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3章 人快,还是剑快

    拖得越久,他就越危险,必须得快点找到四层的入口!

    休息期间,安静的过分,

    走道里点着灯,路过的人影被拉长。

    脚步声,时快时缓,颇显诡异。

    一直穿过监管者经常活动的范围,隐约传来了对话的声音:“靠!那个家伙的嘴巴可真硬!双臂骨头敲断,膝盖骨敲碎,愣是不张嘴,真不知道他背后的人是谁,有什么能耐,让他如此衷心!”

    “这么算来,我还得谢谢左护法,要不是左护法让你把房大师给解决了,我又要被他烦着了!不就是一张丹方吗?死也不交出来……”

    “唉,能进四层的,哪个不是嘴硬的要命?要我说,黑鹰,你就该把那个人肋骨也敲断,我就不信他不张嘴!”

    “呵呵,你这方法好,明天我就去试试!”

    “行了行了,都快点睡吧,晚点还要去换岗呢。”

    一群人悉悉索索。

    很快里面声音就没了。

    墨无溟靠着窗边,将里面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最终视线停留在了那个叫黑鹰的人身上。

    就这么等了许久。

    确定他们睡着之后。

    墨无溟走进房间,将灯吹灭,啪的将门关上了。

    他的动作极快,直接跳到床上,锁住了黑鹰的喉咙。

    与此同时。

    周围传来询问。

    “谁呀?灭灯干什么?”

    “赶紧去把灯点上,黑漆嘛唔的,怪渗人的。”

    黑暗里,众人颇为不耐烦。

    黑鹰呼吸急喘,手朝着腰间摸去,不等他摸到匕首,喉咙忽然发疼,被人掐的更紧了,耳边传来低沉的警告声,“你猜是他们点灯快,还是我扭断你脖子快?”

    周围的人都在因为灯灭了叽叽喳喳。

    离们最近的人,掀开被子:“行了行了,我去点灯!”

    黑鹰双目微睁,忙怒吼一声:“点什么点!睡觉!”

    他在这些人里面,算是一个小头头。

    说话有点分量。

    是以,下床的人,又赶紧爬回来了。

    黑鹰屏住呼吸,希望其他人发现异样。

    可已经深夜,正是犯困的时候,一个个躺下就又睡着了。

    黑鹰被迫仰着头,余光后扫,房间里一点灯光都没有,他什么都看不见!

    良久,对方掐着他的脖颈,几乎将他提了起来,带出了房间。

    出房间的第一件事,就是灭灯。

    而后,掐着他,迅速去了黑暗的角落里。

    还未等黑鹰回过神,已经被人掐着提起来,摁在了墙上。

    黑鹰几乎喘不了气,扣着他的手,翻白眼,“唔……”

    就在他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脖子一松,双脚落地了。

    他压着声音,咳嗽,脸色涨红。

    男人还掐着的脖颈,只是淡淡地问:“四层入口在哪?”

    若非担心打草惊蛇,二战被藏起来。

    他真想把那房间里的人全部给杀了!

    一股被死亡笼罩的阴影,将黑鹰死死地罩住,他颤着声:“你……是谁?”

    疼痛骤然袭来,脖颈的手再次收紧。

    男人语气冰冷,“我没耐心。”

    而后,他又松了松手。

    这下黑鹰不敢再胡乱说话了,“我,我带你去,我现在就带你去……”

    他转过身,男人跟着他转身。

    黑鹰眼神闪烁,额角浮起一层薄汗,却还在想如何从这个困境里脱身。

    他带着墨无溟,两人走的极近。

    他多希望突然出现一个监管者,可深夜都在睡觉!

    只能到四层在想办法脱身了。

    如是想着,他加快了步伐,随着他加快步伐,后面的人似乎放松了警惕。

    黑鹰眼神飘忽,心里盘算着,等下进了四层,第一时间就得甩开他,利用地势,牢房……

    四层离这里并不远,都不用经过右护法的住处,完全是比开他住处建立的。

    两人顺着走道,七拐八拐,终于来到了溢出一人宽的台阶,往下延伸。

    黑鹰侧目:“这里只能单人通过。”

    墨无溟不语。

    黑鹰试着迈脚,走进通道。

    就在他想要快步往前跑,跑进四层,提醒其他人的时候——

    忽地,腰间一紧。

    弯成月牙的剑,绕过他的腰,泛着凛凛寒光。

    墨无溟眸色清冷,语气缓慢地:“你可以试着跑一下,看是你跑的快,还是本王的剑,将你拦腰斩断更快。”

    不带这么玩的!

    黑鹰脸都绿了。

    他将抬起的脚又收回来,一步一顿的往前走,生怕快半步,腰间的剑就将他拦腰斩断!

    两人就这么走到了四层。

    入口有两个监管者把守,见到他还挺惊讶的。

    尤其是他腰间挂着一把长剑的配饰,挺别致的。

    “黑管事,你这腰带挺亮眼啊!”

    “这么早过来换岗吗?”

    “哎呀,这是新来的吗?”

    墨无溟低着头,站在黑鹰身后,看上去特别低调。

    黑鹰咬了咬牙,对他们说:“今晚我值夜,你们回去休息吧!”

    他朝着两个监管者挤眼睛。

    ——我从来都没有这么干过,快点发现我被威胁了,带人来救我!

    一秒,两秒,三秒……

    “啊!多谢黑管事体恤!”

    “那我们先回去休息啦!”

    说走就走,生怕下一秒黑鹰反悔。

    黑鹰:“……”

    但愿有来生,一定杀的你断子绝孙!

    任他内心多抓狂,两个监管者已经走了。

    他僵硬的往前走,脚步还是很慢,“可以先把这个拿下来吗?”

    墨无溟淡淡地挑眉:“当然可以。”

    不等黑鹰松口气,就听见他又补了句,“把你的腰砍断,不就拿下来了。”

    黑鹰:“呃,那我还是挂在这吧,挺好看的!”

    说完,继续往里走。

    他已经确定了,这是一个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人!

    走进四层牢房的范围,光线越往里面越阴暗。

    有两个监管者负责的杂役工作,正在骂骂咧咧的轻扫牢房里的污渍。

    往里走,隐约还有点騒臭味。

    黑鹰脚步发颤,忍不住问:“阁下,您到底要找谁啊?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墨无溟看着周围的环境,几乎能想象的到二战此时悲惨的样子。

    他冷着脸,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战流云。”

    战流云?

    黑鹰后背地一僵,几不受控制的战栗了一下。

    “您,您找错地方了……他,他不在这里……”

    “是吗?”

    墨无溟淡淡的反问,拎起他后领,拖着往里走。

    经过的牢房都会看一眼,直到走到最里面那间,昏暗到看不清环境的牢房,他却一眼认出了趴在地上的狼狈身影就是二战!

    滔天的怒火,自他身上疯狂的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