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金色的凤尾花

    金光?

    苏九垂下头,随意的将手抵在额间,轻轻摩挲,她懒懒地掀起眼皮:“什么金光?”

    战流云眼睛一眯。

    刚才她身上分明有道金光掠过!

    他绷着脸,睨着少年毫无破绽的脸庞,目漏寒光:“下次再带着冥王冒险,我一定杀了你!”

    苏九淡淡的挑眉:“你是在威胁我吗?”

    战流云没说话,冷哼了一声,径直走到墨无溟房门边,抱着剑,笔直的守在外面。

    苏九指尖摩挲,触碰的是温热的肌肤,却是南星钻进去的地方。

    她没敢问南星原因,南星也被吓了一跳,没敢再说话。

    苏九又坐了了片刻,才转身回房。

    关上门之际,她并没有马上跟南星说话,而是站在门后顿了一会。

    尽管战流云的脚步声极小,但苏九天生的敏感还是发现了。

    战流云剑眉紧皱,想要偷看苏九到底玩什么把戏,又碍于凤珠在他体内,最终还是回到了墨无溟的房门边站定。

    “主人,我怎么会被人看见呢?”南星终于敢说话了。

    苏九冷着脸:“闭嘴。”

    走到梳妆台,翻了半天,也没有翻出一面镜子。

    “主人,我以前都没有发现过这种东西,不关我的事。”南星见苏九不理他,委屈的快要哭了。

    苏九摁着额头,走到后窗边,翻身从窗户跳了出去。

    水阁没侍卫,到处都很僻静,当然除了守在那的战流云。

    只要动作够快就行。

    苏九脚步很轻,俯身趴在木板上,盯着平静的水面。

    “南星说话。”

    南星正准备哭,听见这话,立马喜笑颜开:“主人,你相信我啦?真的跟我无关,肯定是我跟这个地方水土不服!”

    苏九忍不住翻白眼。

    就算水土不服也是她,他一本破书,有什么好水土不服的!

    她压下吐槽,低垂眼眸,当即愣住。

    水面映出的少年,唇红齿白,美艳不可方物,却忽然有道金光在她眉心闪烁,是金色的凤尾花。

    “主人,你怎么又不理我了?我保证,这真的跟我无关!”

    苏九眸光深邃,语气清冷:“如何保证?”

    “我根本不会显出什么特征啊,可能原本你身上就有,只不过我刚好触发了而已。”南星据理力争,一再的表明,跟他无关。

    “你在这做什么?”战流云的声音传来,已经走近,拔出长剑,指着她。

    苏九仿若无事的把手伸进水里,朝着脸上泼了两下,才缓缓地站起来。

    “我洗个脸,你也要管?”

    “洗脸?我看你是心怀不轨。”战流云下颚紧绷,上下打量着他,却还是把剑收了起来:“冥王没有醒过来之前,我劝你最好不要离开房间!”

    “这是你第二次威胁我了。”苏九眉眼清冷,朝着欲转身的战流云说道。

    战流云脚步一顿,侧眸,狠厉的眼神:“如果你再不听话,还会有第三次。”

    “是吗?”苏九笑了,水渍顺着脸颊滑落,带着一丝野性美。

    战流云眼底防备更深了。

    从苏九来的第一天,他就怀疑苏九的身份,找了这么多年的凤珠,这么轻易的就出现了,对方还是男人,更是废材!

    无论怎么想,都像是有心人故意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