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外号:苏深坑

    墨无溟绷着身子,手抓着壁沿,血气方刚的身体,竟然起了反应。

    吓得不轻。

    再也不敢看苏九一眼,他翻身上岸,披上衣服,“本王好了,你自己慢慢泡吧。”

    苏九一手抚着脸颊,扭头,视线里是男人披着衣服,散着头发,淡定从容的步伐。

    如果光线再亮一点的话,那苏九一定可以清楚的看见,阴影下的墨无溟脸上的慌乱和无措。

    根本就是落荒而逃!

    苏九一个人乐得自在,泡的手脚都起了软皮,才恋恋不舍的出来。

    回到宿舍的时候,一盏灯在桌上。

    床帘遮住的后面,隐约能看见墨无溟侧身而卧。

    苏九抬手,准备把灯熄灭。

    “别熄灯。”墨无溟翻了个身,仰面看着房梁,手搭在腹部,轻轻抚着撕裂的伤口,泛着白,并没有血迹。

    苏九缩回手,沉默的走到自己床边,瞥了眼床边的衣服不见了,床上放着那块原本挂在脏衣服上的赤色玄石。

    房间里,很安静。

    苏九靠坐在床头,手里把玩着赤色玄石,若有所思。

    烛光忽闪。

    两人皆是睁着眼,没有半分睡意。

    良久,久到双方都认为对方睡着了。

    墨无溟忽然轻轻地开口,从未有过的温和:“谢谢你在温泉救了我。”

    不知过了多久。

    苏九才淡淡的回了句:“不客气。”

    墨无溟单手枕头,唇角缓缓地勾起一弯弧度,阖上双眸。

    天色渐亮,外面传开噪杂的声音。

    苏九穿戴整齐,拿起赤色玄石,瞥了眼墨无溟紧闭的床帘,思忖了几秒,最后还是把玄石系在了腰上。

    当她拉开房门,外面的一切突然静止了。

    慌乱的洗漱,衣衫不整的弟子们,猛地想起来那间房里还有一个人!

    苏九淡淡的扫视一眼,端着盆走到井边,洗了一把脸。

    “冥王呢?”祁绍问完,昂头漱口,看上去邋遢,又附和男舍的现状。

    苏九余光扫了眼房间,眼底带着坏笑,面上不显:“他走了啊。”

    走了?

    众人互相看了看,顿时松了一口气。

    安静的院子,瞬间再度吵闹起来,甚至有人在嚷嚷有没有穿错衣服。

    苏九坏心眼的勾起唇角,既然要住宿舍,就得给他一种氛围,就不信他忍受得了!

    托她的福,墨无溟的确被吵醒了。

    他摁着额角,靠在床头,掀开衣服看了看。

    除了旧伤之外,昨晚撕裂的复原了。

    如果不是苏九冲进水里,他恐怕会突然发作的火毒,折腾得不轻。

    苏九端着盆进来,瞥见他一只脚搭在床边,眼底掠过得逞的笑。

    心花怒放的离开了。

    等到她跟祁绍离开,墨无溟从容的走出房间,还未离开的弟子:“……”

    自此,苏九多了一个外号“苏深坑”,坑死人不偿命的那种!

    *

    宽敞的书房,宗主冷着脸,坐在桌前,看着笔直站在面前的徒弟,“你已经不小了,做事也得顾着皇家颜面。”

    墨无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不是很希望我住进来。”

    “对,我是希望……”宗主闭了闭眼,差点被套进去,“我希望你住进宗门,那是住在我安排的地方,谁让你去后山住了?我看你就是为了跟苏九住一起,说什么我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