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1章 金銮殿,酬劳到,必杀之!

    原来。

    半空中之所以没了动静,是因为少女牵不但制住了三个,有一个还在她脚下踩着。

    而她明明没有往下看,却像是长了眼睛般,将手中长剑往下一甩。

    嗤——

    长剑带着凛凛寒光,又快又迅猛,直接劈开了空气!

    而长剑飞向地方,并非别处,正是邬老板身后的邬老爷子!

    噗嗤——

    鲜血喷出。

    头颅咕噜噜滚了几圈,从台阶掉下去。

    邬老板后背一僵,瞳孔放大。

    黏稠的触感顺着他的脖颈往下流淌。

    他满眼惊恐的回头,拉着的邬老爷子,脖子空空,脑袋没了。

    而他的身体,也因为没了脑袋,失去重心,往后倒去。

    “爹——”

    凄厉的惨叫声传出。

    他转过身子,扶住了没有脑袋的邬老爷子。

    邬老爷子的脑袋滚落在台阶下,眼睛还睁着,到死都不知自己因何而死!

    门口的吃瓜群众,因为这个血腥的场景,倒吸一口冷气。

    本来今天是来看金銮殿丢人的,谁晓得居然是邬老板赔上了老爹!

    “金銮殿太狠了吧?她不是被三个元尊缠着吗?”

    “快看!另外两个没有动静了。”

    “咦?为何那个少女身上会有三种元气颜色?”

    惊疑声传出。

    众人错愕的发现,对付供奉的少女,分别用了三种颜色的元气,对付了三个人。

    而其中两个人,像是遭到了重创,犹如行尸走肉般虚浮在半空中。

    唯有那个被踩在脚下的男人还在挣扎。

    什么情况?

    就在众人奇怪的时候——

    少女掀起脚,猛地一个横扫。

    而后又迅速凶猛的将三个人全部踹了下来。

    砰!砰!砰!

    接连三道炸耳的响声。

    地面多了三个人形大坑。

    掀起一阵尘土飞扬。

    一抹红色翩然落地,少女轻轻抬手,砍掉邬老爷子脑袋的长剑,瞬间飞至她手中。

    她挑起眼尾,余光扫向抱着尸体痛哭的邬老板,道:“一百万两的任务,邬老板还算满意吧?”

    语速轻慢,却恶意满满。

    众人听得头皮发麻。

    好记仇的小姑娘!

    虽然邬老板有点活该,但是她就这么狠辣的砍了邬老爷子,不等于跟邬家结仇了吗?

    不过转念一想,人家单挑三个元尊,又岂会把邬家放在眼里?

    总结:邬老板这次不但踢到铁板了,还把脚趾踢折了!

    之前跟邬老板去金銮殿的同伴,生怕担责任,一溜烟的都跑了!

    而邬老爷子的两个好友则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

    “一百万两的任务?真的是邬老他儿子要杀邬老?”

    “邬老板不是最孝顺邬老的吗?是误会吧?”

    吃瓜群众发出冷笑。

    “什么误会啊?邬老板的确给了金銮殿一百万两银子买邬老爷子的命!”

    “唉,邬老板就是太自信了,要不然邬老爷子也不会死的那么惨!”

    “说到底,还是怪邬老板一意孤行,我之前还听有人劝他再考虑考虑呢,他非要拿自己爹的姓名去赌。”

    “都说养儿防老,我看养儿不一定能防老,还可能要命嘞!邬老爷子完全是被邬老板害死的!”

    俩老头白着脸,嗓子里好像卡了一根刺,说不出来话。

    而门口的嘲讽,同样也传进了邬老板的耳朵里。

    他哭的鼻涕眼泪一大把,前所未有过的狼狈。

    有心想要反驳两句,可确实是他自己作的死。

    “啊……爹啊,孩儿对不起您啊……呜呜……”

    他扯着嗓子,抱着尸体嚎啕大哭。

    萧木把砸进土里的三个元尊扒出来了。

    三个元尊全部是心脉震碎,死翘翘了!

    “让一让,打完了吗?”

    “我去,来迟啦!都怪你们瞎墨迹!”

    尹力挤进来,使劲拍了一下额头。

    其他跟在后面兄弟也挤了进去。

    萧木蹲在三具尸体旁边,沉思了几秒,忽然扭头:“小姐,这三个人的头颅需要带回去吗?”

    “你决定就好。”

    苏九弯腰捡起了邬老爷子的头颅,然后递给了痛哭的邬老板,开始扎心了:“邬老板,其实你也不必装作很伤心的。”

    闻言。

    邬老板双眼猩红,恶狠狠抬起头:“你住口!都怪你,都怪你我爹才会死……啊!我不会放过你的……金銮殿,我跟金銮殿不共戴天!”

    苏九见他不接头颅,也不着急。

    拎着头发,轻轻晃了晃,才继续扎刀子:“邬老板这话就不对了,邬老爷子会死,怎么可能是因为金銮殿呢?那是因为你呀,是你下任务,我才会来杀人,前后因果,您要搞清楚哟。”

    温柔的小刀子,那是一刀接一刀。

    不可谓不恶毒。

    邬老板目眦尽裂,气得仰起头:“啊——”

    围观群众:“……”

    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

    萧木已经利落的把三个元尊死者的脑袋割了下来。

    尹力拎起来一个脑袋,洋洋得意:“咱们把他们挂在金銮殿外面?这算是战利品吧?”

    萧木瞥了邬老板一眼,面无表情:“任务对象又不是他们,有什么意思。”

    尹力眨了眨眼,“你是说,要把邬老爷子的头拎回去挂上吗?”

    “你敢!”

    邬老板抱着无头尸体从地上蹦起来,整个人处于疯癫状态。

    苏九淡淡的挑眉,“邬老板别激动,这种缺德的事,我们金銮殿是不会做的。您是服了酬劳的顾客,这邬老爷子的脑袋是您的。”

    随手将脑袋一扔,丢进邬老爷子的怀里。

    物归原主。

    她转身,边走边说:“多谢邬老板让金銮殿开业大吉,金銮殿日后一定也会秉着今日的认真,对待每一位顾客!”

    萧木倏地起身,嘴里说了句:“金銮殿,酬劳到,必杀之。”

    他跟在苏九后面,离开了。

    尹力扬了扬手里的脑袋,跟风:“金銮殿,酬劳到,必杀之!”

    兄弟们见状,非常懂事的附和:“金銮殿,酬劳到,必杀之!”

    众人就这么目送着他们一行人离开。

    脑袋里只有九字真经:金銮殿,酬劳到,必杀之!

    很快,这些话在海市形成金銮体。

    某酒楼,银子到,色香味俱全!

    某青楼,银子到,软玉枕边供!

    邬老板的一百万+吃瓜群众宣传。

    金銮殿是钱财,名气,双丰收!

    惨还是邬老板惨。

    赔上亲爹,还送对手更上一层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