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 二战实惨

    他拎着黑鹰走进牢房,一把将他砸在了墙上。

    嘭的一声!

    力道极重!

    墙壁跟着震动,哗啦掉落一层泥土。

    黑鹰喷出一口血,肋骨断了三根,难以动弹。

    吊起来的两人目光呆滞的看向走进来的男人。

    昏暗的视线,看不清对方的容貌,却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阴森与冰冷,他一步一步走到战少身边。

    那一瞬间,连空气都凝滞了。

    墨无溟蹲下,却不敢伸手抱起二战。

    脚下的黏稠,空气里漫延的血腥味,无一不是在提醒他,二战经历过什么惨无人道的审讯!

    他深深吐了一口气,轻声:“二战……”

    战流云趴在上,只有很微弱的气息了。

    似是听见了喊声,他只见动了动,“是……冥……大么……”

    声音嘶哑的仿佛沾着血。

    气若游丝到下一秒都能断气!

    墨无溟赶紧拿出一颗修复丹,塞进他的嘴里,“别说话。”

    战流云吃进嘴里,却根本吞不进去,只能用舌尖抵出来了,“浪……费…了……”

    墨无溟没说话,只是细微的检查他身上的伤口。

    双臂骨头碎了,膝盖骨碎了,甚至连手指都砸了。

    “好…好好……真是好极了。”

    低哑而冷酷的嗓音,在夜间染了杀戮。

    再次睁开眼睛,血染的红色,带着浓浓地疯狂气息。

    撑在地上的手指蜷起,在地面留下了深深的抓痕。

    他俯身,去抱他:“本王,带你离开。”

    “别……先救……他们……”

    战流云吃力的抬起食指,指了指上面。

    吊起来的两人,心疼的直掉眼泪。

    “战少……你千万要挺住啊……”

    “我们不要紧,请您先救战少……呜呜……”

    战流云似乎说不出话了,只是摇了摇头,仿佛在说“不行,一定要救你们!”

    “战少,我们……何德何能啊……”

    “您对我们知遇之恩,我们永远无以为报……求您!快走吧!”

    两人哭的泣不成声。

    墨无溟面无表情的起身,捡起旁边刑讯的工具,将吊起两人铁链砸断了!

    而后随手一挥,火凤陡然显出本体,将两人接住,驼在背上。

    黑鹰惊恐的瞪大双眼,“神鸟……凤……凤凰?”

    忽地,一道阴影将他笼罩了。

    黑鹰抬头,就见到男人手里拎着一个锤子,冷冰冰的看着自己。

    黑鹰甚至没能来得及说话求饶的话。

    剧烈的疼痛,一下又一下,疯狂的落在身上各处。

    咔嚓、咔嚓、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已经不知道传出多少遍了。

    墨无溟冷酷的将他身上所有的硬骨头都敲碎了,朝着还剩下一口气黑影,残忍的扯了扯嘴角:“我会让整个地下城陪葬,你不算枉死。”

    语毕,最终一锤子,朝着他的脑袋落下,连续五锤子,砸的血肉模糊。

    他扔掉锤子,转身,抱起战流云,往外走。

    牢里的守门监管者被调走了,只有黑鹰,以及其他被关进牢里的人。

    一道道的惨叫,与杂碎骨头的动静,在地牢里时常能听见,也并不稀奇。

    尤其是这几天。

    墨无溟之前又是跟黑鹰一起进去的。

    当他抱着一个人,出来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跟着他后面的那头漂亮的鸟的身上。

    忽地,有人大喊:“上古神兽,凤凰,又称为朱雀……怎么出现在这里?”

    这一嗓子不得了了。

    引起所有人的猜测,这地下城背后的人实力深不可测!

    离开的墨无溟并不知道自己引起的误会。

    他抱着二战,没有再躲藏,抄近道往二层走。

    此时此刻,只有九儿能救二战了!

    换岗时至,已经有监管者起来了。

    结果,就正面与墨无溟撞见了。

    墨无溟手里抱着一个受伤到快要没气的人,后面跟着的凤凰,驮着两个受伤的人。

    就这么面无表情的从他们身边走过。

    淡定从容到众人一时之间没有没反应过来!

    谁也不敢相信,一个人能胆大包天到这个程度,劫了牢狱,还敢光明正大的走在大道上?

    直到他们去了四层的地牢:“……”

    短暂的沉默,便是一声怒吼:“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去抓啊!一定要抓到那个男人!”

    *

    虽然已是深夜。

    苏九却并没睡觉,不能修炼元气,却是可以炼丹的。

    精神力与元气不同,随时随地都可以用。

    炼丹炼到一半,耳廓微动,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

    她敛起精神力,刚想往门口走——

    砰!

    墨无溟踹开房门,大跨步走进来,脸色极其冰冷,“九儿……快救二战!”

    苏九视线很快落在他怀里的人身上。

    那衣服哪里还有原来的样子,浸满了血迹,垂下的手,似乎跟身体分开了。

    而他双腿下垂着,甚至能看见戳出皮肤的白骨!

