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收利息

    墨无溟垂下长睫,唇角浮起若有似无的笑,声音冷淡:“身为玄天宗的弟子,本该留在宗门潜心修炼。”

    “?”刑法堂长老黑人问号脸。

    却见,墨无溟轻轻拂袖,站了起来,“不早了,他应该到了。”

    刑法堂长老持续懵逼中。

    直到墨无溟的身影离去,他蹭的站起来,朝着旁边的弟子摆手:“快!快去让人把房间收拾出来!去通知宗主,他的爱徒打算住下了!”

    另一边。

    两人走在玄天宗里。

    苏九四下张望,动着歪脑筋。

    经过之前那茬,战流云恢复了以往的稳重。

    见状,他缓下脚步:“那边是天门,这边是玄门,而那边是丹系。”

    他指着玄天宗的方位,简洁利落的介绍。

    苏九挑了挑眉,看向玄门的方向,眸光闪了闪:“我能去玄门看看吗?”

    战流云以为他要找冥王,好心的提醒:“刑法堂不在玄门。”

    “我又没说我要去刑法堂。”苏九瞥了他一眼,迈脚往玄门走去。

    战流云面色一滞,抿着唇,跟上。

    两人一前一后。

    一路上,路挺干净,人也干净,连个打杂的也没有。

    苏九扭头问道:“玄天宗倒了?”

    她是有目的而来的,给出去的上品丹书,是要收利息的。

    战流云眼梢狠狠一抽,解释道:“这个时间,外室弟子晨修,内室弟子在早课,所以没人。”

    苏九点了点头,“哦,那你带我去找内室弟子早课的地方。”

    战流云只当她是好奇,前面带路。

    走在长廊上,隐约能听见热烈讨论的声音,应该是授课殿的弟子在发表意见。

    苏九站在窗外,目光扫视。

    诺大的殿内,一张张小长桌,摆放了十排,目测至少有一百多人。

    一个穿着青袍中年男人,神色严峻,手里拿着一本书,来回踱步。

    热烈讨论的弟子里,可以看见一个非常为何的身影,趴在桌上,扭头对着旁边的弟子说话:“陈长老授课好烦,说来说去都是元气的运用,我还不如去丹系呢。”

    谢忱斜了他一眼,把手里的书竖起来:“那你昨天干嘛去了半天就跑回来了?”

    祁绍一噎,把脸埋在桌上,哀怨的叹了口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炼丹没兴趣,要不是为了堵老头的嘴……”他烦躁的挠了挠头,倏地坐直:“也不知道另一个拿到上品丹书的小兔崽子是谁,他居然没来,结果晏老就围着我了,叽叽喳喳的,恨不得一天之内把所有的炼丹要诀传给我。”

    晏老在玄天宗的地位,那就是宗主之人之下,三大宗门一起,他也是鼎鼎有名的!

    听见祁绍这么抱(炫)怨(耀),谢忱都快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咬着牙:“你要是不想上早课,就滚。”

    祁绍见好友突然黑脸,撇了撇嘴,扭头看向后面,准备去祸害其他人的耳朵。

    结果,他一转头,就看见窗户外,浅笑看着自己的少年。

    他惊呼出声:“苏九!”

    授课殿,一瞬间寂静。

    所有人都回眸看过去。

    “苏九?害冥王闯藏阁的苏九吗?他来干嘛?”

    “不知道啊,丹书又没拿到,不会是冥王又给他开后门了吧。”

    顿时,鄙夷的眼神犹如激光扫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