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5章 作一作

    诸葛红姝被她连被子来进怀里,她歪着头,把脸埋在她脖颈,“我……错了,我以前骗了你,但是我发誓,我不知道我会喜欢上你……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一定不会,不会跟别的女人有任何关系……你原谅我好不好?”

    滚烫的眼泪,落在脖颈。

    诸葛红姝瞪大双眼,显然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但她还是克制住了内心的触动,愣是没有出声。

    欺骗这种东西,有一就有二。

    如果轻易地就原谅她,难保不会被她再骗一次。

    不如,按照苏九之前说的,也骗她一次?

    你一次,我一次,就算扯平了?

    诸葛红姝咬着唇,像是打定主意要作一次,暮地起身,推开皇甫葬月。

    一边将被子盖回她身上,一边淡淡的说:“你早就原谅你。”她别开脸,不去看她泛红的眼眶,“既然过去了就过去了,而且……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心脏扑通扑通差点从嘴巴里跳出来。

    皇甫葬月被推开,有些猝不及防。

    没等她起来,迎头砸过来一个毁灭性的消息。

    她白着脸,眼底带着震惊与愕然,声音有些失态的:“你怎么可以喜欢别人,他是谁?我……”

    我去杀了他。

    这句话,她却像卡了壳,猛地惊醒过来。

    她舔了舔唇角,撑在床上的手指关节泛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我认识他吗?”

    诸葛红姝心虚的吞了吞口水,“他是西亚人的世家子弟,你不认识。”

    皇甫葬月心头一沉,克制不住的慌张和嫉妒:“既然如此,你还不去找他,还来管我作甚?”

    诸葛红姝微微侧身,故作平静道:“皇甫姐姐受伤,我自然得照顾,你以前也是这般照顾我的。”

    皇甫葬月抿起唇,静静地看着她,也不说话。

    别有深意的眼神,看的诸葛红姝心脏狂跳了几下,镇定地问:“皇甫姐姐在看什么?可是我脸上有脏东西。”

    皇甫葬月微微移开视线,“谢谢你照顾我,你可以走了。”

    诸葛红姝表情僵了一下。

    竟然连争取都没有尝试?

    这就是她所说的喜欢吗?

    诸葛红姝咬着下唇,生了闷气,“皇甫姐姐想我走的话,那我告辞了!”

    转身就走。

    皇甫葬月望着她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心脏骤然一缩。

    “姝儿……”

    她神色慌张,掀开被子。

    鞋子都没穿,就往外走。

    再说离开房间的诸葛红姝。

    前脚刚跨出门,还没来得及把门关严实,就在旁边看见了皇甫云阙。

    “……”

    她迅速关门,心虚的走过去:“你……什么时候来的?”

    皇甫云阙靠在窗边,挑了一下眉头,“大概是你说有喜欢的人。”

    诸葛红姝低头,心虚的脸颊爆红。

    “姝儿……姝儿!”

    关闭的房门被拽开。

    皇甫葬月赤足出来,还未看清楚情况,就一把抓住了诸葛红姝的手腕,“……你别走,别走。”

    诸葛红姝暗暗吐了一口气,故意忽视皇甫云阙的存在感,转过身,“皇甫姐姐,你伤还没好,还是快点回房吧。”

    声音挺冷淡的。

    但若是细看的话,她眼里是带着一丝担忧和窃喜的。

    皇甫葬月内心早就被她喜欢上别人的恐慌占据了,哪里还能看得清这一点?

    她长睫轻颤,像是自己受伤是唯一能让她留下的借口一般,心里又开始闷疼起来。

    至少……至少她还是关心自己的?

    皇甫云阙看着她们俩进房间,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唉……苏九啊苏九,你这馊主意,这丫头还真用上了!

    他跟着进房,等到两人情绪都平复了一些,才将自己去酒城,准备跟在苏九身边,见识见识的想法告知。

    当然,他也提出了让皇甫葬月回中东的建议。

    若是之前的话,皇甫葬月必然会带着诸葛红姝一起回中东。

    但是眼下,诸葛红姝说自己喜欢了一个西亚人,那边不会跟她离开。

    那她一个人回中东还有什么意思?

    皇甫葬月掀起眼皮,“你才是皇甫家的继承人,就算要回中东,也是你应该回去。”

    皇甫云阙讪讪的摸了摸鼻子,“那要不这样吧,我不回去,你也不回去,我不说你,你也别说我。行吧?”

    皇甫葬月:“行。”

    这大概是他们兄妹俩这么多年来最统一的一次了。

    简单的收拾一番。

    皇甫云阙就带着两个妹妹去酒城了。

    诸葛红姝脸上全程写着“我不爱你!我高冷!”

    内心OS:呜呜呜……好紧张,脚趾头好像抽筋了/咬手帕

    皇甫葬月悄悄地打量着她,越看心越是抽疼。

    用力咬着腮肉,隐隐泛着铁锈味。

    她一定要见见那个背着她偷走姝儿心的混蛋是谁!

    *

    海市因为金銮殿的到来,忽然变得热闹几倍。

    此时,到达绿岭山庄附近的方统领,在一处破庙落脚。

    他刚刚接到绿岭山庄通知七大山庄的消息,顿时心生担忧。

    拧着眉头,跟身边亲信柳彪说:“按时间算的话,石城主的帖子应该也送去七大山庄了……”

    柳彪是西亚土生土长的,生来就是在这里,对这里势力知根知底。

    他浓眉皱起,“您是担心石城主被对方当成居心不轨给暗算了吗?”

    方统领点头。

    先入为主,绿岭山庄先栽赃酒城,难免不会让七大山庄心生芥蒂。

    要是再冲动一点,老石可不就得倒霉了吗?

    柳彪粗声安抚,“以属下对七大山庄的了解,他们能生存多年屹立不倒,必然不是那种偏听偏信的,我估计,他们会先去酒城了解情况。”

    方统领叹了口气,“希望如此吧。”

    他背着双手,看向绿岭山庄的方向,满是忧愁。

    “方统领,其实属下有一个想法……”柳彪迟疑的说:“若是对方真的抓了青颜公子,等到七大山庄聚集,绿岭山庄的人必定会去,我们可以趁机再潜入?”

    方统领眉心一皱,“万一青颜公子不在绿岭山庄,而酒城有难,我们却没有赶回去,这像什么话?”

    柳彪一时也没了主意。

    方统领手在桌面敲了敲,忽然抬头,“要不这样,留下一半护卫,你带着,我先回酒城?”

    这是他目前唯一能想到的两全之法了。

    “方统领!”

    门外冲进来一个护卫,呼吸还有点喘,“主公回来了!主公急召你们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