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2章 兄弟三人行

    我就动,你还能咬我?

    苏九故意地扭了扭腰。

    忽地一顿。

    两秒后。

    某女非常恶劣地说了句:“……你压枪压得不太好,改日我给你找两本枪法学学。”

    说完。

    小脑袋一歪,趴着,乖乖地装死了。

    墨无溟:“……”

    我这是为了谁?

    两人并没有睡很久。

    一个午休的时间罢了。

    阳光照进房间里。

    苏九慢条斯理的整理衣服,嘴里却在吐槽:“这女装太难穿了,这带子太多了!”

    墨无溟沉默的走过去。

    低下头,帮她把带子系好,又伸手将她歪掉的抹额扶正。

    苏九伸手一扯,就把抹额拽掉了,“装傻是吧?我带着它还穿女装干嘛?”

    “……”

    墨无溟抿起唇,乖乖地将抹额系在她手腕上。

    没有九幽血蚕丝,她身上本来就薄弱的护身禁就彻底没了掩护。

    金色凤尾花在她光洁白皙的额间,掠过一道淡淡的金芒。

    一袭红色女装,将她那张姝丽的脸庞,衬托的又美又妖。

    墨无溟忍不住揽住她的细腰,闷声道:“真要这么穿吗?第五家和独孤家的陨灭,那些人肯定是知道的。”

    所以你没有必要穿女装去更加出名!

    苏九掀起眼皮,“护身禁已经很微弱了,我这样总比用护身禁干坏事的时候,忽然变成女子要来的好吧?”

    墨无溟倏地皱眉。

    无数个她以男装干坏事的场面在脑海里冒出来。

    最深刻的是她曾经以男子身份跟他自己泡澡的画面。

    他甚至有种要不是他拦着,她真干得出来跟玄天宗男弟子一起洗澡的荒唐事!

    对比之下,好像她女装是比较靠谱了。

    墨无溟勉强被说服了,“行吧,反正我家九儿怎么样都很好看。”

    苏九眼神一闪,后退两步。

    单手掐腰,歪胯而站。

    媚眼一抛,捏着嗓子:“公子,您看奴家,入眼吗?”

    若是男装,必然是特别匪气的那种。

    偏偏她女装,搭配这张脸,特别的风情万种!

    墨无溟顿时黑脸。

    他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显然来不及了。

    苏九恶搞完,转身就出门了。

    守在门外的护卫们:“……”

    #大变美人之兄弟三人行#

    护卫们瞬间羞红的脸,低下头。

    *

    偏院。

    双方兄弟们在联络感情。

    那联络感情的方式,当然是吹牛逼了。

    大家伙坐在院子里的树荫下,端着凉茶。

    要是以往,吹的最厉害的铁定非祁绍莫属。

    不过这次有五堂主和四堂主在,他就显得没有用武之处了。

    五堂主站在院子中间,捋着袖口,说的特别激动:“你们是不知道啊,当初我吃下那颗进阶补气丹,连升两阶步入七阶元皇!而且,当时第五瀛带着各大势力出现,目睹了全过程!把他们都吓懵了!”

    故事说到这里,大家伙对金銮殿的印象早就改变了。

    也对祁绍曾经说过的一星半点有种猛然惊醒的感觉。

    原来,他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尹力紧张的问:“第五瀛知道你们前一天把独孤家的护卫干掉了吗?”

    四堂主迅速接过话题,“咱们那时候就光明正大的告诉他的,毕竟全城猎杀独孤家护卫啊,第五瀛的脸都绿了!”

    哈哈哈……

    兄弟们哄笑起来。

    尹力笑完之后,又问:“四龙应该是带头围攻金銮殿,独孤七甸受挫,那诸葛家和皇甫家呢?”

    五堂主摆摆手,“害,我这不是就要说到了吗?当时代表两家的皇甫云阙和诸葛红姝就在客栈里,第五瀛第一时间就是想要联合他……”

    他故意顿了一下,卖关子。

    兄弟们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祁绍手肘拐了下:“欸,你看他们像不像傻子?”

    谢忱惊讶的扭头,“你终于知道你以前像傻子了?”

    祁绍:“……”

    一箭射出去,没曾想还带拐弯,射中了自己膝盖的。

    “哎呀!你倒是说啊?后来怎么了?”

    兄弟们见五堂主不吱声,着急的问道。

    五堂主被追问的心态得到满足,刚要张口继续说。

    四堂主故意拆他台,接过了话茬:“人家皇甫家和诸葛家根本就没有参合进来的打算,当场就拒绝了第五瀛的提议。”

    五堂主被抢话,气得跺脚纠正:“那皇甫云阙本来就喜欢咱们尊主,诸葛红姝的救命恩人是咱们尊主!”

    本来听得挺有劲的颜醉情,脸一变:“皇甫云阙是谁?”

    尹力左右看了看,也好奇的追问:“皇甫云阙?这名字怎么感觉好像听过?”

    五堂主眨了眨眼,抬手一指:“喏,那不就是皇甫云阙吗?”

    坐在尹力身边的皇甫云阙:“……”

    小丑竟然是我/微笑。

    尹力扭头,嘴巴张的老大:“你,你是天龙城皇甫家的继承人?”

    皇甫云阙扯了一个难看的笑:“不像吗?”

    尹力:“……”

    屁股默默往旁边移了移。

    大概是因为他在中东长大,对于大家族的高高在上的印象,有种难以言明的一种敬畏感。

    本来还激动地颜醉情,瞥了他一眼,“啧。”

    啧,一个词。

    却充满了侮辱性。

    皇甫云阙一直都挺冷静的,却被这个字给刺激到了。

    他一把揪住颜醉情的领口,“你啧是什么意思?”

    颜醉情瞧不起他,嘴里贱兮兮的发出:“啧啧,就是啧啧。”

    “你,你这混蛋,有种出去单挑!”

    皇甫云阙的脑袋都炸开了,脸憋得通红。

    颜醉情伸出一根食指,抵在他胸膛,“单挑?我可不想让我家九九以为我恃强凌弱!”

    身为元武双修,别看他这轻轻一杵的手势。

    那简直就是一根铁棍,朝着他胸膛怼了两下。

    皇甫云阙仍然没有松手,绷着脸,死要面子:“出去单挑!”

    颜醉情昂头:“走就走!”

    眼见情况不对。

    尹力连忙出声打圆场,“比激动别激动,大家都是兄弟嘛!”

    他赶紧跟旁边的祁绍使眼色。

    虽然颜醉情嘴上说跟祁绍绝交了,但是遇事还挺听他的话的。

    本来想喊“打起来打起来”的祁绍,生生又咽了回去。

    他手抵在唇间,一本正经的:“咳!说到底你们俩不就是情敌吗?不过,要按照我说的话,你们俩都比不上冥大,连情敌都算不上,同样是败军之将嘛。所以!我提议,你们俩干脆拜把子得了?”

    嗤!嗤!

    两把扎心的小刀子射出去。

    命中红心。

    颜醉情:“……”

    皇甫云阙:“……”

    两人同时恶狠狠地看向他。

    仇恨值瞬间转移了。

    祁绍还无知无觉的眨眼睛:“你们觉得我说的对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