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6章 拉仇恨

    救命之恩,涌泉相报!

    若非苏九,他们还在暗不见天日的地下城,不人不鬼!

    短短几天时间。

    前往海市的方向人流量,增加了好几倍。

    临近的城镇,全都是人。

    海市。

    八大山庄已有四家入住了悦来客栈。

    绿岭山庄据说还在路上,而赤焰山庄,陈氏山庄,白日山庄,暂时没消息。

    令人意外的是除了青木山庄和蓝天山庄,紫霄山庄和黄氏山庄的庄主和少庄主一起来了。

    在商议酒城的事情上,青木山庄和蓝天山庄赫然成了晚辈。

    蓝飞燕心高气傲,但在长辈面前,也得给面子。

    她带着微笑,不停地说:“萧伯伯所言极是,黄伯伯言之有理。”

    萧庄主,“先这么说定了,等到绿岭山庄来了,我们再听听林庄主的建议。”

    黄庄主:“这件事的影响极其恶劣,我们一定要把酒城这个害虫除掉!”

    蓝飞燕笑着颔首,始终都表现的从容有度。

    自然也得到了萧庄主和黄庄主的一阵赞赏。

    慕聆凤嫉妒的心肝脾肺都疼了。

    若是她还是青木山庄少主,怎么也不会让蓝飞燕一个出尽风头,慕聆雁到底在搞什么?

    她咬着下唇,忍不住弯下腰,压着声,“你不是代表青木山庄来的吗?一句话也不说,你干脆别当这个少庄主了。”

    慕聆雁侧目,眼神淡淡地:“别不知分寸,前任少主?”

    声音很轻。

    却像是一根细针,扎进了慕聆凤的心尖上。

    慕聆凤眼神瞬间变红,恶狠狠地等着她。

    慕聆雁已经若无其事的收回视线。

    似乎是察觉到这姐妹俩的低语,同桌其他人都看了过来。

    慕聆凤没有出现过,没人认识她,当然也没人知道青木山庄少主被换了。

    大家都下意识的认为,慕聆雁就是慕聆凤。

    两人年纪差不多,一母同胞,总有相似之处。

    但是两人气质完全不同,一个气势汹汹,一个柔柔弱弱。

    萧庄主就挑眉问:“慕少庄主跟传闻很不一样啊。”

    黄庄主也看过去,“是啊,你们姐妹俩,跟传闻都搞反了。”

    蓝飞燕掩唇轻笑,说:“两位伯伯有多不知,这位是慕聆凤是前任少主。”

    扎心的小刀子。

    连续捅在慕聆凤心尖上,让她脸色难看至极。

    慕聆雁笑着看向蓝飞燕:“原来,蓝少主这么喜欢管别人家的内务啊?”

    蓝飞燕笑容一僵,冷冷地瞪了她一眼。

    萧庄主和黄庄主愣了愣,表情收的很快。

    毕竟他们也是经历过更换少主的风波的!

    萧庄主叹了口气,“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慕聆凤和蓝飞燕都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地下城恶劣的生存环境,的确是活着就好了。

    想到地下城,慕聆凤就想起了那些不堪。

    她眼底迸发出强烈的仇恨,刻意的压低声:“萧庄主…萧少主,太惨了……”

    哽咽声,点到即止。

    “什么意思?你们见过晋源那孩子?”

    萧庄主双目微睁,视线又看向蓝飞燕。

    蓝飞燕正在琢磨怎么引仇恨,没想到慕聆凤就抛橄榄枝了。

    她抿起唇,挺沉重的:“这件事我都没敢跟您说……”

    接下来,便是黑白颠倒,萧晋源如何凄惨的事情了。

    萧庄主身后的新少主却勾了勾唇,那是一种庆幸,萧晋源死的可太好了!

    啪——

    萧庄主听得拍案而起,怒吼道:“是谁?到底是谁敢这么折磨晋源!”

    蓝飞燕:“金銮殿苏九!”

    慕聆凤:“金銮殿苏九!”

    两人异口同声,眼底都隐藏着骇人的恨意。

    萧庄主目眦尽裂:“好一个金銮殿!”

    萧少主靠近他:“爹,目前金銮殿在海市非常火,近期有传言不少门派奔着对付金銮殿而来,我们可以利用他们……”

    出主意动动嘴皮子,就能获得他爹的好感,何乐而不为呢。

    萧庄主怒意渐消,点头:“你说的对,这件事你着手去安排,我要让金銮殿给晋源陪葬!”

    萧晋源是他最满意的继承人,可惜他命不好!

    慕聆雁缓缓地抬起头,把话题拉回来:“前辈盛怒,晚辈十分明白,不过,有件事,晚辈得跟你们说清楚。”

    她的声音太平静了。

    落在萧庄主耳朵里,就有点刺耳,他斜着眼:“什么事?”

    慕聆雁从容不迫的表达来意:“我们青木山庄这次来海市最大的目的不是开战,而是搞清楚酒城有没有跟地下城勾结。”

    若是酒城没有勾结地下城,那他们敌人就不是酒城!

    非常理智的发言。

    但是却引起了黄庄主的不满,“你什么意思?”

    萧庄主也怒目而视,“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是要代表青木山庄脱离八大山庄的联盟吗?”

    这锅太大了。

    慕聆凤忙出声,“两位伯伯,聆雁绝对不是这个……”

    慕聆雁冷声断她:“我的话只是字面意思,青木山庄要对付的是跟地下城勾结的恶人,不过如果两位前辈非要扭曲晚辈的意思,晚辈也无话可说。”

    萧庄主:“……”

    黄庄主:

    两人无法反驳。

    只能瞪着大眼,怒视着她。

    慕聆雁缓缓地起身,微笑道:“至于金銮殿的事,不在青木山庄此行任务之内。我一个小丫头片子办事,不敢自作主张。”

    丢下这一句话,起身离坐。

    萧庄主:“她这是什么态度!”

    黄庄主:“慕嵩就是这么教育小孩的?简直目中无人!”

    两个庄主都气得站了起来。

    慕聆凤咬着红唇,小声道歉:“对不起两位伯伯,我妹妹年纪小不懂事,她肯定不是对你们无礼……”

    萧庄主:“这事跟你没关系。”

    黄庄主:“人不可貌相,传言果然不可信!”

    慕聆凤嘴角扯出得逞,又小声卖乖道:“两位前辈息怒,我等会好好去说说她。”

    慕聆雁上楼的步伐顿住。

    本不想理会,但是慕聆凤这个嘴脸,让她恶心透了。

    她站在台阶上,转过身子,凉凉地开口:“慕聆凤,你也是青木山庄的人,我的意思就是爹的意思,难道你要离开青木山庄,自立门户吗?”

    慕聆凤脸色一变:“慕聆雁,你别瞎胡说,我没有!”

    慕聆雁没搭理她,别有深意的:“两位前辈应该也不喜欢被别人背后议论吧?那么应该非常清楚晚辈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晚辈告辞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