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5章 翻旧账:墨无溟胜

    苏九正在跟狄子凡谈搭建阵法的问题。

    有幻灵圣尊在,丝毫不用担心阵法会暴露。

    当然,她站在中立的立场向狄子凡提议了拜幻灵圣尊为师这件事。

    无他,幻灵圣尊这老头的的确确是有本事的,狄子凡拜师有益无害。

    在这种地方,多会一个本事,就是多一条命。

    “我会好好考虑的。”

    狄子凡刚说完,后脊就一凉,他余光往旁边扫。

    男人立在桌边,冷若冰霜,浑身透着低气压。

    狄子凡倏地起身,“九哥,阵法的问题就按照刚刚商量的来办了,天色不早,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就走。

    贴心的把门给关上了,恨不得再加把锁。

    苏九捏着酒杯,扬了扬眉,“怎么?谁欠你钱了?”

    墨无溟沉着脸,不急不缓地把新衣服掏出来,抖了抖。

    他也不说话,就把苏九抱起来,坐在自己腿上,然后给她解衣服。

    苏九啧了声,“一见面就耍流氓啊?”

    墨无溟本来只想帮她把外面的脱掉,这下被她说的,凝聚元气,将她身上衣服都震碎了。

    他凉凉地问:“我没耍过流氓,是这样吗?”

    然而。

    他似乎忘了,他怀里的小女人就不是个懂害羞的人!

    苏九大方的挺挺胸,抛个媚眼,“奴家要如何伺候您呢?先宽衣解带吧?”

    一双柔夷往下滑,便去扯他腰带。

    墨无溟呼吸一滞,咬牙切齿的:“别闹!”

    苏九神情懒怠地反问:“谁先闹得?”

    手却没再乱动了。

    墨无溟吃了瘪,闷不吭声的给怀里的人儿穿衣服了。

    黑色的女裙,布料虽然轻薄,但是有绣花,所以挺有质感的。

    只是衣服刚刚穿上,怀里的人儿忽地弯腰,发出“唔”声。

    墨无溟就感觉到腿上有些温热,一时没反应过来,伸手摸了下。

    黏稠的触感,暗红的颜色。

    苏九:“……”

    墨无溟:“……”

    没错,亲戚造访。

    墨无溟刚买的新衣服,穿上还没焐热,就脏了。

    墨无溟自己做的孽,自己收拾。

    又端热水,又帮忙清洗。

    苏九望着他忙碌的身影,扑哧笑了出来。

    她侧身,枕着胳膊:“我感觉我好像找了一个小媳妇。”

    墨无溟瞪了她一眼,“我叫你夫君,你能更乖一点吗?”

    那不可能。

    苏九心里腹诽,嘴上说:“当然可以啦,谁叫我家墨墨这么好呢?”

    墨无溟都懒得拆穿她的阳奉阴违。

    快速的把东西收拾好,脏衣服扔掉,就跳到床上去了。

    从后面搂住她,圈紧怀里:“以后我替你记日子,提前给你暖。”

    苏九闭着眼睛,轻轻点头,“墨墨……你真好。”

    墨无溟眼底带着一丝得意,“那是!”

    苏九没再说话,光洁的额角浮起一层薄汗。

    呼吸略显急促,显然是非常疼,却强忍着。

    墨无溟只是无声把她搂的更紧了,心里的担忧也更深了。

    他不止看过一本医书,甚至找过很多大夫和炼丹师询问过。

    她的这种连凤珠都压制不住的寒气侵体的疼,根本不正常!

    同为炼丹师的她,不可能半点察觉到这点。

    苏九当然察觉到了,也不止一次这么认为。

    她闭着眼睛忍着疼,也在神识里问南星。

    只是仍然没答案。

    唯一能肯定的是她除了疼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反应。

    但是这种东西就像是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忽然就爆炸了。

    苏九以前不怕死,甚至是找死。

    现在却不想死,她太贪恋墨无溟对她的好了。

    蜷缩在温暖的怀抱里,不知过了过久才睡着。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墨无溟又拿了一套新衣裳。

    跟昨晚款式差不多,只是绣花上的细节有些变化。

    苏九昨晚都没看清楚衣服的款式,现在才发现这上面绣的话,像极了九月霜花。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目光,墨无溟淡淡地说:“我们结实于九月霜花,反正也有个九字。”

    苏九眼梢一斜,调侃道:“是吗?我怎么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你被人追杀?还好死不死的砸在我身上?”

    墨无溟系带子的手一顿,凉凉的翻旧账:“是吗?我怎么记得某人拎起受重伤的我就往外扔,最后抛下重伤的我,说、你算根毛?嗯?”

    最后一个尾音,跟随着他的下巴一起压在她肩头。

    “……”

    苏九语塞了一瞬。

    我当初有这么不(帅)近(气)人(逼)情(人)吗?

    见她不语,墨无溟呵了声,像个没人要小孩一样说:“都是本王不好,死也不死远点,非要死在你身上。”

    得嘞。

    本王这里俩字出来,苏九就知道这货又支棱起来了。

    “咳!我那时候,也不知道你是我男人啊,对吧?”

    最后一个对吧,无比的心虚。

    “对啊。”

    墨无溟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站直身子,慢吞吞的补了句,“你要是知道的话,你肯定千方百计的把我给宰了。”

    “呃……”

    苏九张了张嘴,忽然无法反驳。

    以她那时的心性,真干得出来!

    男人和感情是她牛逼路上的绊脚石。

    墨无溟见她不说话,就知道自己猜对了,系腰带的时候使劲的收紧,牙根都差点咬断了:“幸亏本王修为高深,没给你这个机会!”

    阴腔怪调的语气。

    苏九认怂。

    新一轮翻旧账:墨无溟胜。

    *

    酒城。

    墨无溟一夜未归。

    方领主背着手,走来走去,烦的不行。

    柳彪捏了捏眉心,“方领主,你到底在烦什么?”

    方领主头也没抬,“我还能烦什么?老石也没有消息,主公又被那个男人迷的晕头转向!”

    柳彪眨了眨眼。

    怎么他听到的版本跟他的不一样?

    他不确定的问:“呃,您是说男人吗?”

    方领主停住脚,“就是那个九爷,金銮殿不就是他开的吗?在海市闹得沸沸扬扬的!”

    柳彪听得一头雾水:“金銮殿是九爷开的,可是跟主公有什么关系?”

    方领主叹了口气,“你有所不知,咱们主公他……他喜欢男子!”

    柳彪瞬间张大嘴巴,然后像是发现了惊天大秘密:“我去,那天他抱进房间的弟弟,是……”

    他忽然捂嘴。

    像是一口吃了大瓜,吞不下,还噎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