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7章 懂王的中心思想:我都懂

    颜醉情摆手,笑的甜蜜:“害,爱情哪有长短之分,我对她虽然不是一见钟情,但也是情根深种。”

    皇甫葬月看那个笑容,觉得非常刺眼。

    她抿起唇,坐下:“你想知道些什么?”

    颜醉情:“喜好啊?她喜欢吃什么,玩什么?还有她喜欢什么颜色的衣服?”

    皇甫葬月忽然有些气闷。

    停滞了片刻,才冷声回:“她喜欢吃糕点,尤其是朗月楼……”

    ——“你拿朗月楼的招牌点心给我吃,什么意思?”

    ——“那跟谁有关系?你的悦雯吗?还是哪些我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莺莺燕燕?”

    皇甫葬月脑袋闪光般想起这两句话,猛地起身。

    朗月楼,悦雯……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颜醉情有些奇怪的看着突然变脸的皇甫葬月,“朗月楼是哪里?怎么啦?”

    皇甫葬月脸色有些发白,轻轻摇头,又坐了回去,“没,没什么……她,她喜欢朗月楼的招牌点心,但是不喜欢悦雯……”

    颜醉情茫然的:“悦雯是谁?”

    皇甫葬月失态说完,才猛地回神,“没,没谁……”

    悦雯,她曾许为知己,她却利用她的信任,伤害她的心爱之人。

    呵……

    或许,那些伤害,也是她默许的吧。

    皇甫葬月眼眶发烫,忽然感觉特别烦躁:“你喜欢她什么?”

    冷不丁的询问。

    颜醉情扬了扬眉,“我喜欢她……唔……霸气?强悍?还有……长的好看。”

    皇甫葬月眼神一滞。

    好看她是赞同的。

    但是……她在他面前竟然是这样坚强的吗?

    皇甫葬月心脏抽疼。

    她真的把她伤透了!

    见她面色不佳,颜·懂王·醉情自动脑补。

    ——要把自己喜欢的人拱手让人,那是一件痛苦而艰难的事!

    ——所以,他绝对不会轻易放弃苏九的!

    他抬手,拍拍她肩膀,双标的说:“真正的爱是成全,你是为了她的幸福,你是对的!”

    皇甫葬月幸亏手里没刀,要不然铁定捅他一刀。

    你他妈说的倒是简单!

    我成全你,谁成全我?

    她深吸一口气,才把脏话咽下去,“她喜欢吃香菇,韭菜……”

    罗列了一堆。

    颜醉情拧起眉头。

    他明明记得苏九不喜欢吃蔬菜,看来只是不喜欢吃特定的那几种?

    香菇,韭菜,青菜。

    爱吃的,记下。

    皇甫葬月:“她喜欢粉色的衣裳,发簪最好有叮叮当当可以碰撞的小声音,她喜欢听。”

    颜醉情:“嗯嗯。”

    粉色衣服,会响的发簪。

    记下。

    两个人,两个话题人物,诡异的和谐。

    颜醉情记完之后,开开心心的:“谢谢你啊!我一定会投其所好,不会忘记你的大红包,以后请你喝喜酒。”

    说完,就走了。

    “……”

    皇甫葬月抚着心头,差点心梗。

    本以为她能够大大方方让颜醉情知难而退的。

    结果这货居然恬不知耻,不但真的追问她这些喜好,还大言不惭的叫她成全他们!

    皇甫葬月捏着手指,剑眉紧皱。

    她不能坐以待毙,得去姝儿面前表现表现。

    说不定……说不定她就回心转意了呢?

    悦雯的事,她其实是可以解释的……应该可以解释清的吧?

    皇甫葬月抱着这个想法,来到了诸葛红姝住的房间门口。

    “……”

    忽然有点不敢进去了。

    万一颜醉情在里面表态,他们卿卿我我,她要在旁边看着吗?

    皇甫葬月咬着腮肉,迈脚,又缩回。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

    嘎吱——

    房门被人拉开。

    诸葛红姝站在门内,故意冷淡地问:“有事吗?”

    皇甫葬月心下一慌,“我,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诸葛红姝:“……”

    她又没睡觉,也没修炼。

    门口人影晃动,她又不是瞎子!

    皇甫葬月反应过来之后,顿时尴尬的脸颊泛红,“那个……就你一个人吗?”

    诸葛红姝不解的看着她,“不然呢?”

    皇甫葬月视线越过她,往里面看了看:“颜醉情没有来找你吗?”

    诸葛红姝回头看了眼,“颜醉情为什么要来找我?”

    皇甫葬月面上讪讪的:“没,没什么……我刚刚遇到他,聊了会。”

    她跟颜醉情那个傻子能聊什么?

    诸葛红姝压下吐槽,走出房间,关上门,“我们出去转转?”

    “好!”

    皇甫葬月应完之后,有些懊恼。

    她现在这个急切的样子,会把她吓到吧?

    “那走吧。”

    诸葛红姝抿了抿唇,将忍不住翘起的嘴角压下去,高冷的从她身边走过。

    皇甫葬月连忙快步跟上,

    若是在西亚能遇到曾去过朗月楼的人,必然会发现“朗月楼那对高冷与深情的话题人物,性格居然对换了!”

    *

    海市。

    悦来客栈。

    蓝飞燕高高在上的坐着,耳边听着金銮殿的消息。

    她阴沉着脸,看向打听消息的护卫统领,“短短的三天,金銮殿就能在海市将名气搞的这么响亮,你确定你不是在胡扯吗?”

    护卫统领面不改色:“少主,此事千真万确,您可以随便抓一个海市的人问一问。”

    啪!

    蓝飞燕一掌拍在桌上,“该死的苏九,永远都有这么好运气!”

    运气?

    蓝斐弯了弯月牙眼,“谁能单凭运气,就将西亚最热门的一些任务,做到这么完美?”

    所谓的运气后面,那是绝对的实力。

    蓝飞燕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是在教我做事吗?”

    蓝斐耸了耸肩,“大姐不要误会,我只是在提醒你,不要轻敌,否则会输得很惨。”

    蓝飞燕忽地笑了。

    她转身,手支下巴:“我输得起,而你蓝斐,不过是在我不在的时候,一个替我稳固山庄的代替品。”

    蓝斐手指关节泛白,却没有说话。

    蓝飞燕的确输得起。

    因为一个三品初期炼丹师,可以得到很多人的帮助!

    而她在她光环的压制下,只是一颗随时可以抛弃的废棋。

    这一点,她从小就知道。

    只是她没想到,长大后还能更加深刻的再认知一遍。

    蓝飞燕眼底掠过快意,收回视线,“去查查金銮殿还跟什么人勾结,我就不信单凭她一个人,能翻起这么大的水花!”

    一个武者而已,离开地下城,她随时都能捏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