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奇怪的威胁方式

    晏老莫名感觉到一股凉意顺着脊椎骨往上爬:“呃,为师之前的戏言,不可作数的!”

    收到这句话,苏九微笑脸看向佘语,故意气她一样,说:“戏言,不可作数。如果你愿意给我摸……”

    “你无耻!”佘语气急了,冲过去就要打人,旁边的普通长老一把抓住她:“同宗同门,不要伤了和气。我先恭喜晏老,收了好徒弟!”

    “恭喜晏老喜收爱徒!”

    众人异口同声,道贺。

    墨无溟余光轻扫,睨着苏九嘴角玩味的笑,他缓缓地俯下身,近乎亲昵地与他脸颊相贴:“你想玩,至少也要顾虑本王的名声。”

    温和的气息,喷洒在耳边。

    苏九:“……”

    默默地横移,拉开两人的距离。

    墨无溟倾斜着身子,故意贴着他,眸光带着冷芒:“如果哪天本王听说,苏九在宗门跟哪个女弟子牵扯不清,你猜本王会怎么做?”

    凤珠在他体内,他跟别人在一起,就脏了。

    “哦?”苏九斜眼,天生的反骨,被人威胁的时候,总会感觉到很躁。

    墨无溟缓缓地抬起手,顺着她的脸颊滑下,落在她白皙的脖颈上:“本王会掐断她的脖子,让她后悔听了你的花言巧语。”

    苏九的嘴角狠狠抽搐的几下,对墨无溟的脑回路,完全无法理解。

    “我,好怕。”

    “知道怕,再次就别乱摸。”

    墨无溟面无表情的收回手,仿若无事的站直身子。

    战流云冷静的表情,终于碎成渣。

    他这威胁……苏九会怕?鬼都不怕好吧!

    冥王的举动,让众人彻底误会。

    什么上品丹书根本就是胡扯,这后门开的不要太明显了!

    晏老没有注意到这些,喜滋滋的领着苏九进去。

    先是给她介绍了丹系的分布,再给她简单说了说炼丹的事情。

    其他人跟着,光是听着也觉得受益匪浅。

    佘语嫉恨的眼睛发红,心如猫爪一样的难受,原本跟在晏老身边学习的应该是她!

    墨无溟自从进门,就没再说过话,冷漠的坐在一旁,等待着。

    半个时辰过去,晏老还有些受不住话匣子。

    苏九漫不经心的听着,表情挺懒散,但是凤眸微凝,俨然是用心在听的。

    “好了,今天暂时就说这些,来日方长。”晏老从来没有这么舒畅的说过这些心德,他收口,看向祁绍:“苏九新入丹系,你先带她宿舍吧。”

    祁绍应声:“好!”

    晏老偷偷看了墨无溟一眼,原本还担心他不让苏九留住,没想到他竟然没管。

    真稀奇。

    这时,墨无溟起身,看着苏九:“你先跟他去住处,本王有点事。”说罢,带着战流云走了。

    看着他离去,苏九缓缓地勾起唇角。

    总算是离开冥王府了,这样的话以后就不用天天面对他了。

    *

    后山,树木成林,落叶纷飞。

    一条通往宿舍的小道,偶尔能看见三两个弟子。

    祁绍叹息的看着苏九:“你这个人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要是让他们知道两本……”

    苏九眼睛一斜,冷冷的目光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