,坦白从宽嘛。”祁绍怂巴巴的说道。

    他之前说什么苏九都不理他,但是他说到这句的时候,苏九倏地抬起头,满脸森寒的看着他:“在我这里,没有自首两个字,你要是再说这些废话,就滚出去。”

    祁绍吓得噤声。

    这样冷到骨子里的苏九,他在藏阁里见过一次。

    他碰到了苏九的禁忌。

    祁绍瘪嘴:“对不起……我只是担心,万一他们查到你,后果更严重……”

    “庸人自扰。”苏九冷着脸,把桌上的书摔到一边,换了一本,翻开:“宗主如果想要插手,几天了,为何没有行动?说明他并没有追究。”

    “是欧!”祁绍拨开云雾见月明。

    苏九摇了摇头,拿起书,去了隔壁的炼丹房。

    这里是晏老私人的地方,这可能就是入室弟子的好处吧。

    祁绍屁颠颠的跟过去,“你已经开始炼丹了吗?”

    苏九走到药架边,拿起一株药材看了看,才道:“还没,师父昨天领了很多五菱梗,等到火种确定之后,才会开始。”

    “哦,到时候我送你一个贵的药鼎。”祁绍大方的说道。

    苏九斜眼:“再过两天,你该交钱了。”

    “……我刚才的话可以收回吗?

    “我等你的药鼎,贵的。”

    “……”

    *

    翌日,辰时。

    青颜准时到达。

    他笑着站在门口:“九爷,这是冥大替你准备的衣服。”

    苏九略微皱眉,世上她挺喜欢红色,但是这种场合……她会穿,就见鬼了!

    她没理青颜,迈脚往外走。

    “冥大还吩咐了,如果你不喜欢这身衣服,还有另外一套。”青颜侧身从侍卫的手里,拿来另外一套玄色的衣服,包括发簪配饰在内。

    苏九一看,顿时无语。

    红色张扬放肆,可是这玄色的款式,只怕离远一点,都会被误认为是墨无溟。

    他怕不是故意的!

    青颜笑眯眯的:“九爷,你就随便挑一个吧,反正你这身衣服是不可以的。”

    苏九沉默了几秒,接过他手里的红衣,转身回房。

    看着紧闭的房门,青颜耳边响起了墨无溟的原话:“他必定不会愿意跟本王穿同款衣服,不必担心这个。”

    青颜摇了摇头,算的可真准!

    苏九的动作很快,换好衣服,绑上红发带,将红玉簪别上,再将赤色玄石系在腰带上。

    整个红色系列,招摇的不像话!

    实际上,苏九挺适合这么装扮,本来就长着一张姝艳的脸。

    出来的时候,青颜眼睛都看直了,最终瞥了他的一马平川,默默地告诉自己:冷静!这是男人!

    冥王的生辰宴,玄天宗不乏有其他人参加,看着苏九有人接送,艳羡不已。

    一路无言。

    马车进城之后,到处都在张灯结彩。

    本来就热闹非凡的京城,今天像是来了很多大人物,到处都是马车。

    苏九手托着下巴,望着车窗外。

    暮然在不远处的马车里,看见一张熟悉的脸,正慈眉善目的看着外面。

    云姿颜?

    苏九正疑惑她怎么来进城了,就看见青老从马车后面走出来,昂头跟云姿颜说话。

    两人的地位调换了,云姿颜脸上没有了以往的和悦与隐忍,比在九洲城更有当家主母的样子了。

    青颜一直留意着苏九,见她看着外面,也顺势看了过去,旋即笑道:“你还不知道吧?苏家搬来进城了,没几天。”

    苏九侧眸:“全部?”

    青颜知道她想问什么,摇了摇头:“你爹闭关没来,或许根本没人告诉他。”

    苏九眼底划过一道冰冷。

    如果苏家有半点让她留恋和不忍的话,就只有苏圣。

    尽管拥有那些记忆的是原主,但也有温暖到她那颗处于零度的心脏。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他们留了人,准时送饭。”青颜安抚道。

    苏九没说话。

    苏家本就是苏圣的,留了人给他送饭,还得谢谢她们不成?

    马车很快离开的闹区。

    因为是冥王府的马车,来到宫门并没有侍卫拦,马车直接就进去了。

    苏九往后坐直,不再观看外面。

    下车之后,青颜带路。

    原本担心皇宫的森严,会苏九有压迫和紧张感。

    他扭头,想要安抚一下,扭头一看,把嘴闭上了。

    苏九不知从哪里揪了一根草,轻轻地嚼着,漫不经心的跟着他,悠闲地仿佛在散步。

    什么压迫?什么紧张感?根本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