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本王对男人没兴趣!

    月光清冷如水,淡薄地洒在男子光洁的侧脸上,映衬得他面容像是薄冰一般冷峻清逸,明明浑身湿透的从水中走出来,却看不出半分的狼狈之态。

    苏九眸中带着不解。

    半夜不睡觉,从沉着千年寒冰的水里走出来,未免太诡异了吧?

    思索着,脚步声渐渐近了,紧接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中扩散开。

    ‘叩叩’两道敲门声传来,墨无溟在门外喊道:“九儿,开门。”

    苏九一声不吭的站在门后,右手摁住了腰间的软剑上。

    正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

    这人半夜不睡觉,搞的满身血腥味,现下又过来叫门,几个意思?

    看着紧闭的房门,再看看这深夜的时间,墨无溟沉吟了几秒,“你放心,本王对男人没兴趣!”

    苏九额角滑过一排黑线。

    他不解释她还没想歪,这一解释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半响后,苏九小气的把门打开一道缝,艳丽的脸庞似乎在笑,但是那浓密的睫毛下,掩盖的分明是冷漠。

    “冥王殿下,有事吗?”

    墨无溟眼底掠过不悦,伸手撑住门框,冷冷道:“你叫本王什么?”

    苏九扯了扯嘴角:“墨大哥。”

    “嗯。”墨无溟这才满意的抬起头,当他看见门缝里的少年,穿的整整齐齐的样子,俊美的脸庞顿时僵了僵。

    这贼小子……果然以为他心怀不轨,所以刚刚才不给他开门!

    幸亏,没告诉他凤珠的事情!

    在他庆幸的同时,苏九却在审视他身上的伤。

    此刻,他衣衫敞开,外衫系在腰上,腹部狰狞的伤口若隐若现,玄色衣袍变深了几度,应该是浸湿了鲜血。

    照理说他在水中染了血,该被冲淡了许多吧?他到底流了多少血?

    似乎是察觉到苏九的视线,墨无溟若无其事拢了拢衣衫,“小伤。”

    这还是小伤?

    苏九看了他一眼,既然他说没事,她自然不会多管闲事,只是冷淡的“哦。”了一声。

    墨无溟看着房门的缝隙,眼底不由升起一丝阴郁。

    他堂堂冥王,居然被人当成变觊觎美色的地痞流氓来防备,简直是……耻辱!

    思及此,声音也阴冷了几分:“你早些睡吧,本王明日带你去找炼丹师。”

    苏九哪里知道他想些什么,听见他要找炼丹师,脱口就喊:“我都跟你说了,九月霜火没了,被我弄丢了!”

    原以为墨无溟会冷眼刀子扫过来,谁知他却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调侃道:“本王还以为你诓人呢,真丢了?”

    苏九惊讶了,毕竟能拿到九月霜火,墨无溟是帮了大忙的。

    “你不生气?”

    “在你眼中,本王那么小气?”

    也不知是谁因为一句柯大哥,就记了半个月!

    苏九皮笑肉不笑:“怎么会,墨大哥心胸宽阔,乃是苏九的榜样!”

    “九月霜火虽稀罕,却也不是唯一的。”墨无溟漠然地收回视线,转身朝着对门的房间走去,每走一步,便能看见一个血迹脚印。

    苏九眸光转深。

    不由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时候他也是伤口流血不止,身上还有焦糊被烧过味道,还有那些将黑衣人烧成灰烬的邪火……

    莫非,水阁下的千年寒冰是为了帮他压制火性?

    正想着,背对着她的墨无溟,忽然往后扔出一件东西,朝着她砸过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