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怎么,房间藏人了?

    毕竟,某些人对冥王忌惮到不止一次追杀了。

    “我这个人脾气不好,就爱听人说实话。”苏九掸了掸身上沾染的灰尘,凤眸透着一丝乖戾,很快又消失不见了。

    战流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回房,默默地握紧佩剑。

    *

    是夜。

    月色如水。

    房门被人从里面拉开的刹那,战流云笔直的身子终于动了!

    他声音低沉:“冥大,你的伤……”

    “无碍。”墨无溟抬手打断他的话,漫不经心的看向对面的房间,“九儿吃饭了吗?”

    闻言,战流云心头一堵,阴郁道:“苏少爷可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人,他就差没一天吃四顿了!”

    墨无溟微微挑眉,罕见的露出一丝笑容:“他就是一天吃十顿,本王也管的起。”

    战流云:“……”

    突然想到三个字,冤大头。

    顿了顿,他问:“冥大,你确定他是……”

    墨无溟目光一斜,落在战流云的脸上,冷如腊月寒霜。

    战流云咯噔一声不说话了。

    墨无溟微微移开视线,轻轻抬了抬手,示意他离开。

    战流云欲言又止,离开前,瞥了苏九的房门一眼。

    真不知道,凤珠为什么这么不长眼!

    苏九靠在门后,仰着脖子,眸光转深。

    确定他是?是什么?

    “叩叩”敲门声在耳边响起。

    苏九微微侧眸,挑着眉头,一言不发。

    “本王知道你在。”墨无溟的嗓音,带着独特的森冷感。

    苏九挑着干燥的唇角,打开了房门,依旧是一条门缝。

    墨无溟轻抬眉眼,锐利深邃目光,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压迫感。

    “墨大哥,你伤好了吗?”少年脸上堆着笑,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又回到没进藏阁之前的,装模作样了!

    一股无名火腾地冲到脑门。

    墨无溟沉着脸,身体往前一顷,贴近苏九脸庞,凉飕飕的:“怎么,房间藏人了?”

    苏九脖子往后仰,笑道:“墨大哥,你要相信王府戒备森严,蚊子都飞不进来。”

    凝视着少年脸上的假笑,墨无溟面无表情的回了句:“本王不信。”

    苏九:“……”这是找茬了?

    也没等到她再说话,墨无溟已经伸手抵在门上,用力:“这是本王的房子,本王有权进去。”

    苏九当即后退两步,摊了摊手:“王爷请!”

    王爷?

    墨无溟凉凉的瞥了他一眼,跨步走进房间,昏暗的房间里,没什么多余的摆设。

    “为何不点灯?”

    昏暗的光线下,苏九脸上是冷漠的,回了句:“谁睡觉点灯?”

    墨无溟:“本王。”

    苏九:“……”绝对是找茬!

    无尽的沉默。

    空气里蔓延着淡淡的龙涎香,让人难以忽视的存在。

    比耐心,苏九就没输过,可是现在莫名的生出几分烦躁,她压着声音,尽量伪装的谄媚:“墨大哥,这房间真的没藏人吧?你伤才好,还是回去休息吧。”

    墨无溟深邃的眼神,静静的凝视着苏九的脸庞,牛马不相及的说了句:“你既能修炼元气,不进丹系也罢。”

    这话题转的贼快,苏九挑眉:“我想学炼丹。”

    墨无溟转身的动作一顿,回眸,门外的余光,勾勒出他完美的侧脸轮廓,“你拿了两本上品丹书。”

    肯定的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