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好像没死

    据说苏圣外出历练三年,回来的时候,怀里便多了一个婴儿,便是苏九。

    当时苏圣并没有解释婴儿来处,只道从今以后这孩子便是他苏家的儿子了。

    无人知晓孩子的来历,更无人知晓孩子的生母是谁。

    苏圣对这孩子无微不至,事事亲力亲为,就连当家主母云姿颜主动去帮忙,他也是一口拒绝。

    这样受宠的日子,大概持续到原主十岁的时候。

    这是一个崇尚武力的世界,修炼一种叫元气的东西,每个孩子十岁的时候都会检测根源,也就是引气入体的天资。

    结果,原主被检测出无根引气,是个没法修炼的废材。

    偏巧,同一个时间,苏圣进阶失败,身体受了重伤,必须闭关疗伤。

    没有苏圣的保护,原主在苏家的日子,过的还没狗舒坦。

    不但被云姿颜撵去了柴房,还被她经常使唤着干活,偶尔还会被踢两脚。

    这次突然招来杀身之祸,也是因为她这张越来越娇艳的脸蛋,漂亮的有些雌雄莫辨了。

    苏九叹息。

    死不成,还重生成了废物。

    这老天爷好像搞错了什么鬼东西,她苏九可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

    即便是废物,那她也要成为响遍九州四海的废物~

    苏九指尖抚着脸颊,掀起殷红的唇,缓缓地看向了坟地里沉黑的一角,语气薄凉:“晚上容易闹鬼,尤其是恶鬼。”

    似是自言自语般说完,她便走了。

    一直到苏九的背影远了,男子颀长的身影才走出来,他单手负背,指腹轻轻摩挲,周身散发着冷冽的寒意,深邃的瞳眸充满了疑惑:“凤珠居然没有身亡珠毁……恶鬼么……”

    他轻轻咀嚼着,墨泼般的眉不经意间挑了挑。

    比起凤珠还在,他或许更该查一下,为何他的凤珠会不长眼的,选中一个男人。

    墨无溟眼底结冰,缓缓地扫了一眼旁边的尸体。

    即便是男人,那也是他的东西,谁敢动,便是与他为敌。

    ……

    天色泛白,城北乱葬岗,走出一个步履瞒珊的少年,惊起林间一片飞禽。

    少年离去不久,潮湿的乱葬岗,忽然被一把诡异的邪火,烧的寸草不生。

    至于这些,苏九自然是不知道的。

    此刻,她正在规划未来。

    她准备在这个世界好好闯荡一下,等到她登上万人瞩目的高峰之后,就去死!

    有了这么一个美好的愿望,苏九心情放松多了,步伐也轻快了。

    苏九根据记忆,想从后门回到苏家,她其实有点累了,毕竟原主的身体曾被殴打过,酸疼的厉害。

    然而,她刚靠近,门后的丫鬟像是听见动静,一把将门拉开,嘴里在问:“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苏九死了没?苏、九……”

    最后两个字,几乎淹没在了颤声里。

    苏九淡淡道:“我好像没死。”

    她的声音就像是清醒剂,原本害怕的丫鬟春菊,立马变得一脸恼怒,不过就是一个废物,有什么好怕的!

    “没死还不快去洗衣服,一大清早的死哪去了!还当自己是大少爷吗?”

    春菊恶劣的喊着,就要伸出手去揪苏九的耳朵,完全不把刚才说漏嘴的事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