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 终于出来了

    幸好我们没有得罪他们!

    说到这,不得不看看向陈庆、蓝飞燕、慕聆凤还有萧木。

    他们四个算是各自代表一个山庄了。

    居然把真正的大佬得罪个底朝天。

    属实牛逼了!

    陈庆、蓝飞燕、慕聆凤、萧木就在后面跟着。

    他们之前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没把他们给杀了。

    现在明白了。

    比起死亡,那些看傻逼的眼神,反而让他们备受煎熬。

    只能说,他们想的还是太简单了。

    不杀他们,当然不仅是让他们被当成傻逼看着。

    如同左护法所言,在他们进来之后,八大山庄内部势力争夺不断,便会生嫌隙。

    有的山庄早已暗中选了其他的继承人,他们这些曾经的少庄主,回去之后必然是一场争斗。

    他们都是从小被当成继承人培养的人,发现位置被取代,怕是要遭到锥心之痛了!

    萧木算是唯一清醒的那个。

    萧晋源以前就在担心这个问题,所以经常在地下城找出去途径的同时,结交其他人,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现在什么都没了。

    萧木惨然一笑。

    “右护法又出手了!”

    忽然一声惊呼。

    众人纷纷抬头。

    右护法将匕首横起,刀刃抵在剑身上。

    他的力道极重,刀刃在剑身发出道道火花。

    就在他即将临近墨无溟之际——

    咔哒。

    匕首忽然断裂。

    右护法双目微睁,显然吓到了。

    这个节骨眼断了匕首,跟自杀有什么区别?

    “本王的剑,可不是你一个破铜烂铁能乱碰的。”

    墨无溟下巴微抬,冷若冰霜的脸上覆盖着杀意,手起剑落,直接砍断他右手。

    右护法惨叫一声,迅速后退。

    鲜血撒了一地。

    “右护法!”

    武者们赶紧把他扶起来。

    右护法知道打不过,也不恋战了,低吼:“快撤!快撤!”

    武者们拉着他,明知送死,还是只能硬着头皮掩护他逃走。

    想当然。

    拦着墨无溟的武者都不出一招,便死于剑下了。

    墨无溟慢吞吞地跟着。

    到了二层。

    二层的人正准备逃走,却又顿住了。

    乖乖嘞,这是什么情况?

    “卧槽!那不是慕聆凤吗?”

    “我去,她真的把地下城给掀了?”

    “那个逃跑的人好像是地下城的,走走,咱们赶紧跟上!”

    一群人急匆匆的跟上。

    生怕迟一步,他们就走不了了。

    他们加入大部队之后,就忙追问:“兄弟?发生什么事了?”

    这要是以往。

    地下城各管生死,谁他妈跟你解释啊?

    现在不一样了,他们不需要窝在这个鬼地方生活了!

    他们可以离开了,可以回家了。

    整个心胸都开阔了。

    男人笑着回:“害!咱们走大运了,看见前面的两个大佬没有?他们把三层的武者都杀完了!”

    天晓得刚刚看到满地尸体的时候有多震撼!

    二层众人:“……”

    吓得不轻。

    说话间,已经上了一层入口。

    墨无溟将掩护右护法的最后两个武者砍了。

    右护法后退几步,跌坐在一层地上,后背带着几道剑伤,都是他来不及跑的时候,被墨无溟砍伤的。

    以墨无溟的力道,一剑就能把他砍死了。

    可他没有,每次都深可见骨,却不伤及性命。

    鲜血浸湿了后背,右护法仰着头,脸色惨白,

    没有顶部的一层,就是一个深坑。

    雨水将地面浸湿,他坐在地上,挣扎着后退,浑身裹得都是泥巴。

    狼狈不堪。

    墨无溟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战流云是你抓的吧?也是你下令拷打的吧?”

    右护法满脸冷汗,咬着牙:“果然是你劫的狱……你,你就是酒城势力的幕后人?”

    墨无溟冷眼睨着他,随意地挑起剑。

    一撇一捺。

    噗嗤!噗嗤!

    两股血喷出。

    “啊——”

    右护法双臂砍断,惨叫着倒在地上打滚。

    墨无溟眼神冰冷,“他身上骨头多处断裂,就用你身上的偿还。”

    长剑竖起,狠狠地扎进他的大腿。

    “啊啊啊!”右护法目眦尽裂,“你有种杀了我,你杀了我!啊啊啊——”

    叫嚣声又被惨叫声盖住。

    扎进大腿的长剑,缓缓地往旁边割下去。

    噗嗤!

    大腿骨头连着,肉却被狠狠割开。

    墨无溟不说话,就那么慢条斯理的把他两条腿的肉都剔掉。

    右护法疼得几乎昏厥,却又因为武者的体能,而又清醒着。

    疼持续久了,就疼的麻木了。

    墨无溟拎着剑,缓缓地下滑,落在他脚上。

    眼睛也不眨一下,就把他的两只脚给砍掉了。

    苏九手扶下巴,“肋骨还可以砸断几根。”

    墨无溟直接将紫阳剑抛出去。

    紫阳剑一个翻身,剑柄朝下,用力击中右护法肋骨。

    咔嚓、咔嚓……

    肋骨不说全断,也差不多了。

    最狠的是伤在内脏了。

    右护法喷出一口鲜血,彻底断了气。

    墨无溟收起紫阳剑,抱着苏九,往前走。

    祁绍出去,一个草字蹦出口了。

    怪不得冥王殿下喜欢九哥,他们俩简直就是绝配!

    谢忱神态自若的瞥了他一眼,“弱鸡。”

    祁绍噎了一下,没法反驳,但是又不能吃亏。

    他伸出手,就把他推了出去。

    也就两三步的距离,谢忱猝不及防被推出去,脚踩在烂肉上。

    谢忱:“……”幼稚!

    横移两步,径直离开。

    祁绍扭着头,快步跟上。

    他们俩也算是习惯了。

    但是……

    北门众人一走出门:“……”

    在一层什么恶劣的没见过,却还是被恶心到了。

    他们还算淡定,就这么走了。

    后面一群人就不一样了。

    二层打擂台杀人,却很少生食人肉了。

    三层那些人,早都忘了一层是啥样了。

    四层地牢里的人,压根没经历过一层。

    这种视觉冲击,好险没让他们把黄疸给吐出来。

    陈庆、蓝飞燕,慕聆凤三人手脚冰凉。

    萧木呆滞的看着,竟然从少主被爆头的愤怒中抽离了。

    原来他们狠起来的时候,根本不会给人一个痛快。

    一群人吐完之后,都往土坑上面走。

    上去之后,一个个就激动地跪在地上了。

    终于有时间开心了。

    “啊啊……我们出来了!出来了!”

    “我们终于能回家了……”

    “我……”

    他们昂着头,泪流满面。

    泾川森林里的天空很阴暗,可他们却仿佛是上辈子才见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