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2章 虾仁猪心

    *

    海市的热闹依旧持续。

    金銮殿的任务也是越来越多,更有不少慕名而去的能人。

    尤其是那些艰难讨生活,却遭到排挤的武者,终于找到了需要自己的地方。

    他们接的是找药材的任务,同行的伙伴都是武者,这让他们感受到了平等,更加卖力起来。

    眼看着金銮殿步入正轨,墨无溟却有点不高兴了。

    因为他家的小女人,明明可以当甩手掌柜,偏偏要接任务杀人。

    这不,一会没见,又不见人影了。

    墨无溟薄唇紧抿,俊脸挺臭的。

    祁绍瞥见手里的衣服,忍不住问:“这是给九哥准备的新衣服吗?”

    墨无溟高冷的嗯了声,将衣服搭在手臂上,丝毫没有放下的打算。

    祁绍摸了摸鼻子,“九哥说他,一会儿就回来了。”

    墨无溟冷冰冰地瞥了他一眼,“你跟着九儿也有一段时间了吧?”

    不会要把我踢走吧?

    祁绍眉心一跳,举手发誓,“冥王殿下,我对您的衷心日月可鉴啊!九哥真的说他等会就回来了。”

    墨无溟双眉竖起,用一种“你到底脑子里装的什么东西”的眼神,盯着他。

    祁绍心虚的缩回手,乖巧的低下头。

    墨无溟手指放在桌沿,轻轻敲了两下,“本王是想问你,你知道九儿的生辰吗?”

    啊这……

    祁绍面容僵了一瞬,下意识反问:“你不知道?”

    墨无溟一个冷眼刀子甩过去,仿佛在说“本王知道还问你吗!”

    呃……

    祁绍茫然的摇了摇头,“九哥没说过,我也不知道……”声音逐渐地变小,非常懂事扭转话锋:“您可以去问赫连大哥啊?他肯定知道九哥的生辰!”

    墨无溟没吱声。

    祁绍见状,就开始脑补了。

    难道说,冥王没有想到问赫连聿,却想到了问他?

    这代表什么?

    我祁绍支棱起来了!

    这时,就听见墨无溟轻抚着唇角,说:“本王还以为像你这么缺心眼的人,不会想到这个问题。”

    祁绍:“……”

    虾仁猪心/微笑

    身为一个真爱粉,会跟爱豆计较吗?

    不会!

    “冥王,方统领带着人来找您了。”

    谢忱从门口走了进来。

    祁绍倏地扭头,快步走到他身边。

    谢忱还有点惊喜,压着声问:“怎么了?”

    祁绍没吱声,直接伸手,拧住他腰上的肉,用力转了一圈。

    “唔……”

    谢忱闷哼一声,攥住他的手腕。

    祁绍松手,叹了口气,“爽了。

    谢忱:“……”我尼玛?

    没留意这些小动作的墨无溟起身便走了。

    祁绍拍了拍谢忱肩膀,“兄弟之间,没别这么小气,给你捏回来?”

    屁股一歪,歪着胯,把腰送上。

    谢忱黑着脸,朝着手哈了一口气。

    啪!

    一巴掌落在他屁股上。

    “啊——”

    连绵不绝的惨叫从房间里传出。

    *

    八大山庄赶往海市的队伍,越来越近了。

    赤洵是出发最早的,本来他还担心,到了海市之后找不到金銮殿。

    毕竟海市虽然不是特别大,但是小小的地方,势力却是不少!

    金銮殿初来乍到,必然不为人所知。

    谁晓得,还没到海市范围,就在路上听到很多关于金銮殿的传言。

    这不,刚刚坐下吃饭,就听见隔壁桌在说:“金銮殿的人太猖狂了,居然直接挑绿岭山庄搞事,打死绿岭山庄的护卫,居然还出言挑衅,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害,初生牛犊不怕虎呗,估计是想要踩着绿岭山庄头上出名,这样的人又不是没有过?”

    “啧,倒也是,不过一般这样自大的门派,往往陨灭的很快!”

    赤洵喝了一杯酒,饭都吃不下去了!

    带着一群护卫,就继续赶路了!

    他太好奇自己回去的这几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护卫们虽然不解少庄主对新门派的好奇,却忍不住提醒:“少主,金銮殿这股新起势力,要不要通知家主?”

    赤洵瞥了他一眼,“西亚一天有多少新起势力,你都要通知爹的话,他岂不是要累死?”

    护卫噎住。

    赤洵以最快的速度往海市赶。

    *

    苏九这次接的任务并非是海市本地的。

    但是离得也不是太远,就在海市隔壁,一个很偏的小地方—沙坝村。

    沙坝村算是原居民,居民修为都不高,完全不参与外界的是非纷争,定定心心的过日子。

    但是处于这么个环境之下,就算你不想参与,总会不小心被牵扯进去的。

    这不,有个仗着修为高深的恶霸,欺男霸女,在沙坝村干了一通坏事。

    由于这个地方太小,也没有发展的价值,基本上没人愿意去干涉。

    听说金銮殿的名气后,就凑了钱,去下任务了。

    苏九正待着无聊,刚好对附近也不熟,就借着任务出来了。

    沙坝村真是如其名,也难怪没人愿意来。

    那村子就像是专门挑在黄沙建立起来的。

    周围有绿植,刚好把这个村子给挡住了!

    在西亚这个地方,可有可无!

    这大概也是他们村子保留下来的最大原因。

    带路的村民李虎尴尬的,“让您见笑了,您这边请!”

    苏九扬眉,没有说话。

    李虎有些紧张,“我们是交了酬劳的,您别误会哦。”

    苏九淡笑着点头。

    李虎这才松了一口气。

    “啊啊啊,太好啦太好啦!大哥哥把人抓住啦!”

    “大哥哥,大哥哥太厉害啦~您是我们的恩人啊!”

    “该死的恶霸,看你这下子还能翻出什么水花!哼!”

    庆祝胜利的欢呼声。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村里,就看见前方人群围在一起。

    李虎慌促的扭头,“除了您之外,我没有找别的杀手,真的!”

    苏九抬抬下巴:“看看不就知道了。”

    李虎啊了一声,迈脚往前跑去。

    “二妞二妞,怎么回事啊?”

    他人还没到,声就到了。

    围在一起的村民看了过去。

    人都是视觉动物。

    李虎跟苏九一前一后,那视觉冲击可就太大了!

    西亚的温度那么高,普通人的皮肤都是小麦色。

    这姑娘往这里一站,就像是黑豆里掺了白珍珠!

    闪闪发光一般。

    李虎见状,吓了一大跳,“瞎看什么?这是我从海市请来的杀手,别瞎胡说。”

    这位可是杀了邬老板他爹的那位,惹不起的!

    妞妞是个八岁的小女孩,不懂事,哪知道这些啊。

    她张着嘴,惊叹的:“哇,你是仙女姐姐!你好漂亮呀!”

    谁不喜欢听好话呢?

    何况是天真、可爱、善良的小孩子嘴里说出来的呢。

    苏九红唇挑起,挺不要脸的:“漂亮吧?一般人长不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