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 都是你徒弟!

    两秒后。

    传来了祁绍被他们俩摁在地上的惨叫声。

    谢忱扶额。

    头疼。

    兄弟们已经笑的直不起腰了。

    “哈哈哈……我他妈第一次看见人劝架把自己劝进去的!”

    “咳!关键,关键还能把两个要对打的人,劝成同心协力打他的!”

    “哈哈哈……祁小爷牛逼!”

    兄弟们笑的前仰后翻。

    萧木也忍俊不禁,但是又不想表现得太融入进来。

    毕竟他是为了给少主报仇,才厚着脸皮跟过来的。

    所以在他努力克制之下,表情就变得极其扭曲,像极了暴漫图。

    五堂主笑着扬了扬眉,“他们打他们的,咱们继续接着聊?”

    祁绍听见这话就叫了起来:“他妈的一群无情的!牲口啊——!”

    这一嗓子兄弟们笑的更厉害了。

    五堂主继续开始吹牛逼了。

    从地下城跟过来的兄弟们,大部分是中东过来的。

    对于四龙一虫的格局被打破的事迹,他们全程都是震惊了。

    就短短几个月,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金銮殿,苏九。

    这几个字,在他们心里烙下了深深地痕迹。

    不过,听着听着,尹力发现了华点,“等等!等等!咱们尊主还是屠魔堂的继承人?”

    兄弟们双目微睁,也后知后觉的发现了。

    如果尊主是屠魔堂的继承人,那么之前要带着人投奔屠魔堂的王桑,岂不是闹了大笑话?

    很快,五堂主就确定了他们心里的想法:“用继承人来说,不太准确。因为只要她点头,随时是屠魔堂的总堂主。”

    哈哈!

    众人激动地跳起来。

    “王桑那孙子要是知道这个,岂不是要疯了?”

    “我记得王桑跟马腊堂的关系不错吧?还是祈祷他长点脑子吧。”

    “嘶,这么说,咱们还可以期待一下他自己作死吧?”

    众人忍不住的幸灾乐祸的笑起来。

    五堂主他们不知道这些恩怨,就好奇的追问了。

    这下子,轮到尹力表现了。

    他捋着袖口,跟五堂主换了个位置,开始吹牛逼了。

    从苏九进地下城,怎么杀了马腊堂,说到怎么离开地下城。

    谢忱捏了捏眉心,瞥了捂着鼻子,坐在身边的祁绍,“看看,这都是你徒弟。”

    吹牛逼的徒弟。

    祁绍嘴角出血,一边疼得嗷嗷叫,一边回怼:“你徒弟你徒弟,都是你徒弟!”

    谢忱揉着鼻尖,转过身子,伸手,“我看看,很严重吗?”

    啪!

    祁绍一巴掌打开他的手,“少碰我!我跟你绝交!”

    谢忱手背都被打红了,却没有当回事,强势的捏住他下巴。

    祁绍疼得倒吸一口气:“嘶……啊,轻点轻点,他们的两个牲口,我鼻子都快断了!”

    颜醉情斜眼:“你可别诬赖我,分明是你自己撞在地上撞的!”

    皇甫云阙也撇清,“自己看,那里还有血迹呢!”

    他指了指祁绍刚才挣扎的时候,撞在地上的位置。

    可不是一滩血吗!

    祁绍:“……”

    好!气!!

    谢忱冷着脸,起身,在那滩血上,使劲踩了两脚。

    而后,又回到祁绍身边坐下,“我已经给你报仇了。”

    ——我长的像三岁小孩吗?

    祁绍黑着脸,更气了。

    众人:“……”

    谢忱的兄弟情,会不会有点太腻歪人了?

    “小凡凡啊——!”

    忽然一嗓子传来,打破短暂的安静。

    幻灵圣尊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出来了。

    狄子凡虎躯一震,笑容也僵住了。

    下意识往人群后面钻。

    幻灵圣尊一进来眼睛就锁定他了,冲过去,抓住他肩膀:“小凡凡啊,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可急死我了!”

    后面跟着两个金銮殿的兄弟。

    用手挡着嘴,小声高密:“他刚刚睡醒~~”

    狄子凡嘴角狠狠一抽,面上带笑:“让前辈担心了。”

    幻灵圣尊装模作样的擦了擦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余光瞥见祁绍,双手下意识将狄子凡推开。

    狄子凡被推得一个趔趄,还是后面的兄弟扶住他的。

    幻灵圣尊做贼心虚的左右看了看,“咦?我,我小徒弟呢?没看见她啊?”

    他没看见苏九的身影,又紧张的问:“怎么你们俩在这?我小徒弟是不是出事了?”

    祁绍捂着鼻子,眼底还泛着泪花呢。

    谢忱淡淡地回:“九哥在休息,您有事吗?”

    幻灵圣尊像是松了一口气,把手背在身后,歪头,“那个,小凡凡啊,下次走路注意点,西亚这么危险,处处都得小心的嘞。”

    狄子凡:“……”

    我面壁,我思过!

    我就不该搭理你!

    小小的插曲。

    在苏九和墨无溟出现之后结束了。

    众人瞪大双眼,看着女装出现的尊主/老大,满眼冒星星。

    这也太好看了吧!

    唯有颜醉情盯着苏九眨了眨眼,嘀咕道:“他为了讨好墨无溟,真是什么招都使上了。假胸,不知道塞了馒头还是衣服,哼!不过,还挺好看的。”

    祁绍:“……”

    谢忱:“……”

    尹力:“……”

    皇甫云阙:“……”

    这怕不是个傻子吧?

    颜醉情单手掐着腰,就凑过去,光明正大的挑拨:“九九,你看我都不介意你是男儿身,我只要一生一世一双人,你看看你这是什么玩意啊?”

    他说着,就上手,去戳那高高鼓起的胸。

    啪!

    响亮的巴掌声。

    “咦呀——”

    颜醉情脸都变色了,抓着手腕,手背火辣的痛感,让他原地蹦迪。

    墨无溟面无表情的抽回手,对身旁的人儿叮嘱:“再有下次,直接剁了他的手!”

    苏九:“……”

    倒也没那么严重。

    幻灵圣尊屁颠颠的跑过来,“哎呦我的宝贝徒弟啊!我总算见到你了,你上次不告而别……”

    他说了很多。

    苏九左耳听右耳出,视线落在狄子凡脸上,对方很快就跑过来了。

    “九哥!”

    “你们俩认识了吧?”

    苏九朝着幻灵圣尊抬下巴。

    狄子凡笑的比哭还难看。

    幻灵圣尊斜眼珠一转,忽然问:“你以前说要给我介绍一个徒弟,不会就是他吧?”

    问这话,嘴角就忍不住翘起来了。

    狄子凡却像是尾巴被踩到,“怎么可能!我有师父的!”

    幻灵圣尊嘴角一僵,恼羞成怒:“哼,我又没说收你为徒!自作多情!”

    狄子凡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我……”

    幻灵圣尊心头一梗。

    自己把自己的路堵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