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8章 白花花,金灿灿,闪亮亮

    “邬老板要杀邬老爷子?不太可能吧?他不是很孝顺的吗?”

    “哈哈,说你们傻吧,邬家是什么地方?邬老板分明是来给金銮殿添堵的!”

    “哦,原来如此。”

    众人了然的点头。

    无人发现,跨进门又缩回去的那只脚。

    苏九靠在门边,斜眼看向身侧的萧木。

    萧木心里虽然希望她摔个大跟头,但他目前还是金銮殿的人。

    便将一切清楚地告知。

    邬老板在海市是靠做生意起家的,也算是西亚少有的另类。

    因为有脑子又愿意出钱,家里有不少的打手和供奉保护他。

    当然一开始的时候,也有不少动歪脑筋想要夺走他家产的。

    最终都败在了邬老板的建议下,这个人非常清楚自己的价值,比如他虽然修为不高,但是就是做生意的料,他愿意出钱给他们提供修炼资源,只要他们保护自己!

    这种条件哪个一心修炼的人能够拒绝呢?

    是以,邬老板仗着打手和供奉,在西亚站的非常稳当,成了西亚商会的人。

    萧木看着苏九,十分认真:“这个邬老板把钱看得很重,之所以到这里来找不自在,大概是他觉得金銮殿挡了他的财路。”

    事实确实如此。

    邬老板本来没把金銮殿当成一回事。

    可是闹市的十家店被买走改建,这就让他坐不住了!

    于是便煽动附近店铺老板情绪,来搅浑水了。

    苏九扬了扬眉,视线落在门内。

    尹力显然也听见了周围人的讨论。

    但是他对海市的势力分布到底不是很清楚。

    思忖片刻。

    他没当成一回事:“哦,那只要起步价十万两。”

    儿子杀老子,在争权夺利的地方也不是什么大事吧?

    “就十万?”邬老板笑了,指尖点了点桌面,轻蔑道:“我这里有五十万两的银票,只要你能今天之内杀了我爹,我就给你!怎么样?”

    “?”

    尹力皱着脸。

    他脑子有病吗?

    还是来炫富的?

    就在这时。

    门口传来一道慵懒而轻慢的声音:“老板钱多心善,我们金銮殿就喜欢您这样的客人,只不过、我们金銮殿不收银票,只收白花花,或者金灿灿,当然闪亮亮也可以。”

    众人倏地回头。

    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少女一袭束腰红裙,腰间挂着赤色玉佩,随着迈起的步伐,拉起弧度。

    墨般的秀发编着麻花辫,柔柔地垂在一边,尾部随意系着一条红色丝带。

    鲜明的五官,惹眼的不像话!

    她走到登记台边,缓缓地补充:“还有一点很重要,血亲之间,买凶杀人,酬金翻倍。也就是说,老板您要支付一百万两。”

    一百万两?

    众人看着那张姝丽的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邬老板脸上的肉抽了一下,他眯着眼,问:“你是何人?能代替金銮殿说话吗?”

    尹力倏地起身,“这是我们老……”

    苏九率先一步打断了他:“金銮殿尊主是我哥,我说的话,绝对可信。”

    尹力舌头一僵,立马转弯,“对,那是我们老大,也就是金銮殿尊主的妹妹!”

    邬老板眯着眼,上下打量对面的年轻少女,除了长得漂亮之外,身上并无任何元气波动。

    嘁,一个仗着哥哥耀武扬威的小丫头片子罢了!

    他鼻孔里发出轻嗤,高傲地问:“你所说的白花花,金灿灿,闪亮亮是什么?”

    少女挑了一边眉毛,笑的人畜无害,“银子,黄金,珠宝。”

    邬老板差点都气笑了,他拿出钱袋里的银票,“你是瞧不起我文丰银号的银票吗?”

    少女眨了眨眼,仍然是无辜的表情,“老板您误会了。”

    邬老板冷哼了一声。

    果然是小丫头片子,还不是害怕了吗?

    这时。

    就听见少女慢吞吞地补了句,“我连金卡都不放眼里,何况是银票呢?您说是吧?老板?”

    双眸染笑,带着挑衅。

    “你……”

    邬老板气得差点发飙,但是他还没忘记自己来这目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钱袋收了起来,“一百万两是吧?行,我稍后就让人把银子送来,但是任务必须天黑之前完成!”

    少女后背抵着登记台,微微侧目,“给他写个杀亲爹的字据,让他签字。”

    尹力二话不说,迅速写了字据。

    拿起旁边的朱砂笔,递过去:“请您签字。”

    旁边的人见金銮殿这么有底气,忽然打了退堂鼓:“邬老板……你还是考虑一下吧?这万一……”

    “没有万一!”

    邬老板心里憋着一股气,签的毫不犹豫,“我字据是签了,倘若你们完不成任务,又该当如何?”

    这话稍微有点身份要面子的,只怕都要赌点什么。

    但是苏九要过脸吗?

    没有!

    她直接摊手:“完不成任务就退钱呀,不然你还想怎么样?”

    这话也属实没问题。

    完不成就退钱,难不成你还想要人命啊?

    不按套路出牌,让邬老板心头一堵。

    但他转念一想——反正完不成任务金銮殿仍然名誉扫地,结果也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自己把自己哄好,又点头:“好,完不成任务就退钱!稍后我就让人把银子送来!”

    “就不劳烦邬老板亲自送银子过来了。”苏九微微侧目,对着萧木,笑吟吟的说:“跟我去邬老板家里领酬劳,顺便把任务做了!”

    萧木眉心一皱,下意识地想要拒绝。

    虽然那天听说了很多金銮殿的事,但他对苏九修为强大这一点还是保持着怀疑。

    一个人再怎么能隐藏修为,也不能半点儿元气都不泄露。

    她身上平静就仿佛是一个普通人!

    然而。

    苏九压根就没给他反应的时间,已经跟着邬老板走出门了。

    萧木抿了抿唇,瞥了尹力一眼,就低着头跟出去了。

    也许,这会是一个动手的好时机。

    三人接连离开。

    周围死寂了几秒。

    忽然有人发出疑惑:“她刚刚说什么?顺便把任务做了?”

    众人“——?”

    唰的一下。

    所有人转移目的地,前往东街头邬家。

    这一战。

    若是金銮殿赢了,便是开门第一炮,红火!

    若是金銮殿输了,就是开门即倒闭,陨落!

    邬家的供奉和打手,必然不会放过金銮殿!

    总之,这是一场难得一见的好戏!

    尹力先是眨了眨眼,而后像是猛地反应过来,朝着后院冲去:“兄弟们——看戏啦!”

    *

    邬家,偏院。

    邬老爷子完全不知道,即将有一场坑爹的好戏来临。

    他正和两个老头,坐在院子里乘凉。

    说的无非还是老话题,邬老儿子厉害,顶呱呱。

    邬老爷子也笑的合不拢嘴,“人人都说养儿防老,他的儿子从小就很有本事,所以他才能享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