    这是二战?

    苏九一把将桌上东西挥掉,“放这!”

    墨无溟不敢质疑,解释道:“全身多处骨头被敲碎,大臂小臂,双膝盖骨,手指骨。”他梗了下,继续道:“修复丹,他吃不进去。”

    “命可以保住,可是骨头……”

    苏九低着头,就着灯光,仔细检查他的伤口:“伤的太重了,双臂骨头粉碎,膝盖骨戳穿皮肤,不是小面积……”

    墨无溟心往下一沉,“没有别的丹药可以用吗?”

    苏九抬眼,只是道:“我的炼丹技术有限。”

    言下之意,并非没有,只是我还练不出来。

    墨无溟的心下沉的更厉害了。

    二战生性好强,若是知道自己成了废人,还不如杀了他!

    苏九抿了抿唇,语气缓了缓:“你去打点热水,不管骨头能不能修复好,伤口处理干净,对以后恢复都会有好处。”

    “嗯。”

    墨无溟出去打了一盆冷水。

    手放进水里,一阵火光漫延,便将水注沸腾了。

    他低声:“我出去等你。”

    转身就走了。

    出门之后,腹部衣服肉眼可见的变的暗了几分。

    他却像是没感觉,冷峻的走到院子里,掏出两颗修复丹,塞进凤凰背上的两人嘴里,“它会送你们回西亚找青颜。”

    两个人也是死撑着,道谢之后,眼睛一翻,晕死过去了。

    墨无溟抚了抚凤凰的脑袋,眼神极冷,“你想怎么闹就怎么闹,只要把他们俩送回西亚就好。”

    凤凰眼睛亮了亮,脑袋在他掌心蹭了蹭,“吾主放心,吾一定会将一层捅破!”

    语毕。

    翅膀挥了挥,转身往外走。

    行走的姿势,那般的霸气。

    丝毫不用怀疑,它上去的时候,会将地下城掀开一层皮!

    墨无溟摁了摁腹部,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他忍着疼,靠在走廊,静静地等待着。

    冷汗浸湿了后背。

    腹部伤口不停撕裂,鲜血也在不停往外涌。

    下摆的颜色,很快也变得更暗沉了。

    没有寒冰的缓解,他整个人犹如在火堆里焚烧,痛苦至极。

    也不知过了多久。

    一只冰凉凉的手落在他额头,耳边传来咬牙切齿地呵斥:“你这个疯子!”

    “九儿……”

    墨无溟薄唇勾起,重重地往旁边倒去。

    苏九搂住他的腰,手上全是血,气个半死!

    他刚刚出来的时候,她就察觉到不对劲了,只是二战情况太危险,便先救他了。

    修复丹融水,利用精神力驱使,喂了下去。

    虽然不能将断裂和粉碎的骨头修复好,但至少能将他内伤修复。

    内脏一旦好了,手脚骨头这些,可以慢慢地找治愈的法子!

    “蠢蛋!”

    苏九又骂了一句,却见他搂的更紧了。

    墨无溟话少,不爱表达。

    但是他对二战和青颜的感情是不一样的。

    他们俩从小跟他一起长大,走南闯北,征战四方。

    那是打小的兄弟情,恐怕都超越了亲情。

    二战变成这个样子,他必然觉得是自己的错,所以才会故意惩罚自己。

    苏九叹了一口气,一把将他拦腰抱起。

    画面瞬间就诡异了。

    瘦瘦的少年,抱着一个高大男人,进了房间。

    结伴起床尿尿的尹力和童俊:“——?”

    草!我们老大这么强悍的吗!

    这一夜。

    墨无溟睡得不踏实。

    眉心紧皱,一刻未松。

    苏九趴在他身上,轻柔着他的眉心。

    忽地,门外传来敲门声,“凤凤,起床啦,已经辰时了哦!”

    是颜醉情。

    苏九不想吵醒墨无溟。

    出门后,又将门关上,才道:“小声点。”

    颜醉情眯眯了眯眼睛:“怎么啦?你房间里藏人了?”

    刚刚走出房门的童俊/尹力:“……”

    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两人迈脚这就要走。

    咯吱——

    苏九刚关上的房门,又打开了。

    墨无溟走出来之后,抬起下巴,一副宣示主权的样子。

    颜醉情双目圆睁,“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对,你怎么会在凤凤的房间里!”

    他气得跺脚,几乎要跳起来。

    墨无溟冷睨了他一眼,走到苏九身边,直接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胳膊上,“我在我未婚妻的房间里,与你何干?”

    丢下一句话,抱着苏九,往外走去。

    苏九搂着他的脖子,适时开口,“二战的内伤修复的不错。”

    墨无溟没说话,眉心又皱了起来。

    苏九指腹落在他眉心,咂嘴:“本来就狗,再变老了,就没吸引力了。”

    墨无溟嘴角微微一抽,眉头却又缓缓地松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