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本王不气,本王真的不气

    九儿?九儿是谁?

    众人面面相觑,最终将视线放在那白衣少年身上。

    “莫非阁下就是九……”弟子的话没说完,他就感觉到一道冷冰冰地视线扫过来,仿佛在说‘你敢继续说,就等着人头落地吧!’

    弟子擦了擦冷汗,愣是将‘儿’吞了回去。

    “多,多谢公子出言相救!此等大恩,来日必谢!”

    苏九绷着脸没说话。

    这个人情债,确实很大!

    奈何,她却一丁点也不高兴!

    对她而言,跟冥王扯得关系越大,那么就越危险,越容易被人当真枪把子!

    墨祯不就是一个带刺的枪吗?

    一段插曲结束。

    他们离开树林的时候,发现了李师姐的尸体。

    苏九也才发现,那死掉的女弟子,正是先前道出冥王身份的女弟子。

    一句话,用一条命做代价,偏偏还不会有人怀疑到墨祯身上!

    因为他从来都是正直,善良,宽容,温和待人,绝不会无故杀人的储君。

    一行人带着尸体往外走,并没有人发现,那触手怪身亡之处,闪过一道红光,转瞬即逝。

    唯有苏九脚步停顿,狐疑的看了一眼。

    越发觉得自己莫名钻进来,是撞邪了!

    ……

    马车快速前行,风景也在不断倒退。

    他们再次踏上了九州海之行。

    苏九凝视着窗外,对于昨夜之事绝口不提。

    不问墨无溟去哪里了,也没有解释她为何会被触手怪缠住。

    马车里,安静如斯。

    像是察觉到苏九刻意他跟保持距离,墨无溟深邃的瞳眸,冷幽幽地瞥向她,“本王有得罪你吗?”

    苏九装傻的摇了摇头:“没有,冥王待苏九如同手足!”

    墨无溟的脸色不但没有好转,反而阴沉了下去,语气也越发地冰冷,“本王乃是太上皇的儿子,怎么会与你同手足。”

    “冥王殿下饶命!”苏九诚惶诚恐的低头,睫毛遮住的眼中没有一丝波动,幽深地如同一口枯井。

    惶恐,害怕,毕恭毕敬,分明是在敷衍他!

    墨无溟双眉皱起,沉黑的眼底闪烁着不知名的怒意,转瞬又被他狠狠地压了下去。

    他没有再出声,恢复了以往的冷漠和疏离。

    他一个装着凤珠的载体而已,没有令他分神的资格!

    本王不气,本王真的不气……

    天晓得,他捏紧手指,差点没把矮桌给劈成两半……

    九州海位于东方,东陵大陆最大的交界处,可以通往九个小州。

    因为九洲城就是最近的一个小镇,他们一连三天都是在野外落脚的。

    第四天的下午,他们才来到九州海的外围山脉,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九州四海的人。

    众人回首,看向那破旧的大马车后面,居然跟着几辆豪华马车,甚至还有许多宗门弟子,顿时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就在他们瞪大眼睛,想要看看马车里的人究竟是谁之际……

    后面的豪华马车缓缓地走下一个俊美的蓝衣男子,气质高贵而文雅。

    “那是……太子殿下?那些弟子是玄天宗的?”

    “有权真好,身为弟子,连宗门的人都可以随意差遣!”

    “哟,下辈子投个好胎,你也可以啊~”

    众人揶揄的声音,就这么传入了墨祯耳中,让他脸上的笑容险些粉碎。

    都是各大宗门有头有脸的人物,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

    忽然有人不满的反驳道:“话不能这么说,那冥王可不就是例外?天赋好,修为高,而且还低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