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3章 持续撕逼大战

    慕聆凤羞愤又难堪。

    那感觉大概跟身上遮羞布被人扯掉,没区别了!

    慕聆雁本来想跟蓝飞燕打听一下地下城的事,谁知道她张嘴就这么无礼,竟也是个目中无人的玩意。

    得不到地下城具体消息,慕聆雁颇感可惜,嘴上却没闲着:“蓝少主连嫡次女跟庶女都分不清,我非常担忧你们蓝天山庄的未来发展。”

    柔柔的声音,带着尖锐的利刺。

    蓝飞燕面色一沉,冷哼:“我蓝天山庄的发展不劳你一个外人操心,你还是好好管管你那个嫡姐吧!”

    慕聆雁轻抬下巴,笑着:“蓝少主孺子可教也,本少主只提了一遍,你编辑住了嫡、次,庶之分了。”

    “你放肆!”

    蓝飞燕气得脸色发青。

    慕聆雁得了便宜,立马卖乖:“蓝少主息怒,我刚刚当少主,不能跟您一个从小就当的相比,多多见谅。”

    蓝飞燕阴狠的:“牙尖嘴利!总有一点我要把你的牙齿,一颗颗的拔掉!”

    慕聆雁细微的扯了下唇角。

    既轻蔑又不屑。

    不等蓝飞燕发作,她已经去柜台了……

    慕聆凤跟在她身后,阴沉着脸,没有因为慕聆雁帮她,而感到半分的开心。

    甚至在心里却更加仇恨慕聆雁,因为都是她抢走她的位置,害她遭到如此羞辱!

    相较之下。

    慕聆雁就显得理智多了。

    在她心里,就算慕聆凤没出息,不是个玩意,那也是青木山庄的人,轮不到蓝飞燕在这里挤兑。

    两者心态一比,高下立见。

    蓝飞燕嘴上没有逃到便宜,气得脸色发黑。

    偏巧,蓝斐回来之后,又要走了。

    蓝飞燕心里正不爽。

    瞥见她又要离开,阴沉着问:“你又去哪?不知道还是局势紧张吗?等会被酒城的人抓住,别指望我去救你!”

    这就纯属没事找事了。

    蓝斐低头整理刚换好女装裙角,轻慢的回:“大姐,我希望你搞清楚一件事,我从来都不是你的附属品,求救?你有那个本事吗?”

    蓝飞燕又习惯性的露出那种高高在上的表情,“我知道你在恨我,恨我回来,你就必须得让出少主之位。可是没办法,我就是爹爹认定的少主,你不服,也得憋着!你要是敢背叛蓝家,我有一万种办法弄死你!”

    蓝斐转过身子,脸上笑意渐浓,“你还没有继承蓝家,什么时候等你继承蓝家,再来跟我耍威风吧。”

    说罢,不再理会蓝飞燕。

    慕聆凤和慕聆雁还在一旁站在看戏。

    蓝飞燕的脸面抹不开,气得当场暴走,“廖副统!抓住她!我今天要她好好记住,谁才是蓝家的少主!”

    该死的蓝斐,肯定是故意挑这个节骨眼害她丢人的!

    廖副统就守在旁边,略微皱了皱眉,“少主,这不太好吧?”

    啪——

    蓝飞燕甩手就给他一耳刮子,横眉怒竖,“到底谁才是少主,我的话你也敢违背?”

    廖副统歪着脸,嘴角出血,脸颊五根手指印。

    没等他吱声,蓝斐率先怒了:“蓝飞燕!你疯了?”

    蓝飞燕手撑着桌面,笑的恶毒,“怎么?打了你曾经的部下?”

    蓝斐沉着脸,没有吱声。

    廖副统舔了下嘴角的血迹,走到蓝斐面前,“二小姐,您不能走。”

    像个机器人,没什么表情。

    蓝斐手指关节泛白,冷冷地问:“我若偏要走呢。”

    廖副统忽然抬头,目光有些发红,“属下只能冒犯了。”

    蓝斐脸色微沉。

    她回来换回女装不是目的,而是为了跟护卫们打个招呼。

    如果说蓝天山庄有什么是她不舍的,那大概就是护卫了。

    弱者都是崇拜强者的。

    蓝斐不受山庄重用,但她修为高,山庄的护卫都很服她!

    在她当少主的半年,廖副统一直在她身旁协助,主仆之情更深。

    只是廖副统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他是山庄的护卫,忠诚的是山庄,而非个人。

    沉默了片刻。

    蓝斐冷声丢下了一句话:“你能拦住,就试试吧。”

    转身,往外走。

    廖副统伸出手,却又顿住了。

    “……”

    他下不去手!

    啪嚓——

    一个茶杯落在他额角,顿时摔得粉碎。

    碎片刮伤了他的额角,鲜血流淌下去。

    廖副统眼睛也没眨一下,任由鲜血从他眉尾滑到眼睫,目送着蓝斐离去。

    ——少主,终于狠下心走出这一步了!

    ——千万不要回头,要好好地走下去!

    而他这般忠心耿耿的模样,像是一巴掌狠狠地甩在蓝飞燕的脸上。

    让她当着慕聆凤的面,丢尽颜面!

    蓝飞燕气急败坏拔出剑,搁在他脖子上,“廖展!你敢不听我的命令,我杀了你!”

    廖副统缓缓地转头,伤口往外翻,有些狰狞。

    他冷淡的说:“少主若是能对庄主交差,杀了属下便是。”

    蓝飞燕怒极,“你敢威胁我?”

    廖副统面无表情地:“属下失职,但求一死。”

    此话一出,其他护卫慌了。

    哗啦跪了一地。

    “少主息怒!”

    “少主三思!”

    蓝飞燕握着剑柄,仿佛成了烫手山芋。

    这看在慕聆凤眼里,别提多得劲了。

    她故意往前走了两步,“蓝少主方才好威风呢,没想到也是外强中干啊?连区区的下人都管不住,我真是替你感到悲哀啊!

    她只顾着过嘴瘾。

    却不知这句话把所有的护卫都得罪了。

    将她跟蓝飞燕归位了一类人。

    慕聆雁叹息的摇了摇头。

    一个不把护卫当人的主子,如何得人心,令其心甘情愿为之付出?

    慕聆凤的身份从小带给她的优越感,就像是毒药,荼毒了她。

    慕聆雁不再管她,带着堂弟去了后面的客房。

    大堂里很快传出了互相挤兑的声音。

    蓝家护卫还跪在地上,没人管。

    蓝飞燕和慕聆凤上演了一场撕逼大战。

    而这些大战,很快就在海市传开了。

    八大山庄聚集海市,谁能想到第一战不是对付酒城,而是两个少主泼妇骂街呢?

    酒城。

    顾鸿带回错误情报。

    苏十这个名字就这么传开了。

    方统领听完还有点不相信,“如果主公喜欢的是女子的话,他怎么会对西平城主不动心呢?你肯定是搞错了!”

    “消息绝对属实,我亲眼所见!咱们主公还抱着她呢!”

    顾鸿坐姿懒散,拎着茶壶,仰着头,对着茶壶嘴喝。

    方统领还是不信:“你又没见过主公,没准你认错人了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