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0章 霸总附体

    嗤!

    一箭射中心脏。

    皇甫云阙朝着自己嘴巴就是两巴掌。

    让你嘴贱!

    让你闲得慌!

    五堂主皱了皱眉,靠近祁绍,奇怪的问:“那个人是谁?”

    祁绍瞥了眼,不以为然的:“九哥的烂桃花呗,甭管他。”

    五堂主重重的的点头。

    在心里划重点:冥王的情敌。

    他转身,就跟四堂主挤眉弄眼:“旁边那个高个子,长的人模狗样的家伙是尊主的追求者,也冥王的情敌。”

    四堂主倏地扭头,看了一眼,就摆手,“害,不是咱们尊主喜欢的类型。”

    五堂主头顶五个问号:“尊主喜欢什么类型?”

    四堂主朝前方抬下巴:“喏,话少,冰块脸。”说完,他又朝着颜醉情瞥了眼:“这货一个都不占,安全着呢。”

    五堂主煞有其事的点头,“原来如此,是我大意了!”

    三堂主:“……”

    痛苦面具jpg.

    我他妈到底做错了什么?

    要听这两个憨批在这瞎几把分析?

    正想着,祁绍忽然开口:“卧靠,你们俩这么一说,我忽然就懂——唔唔——”

    “别再外面丢人。”

    谢忱单手搂住他,捂着他的嘴,几乎是夹在怀里拖走的。

    祁绍顿时两眼冒火,挣扎半响,只是双脚在半空蹬来蹬去。

    来自于身高和修为的碾压。

    “……”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祁绍恨不得咬死谢忱这个狗东西。

    两人闹腾着往里走。

    兄弟们都跟在后面。

    萧木左右张望,内心震动不小。

    早就听说酒城,却不知这酒城的发展如此迅速!

    墨无溟带着苏九走到后庭,就径直的抱着她,进了房间。

    众兄弟们:“……”

    呃,白天亲热,不太好吧。

    酒城护卫们:“……”

    看来,主公的弟弟身体不太好,进房休息了。

    大家伙各抱各的想法。

    三堂主揉了揉鼻尖,“那个,我们还是去偏院吧。”

    说完,就带头走了。

    总不能尊主带着未婚夫进房间亲热,他们在院子里守着吧?

    怪不像话的。

    一众人都跟着走了。

    酒城护卫却没走。

    他们得在这守着,随时等候吩咐。

    房间里。

    墨无溟抱着苏九坐下,再次建议:“我让人把酒城改成金銮殿?”

    他是认真的,不是随便说说。

    先前没有回答的苏九,无奈的看着他:“不用,金銮殿我还得摆酒席,宴请四方呢。要是在酒城的话,不太方便。”

    不太方便让人自己送上门来找事。

    墨无溟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却不乐意让她跟自己分开。

    轻声诱惑道:“若是八大山庄对付酒城,你留在这,会有搞不完的事。”

    苏九挑眉反问:“若是八大山庄不联合对付呢?”

    不提绿岭山庄,其他七大山庄,也不见得都没脑子!

    墨无溟面无表情的:“那我起兵收西亚,统一南幽大陆。”

    大有“你若无聊,本王将天下搅乱,让你玩个痛快!”的架势。

    “……”

    苏九没说话,一股暖流在温着她的心脏,一种很复杂的感觉。

    墨无溟对她是肆无忌惮的偏爱,每一次带给她的震动都是不同的。

    前世她杀人无数,知她之人,闻风丧胆。

    心狠手辣的杀人狂,是她身上永久的标签。

    她不反感,甚至感到荣幸。

    因为她就是坏,就是狠。

    停滞了片刻。

    苏九轻眨长睫,捏住男人冷硬的下巴,非常霸总的说:“墨无溟,你真是让我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你。”

    墨无溟长眉轻挑,高兴地差点把尾巴翘起来,面上一本正经的:“你只爱我,还没上……我。”

    最后一个字,声音含蓄而委屈。

    卧靠!有毒吧?

    苏九难得酝酿起来的霸总情绪,就被他这么一句给打的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