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 你喜欢我男人是吧?

    爆炎丹……她哪里有啊!

    蓝飞燕咬紧下唇,却是不敢承认,“我,我没带过来啊!丹药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会随身携带呢?”

    希望变绝望。

    致命的打击!

    武者崩溃的揪住她的手腕,低吼:“那你现在炼!你一个炼丹师想要炼丹不是随时随地的事情吗?”

    蓝飞燕焦急的辩解:“地下城没有元气,我根本没法随时携带药鼎还有药材!”

    武者们一静。

    是啊,地下城限制太大,根本无法随心所欲!

    “呵呵呵……”

    清脆的笑声,骤然传出。

    众人倏地回眸。

    少年手里悠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青色东西。

    他边走边笑吟吟的说:“炼丹师在地下城除了没有元气之外,并不受限制。炼丹师可以契约药鼎,炼丹需要的是精神力和火种,最不需要的就是元气。所以,炼丹师的丹药,一般都是随身携带的。”

    每一句话,都在戳穿蓝飞燕的谎言。

    蓝飞燕心虚之余,更多的是被拆穿的恼怒,“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你懂炼丹吗?你是炼丹师吗?”

    “不巧!”祁绍掐腰,感觉自己的戏份又来了,昂首挺胸:“我家九哥正是炼丹师,三品后期炼丹师!”

    他扯着嗓子,只恨这里没元气,不能传的太远。

    但是在场所有人却足够听见了。

    谢忱歪着身子:“那你是六品初期小辣鸡?”

    祁绍眼睛一瞪:“你闭嘴!”

    谢忱:“……”

    六品初期小辣鸡!

    彼时。

    所有人都在为祁绍那句三品后期炼丹师而震惊着!

    北门众人震惊的同时,却是了然。

    怪不得老大一出手就是修复丹,他竟是三品后期大佬!

    地下城武者们震惊之后,更多的是怀疑。

    蓝飞燕直接冷笑出声,“呵!炼丹师?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自称炼丹师了?”她抬眼,朝着一众武者保证:“只要脱离现在的险境,你们所有人我都给一颗爆炎丹!”

    武者也有一百多人呢。

    那就是一百多颗爆炎丹!

    诱惑是极大的。

    可惜,现在没有爆炎丹,谈何脱离险境?凭嘴炮吗?

    “身为炼丹师,应该知道这是什么火种吧?”

    苏九慢吞吞地抬手,指尖勾起一丝冰蓝色火焰。

    若非火焰在浮动,竟漂亮好似深海里面的冰雕!

    “火种……”

    蓝飞燕瞳孔微缩,骇然的靠在墙边。

    只要是炼丹师就没人不懂,越是偏红的火焰越是普通,越是偏冷色调的越是稀有!

    而她自己拥有的就是异火,也没有这般纯粹的冰蓝色,柴火与兽火则更加不会有这种颜色!

    不是异火,柴火,兽火,那便是本命之火!

    炼丹师最高的天赋!

    单单看她的反应,武者们心凉半截。

    若是蓝飞燕随时能带丹药,也随时能炼丹药,却在危险关头拒绝帮助他们。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她根本没有爆炎丹!

    思及此。

    众人眼底冒火,愤怒的瞪着蓝飞燕:“你居然敢骗我们?”

    蓝飞燕吓得脸色惨白,还在硬着头皮说:“我真的把丹药放在住处了,且就算我现在可以炼丹药,炼丹需要绝对安静的环境,最少也要一个时辰,你们能抵挡得住一个时辰吗!”

    最后一句质问,让人哑口无言。

    他们不得不承认,半个时辰都抵挡不住。

    “原来你们还是有聪明人的。”

    苏九眉眼轻抬,身上杀气尽显。

    武者们吓得连连后退。

    飞驹咬了咬牙,把心一横:“她没有称手的武器,我们集中力道,一起攻!”

    现在这种情况,也只能如此了。

    青龙听见这句话可就笑了。

    他娘的,居然敢瞧不起他?

    他堂堂神兽,龙鳞百坚不摧,还能败给一个冷兵器?

    干死你吖的!

    青芒乍现,龙鳞泛着光,那是属于龙的骄傲!

    可惜,他似乎忘了,他外形仍然是青蛇。

    于是乎——

    “我艹!赤焰之前拿的是条蛇啊?”

    “蛇皮发光是什么操作?头上还有肉瘤嘞?”

    “应该是一种蛇形的兵器吧?不然老大怎么能用他杀人呢!”

    听见这话的青龙有一瞬间的停滞,转瞬咬人脖子的时候,更加凶猛的。

    你们才是蛇!

    你们全家都是蛇!

    我咬死你!

    我勒死你!

    典型的怒气转移。

    一眨眼,武者死了一半。

    苏九额角滑下一排黑线:“你自己去玩蛋吧。”

    啪叽!

    青龙狠狠地被扔了出去。

    就砸在前面武者的脚下。

    青龙:喵喵喵?

    对面的武者看傻眼了。

    你们俩咋还内讧了呢?

    等他们反应过来,就拿起手中长剑,去砍青龙了。

    青龙哪里能受这个委屈。

    特么的!

    一甩尾巴,弹开长剑,咬断他脖子。

    嘎嘣脆!

    武者们:“……”

    这特么是什么品种的蛇,怎么如此凶残!

    在他们对付青龙的时候,苏九脚尖一挑,捡起一把匕首。

    那一刻,周围空气都变得停滞了。

    拿起匕首少年,化身为地狱来的使者。

    他无视对方力道,无视对方比他高大,无视对方的招式。

    挑,刺,割。

    他的匕首不是匕首,是无情索命的阎罗。

    鲜血肆意挥洒,尸体随处倒地。

    全场除了惨叫,再无其他动静。

    蓝飞燕捂嘴,害怕的顺着墙壁滑坐在地上。

    她不是不想跑,但因为归魂剑,不敢移动分毫!

    很快。

    苏九和青龙各自杀完了剩下的一半。

    飞驹浑身都是刀伤,狼狈的跪在地上,将手中长剑一扔。

    “杀我吧!”

    苏九递给谢忱一个眼神。

    谢忱上前把他绑起来了。

    北门兄弟们终于回自己声音。

    “我的天啊,一百多个武者就这么没了,我回去都能吹牛逼了。”

    “老大威武!青蛇威武!”

    “老大威武!青蛇威武!”

    ——我威不威武用得着你们说吗?

    青龙盘在地上,高冷的觑了他们一眼,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苏九扔掉匕首,扬手。

    归魂剑像是长了眼睛,拔出地面,掠至苏九手边。

    苏九拿起长剑,在地面敲了敲,余光扫向瘫软坐在地上的蓝飞燕。

    蓝飞燕顿时头皮发麻,吓得爬起来,想跑。

    结果腿太软,又跌坐回去。

    苏九已经走了过来,剑尖轻挑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

    “你喜欢我的男人是吧?”

    蓝飞燕牙床打颤,根本不不敢吱声。

    苏九笑了笑,语气挺真诚的:“你的眼光很不错,墨墨的确很出色。”

    这话落入蓝飞燕的耳中无疑是在讽刺和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