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9章 大乱斗

    颜醉情哼哼唧唧的:“情情怎么了?看你们那嫌弃的表情,情情多好听啊?聆凤,那我叫你聆聆还是凤凤?”

    苏九:“……我酒刚进肚,还不想吐。“

    噗——

    诸葛红姝和皇甫云阙笑喷了。

    远远地。

    慕聆凤看着颜醉情跟苏九有说有笑的样子,心里就憋的闷疼!

    早知道他长的这么好看,金币这么多,她当时定然不会那般恶语相向!

    若非如此的话,享受这种待遇的人就是我了。

    如果不是那个冒牌货,她以慕聆凤的身份,肯定也能混的风生水起。

    有些人偏执起来,选择性失忆!

    就在慕聆凤愤恨的时候,眼睛突然一亮。

    客栈门口,迎面而来一个清冷孤傲的男人,他拥有一张锋利而具有攻击性的盛世美颜,冲击着她的感官,让她脸红心跳。

    他眯起双眼,宛若黑夜的鹰,不自觉给人压迫感。

    男人的视线扫过来之际。

    慕聆凤勾起耳边碎发,朝着对方露出一抹甜美的笑。

    然而,男人的视线并未在她身上停留,很快移开。

    最终,落在了那道白色背影身上,径直走过去。

    慕聆凤笑脸僵住了。

    只见。

    男人张开双臂,从后面就将白衣少年拥入怀中,把脸埋在他脖颈,轻轻蹭了蹭。

    “唔……好香。”

    低哑的嗓音,在耳后响起。

    “迷魂香吗?”

    苏九回头蹭了蹭,将提起的酒坛,就个搁在了桌上。

    若非他身上熟悉的气息,她这一坛子都给他脑袋开瓢了。

    墨无溟舌尖轻抵,故意在她脖子叮了一个红印。

    而两人相拥在一起的画面,直接让跟过来的人懵逼了。

    “……”

    这是什么恐怖的画面?

    慕聆疯子居然跟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活阎王是相好?

    同样懵逼的还有颜醉情,回过神来之后,就去抓墨无溟的胳膊,“你这个流氓——!”

    墨无溟掀起眼皮,眉心一皱,声音骤然冰冷:“你跟颜花犯什么关系?”

    颜花犯?

    苏九看向颜醉情的脸,脑袋里的灯泡亮了起来。

    怪不得一开始就看他眼熟!

    颜醉情像是吃了一惊,防备的:“你怎么认识那个浪荡子?”

    浪荡子?

    墨无溟把苏九抱起来,坐在她刚才的位置,往她坐在自己怀里,才道:“你这个形容,倒是贴切。”

    颜醉情看见他的动作,眼珠子差点掉出来,“你你你……”暮然,他瞥见了他腰间所挂的玄石,顿时跳脚:“好呀!你就是那个狗男人!”

    墨无溟跟着他的视线瞥了眼,故意把两块玄石合在一起,“看见了吗?一对。”

    最后两个字,咬字极重。

    颜醉情的脸都绿了。

    皇甫云阙低着头,内心在叫嚣:别怂啊!怼他啊!

    颜醉情不负所望,咬着牙:“一对也是分开的!”

    墨无溟眼底结冰,冷睨着他。

    忽然,一只微凉的手,覆盖在他的手背上,怀中人儿侧目:“你怎么突然来这了?”

    墨无溟眼底薄冰褪去,脸还臭着,硬邦邦的回:“想你。”

    苏九怀疑的眼神打量着他:“真的?”

    “九儿……”

    墨无溟压低声音,垂眸的眼神,无声指控“你怀疑我对你的情??”

    苏九同样用眼神回应“不!我没有!”

    墨无溟傲娇的哼了一声,瞥了眼旁边的皇甫云阙:“真碍眼!”

    躺着也中枪的皇甫云阙:“……”

    颜醉情,你倒是支棱起来,继续怼他啊!

    像是听见了他的祈祷,颜醉情哼哼唧唧的:“光天化日之下,男未婚女未嫁,成何体统!”

    正说着,门口传来一道惊呼。

    “冥王殿下——”

    祁绍的尖叫声传来。

    嗖的一声。

    从围在门口的人群挤了进来。

    跟在后面的北门众人眼睛一亮。

    冥王殿下?

    真的有这个人啊!

    他们赶紧扒开人群,往客栈里面走。

    彼时,祁绍进来之后,就激动地盯着自己的偶像,“您怎么来了,想九哥了对不对?嘻嘻……”

    那谄媚的样子,绝了。

    颜醉情这个刚交上的好兄弟,当下就跟他翻脸了:“你,你什么意思呀!”

    祁绍一头雾水:“……什么呀?”

    颜醉情指着墨无溟:“你帮他是不是?”

    祁绍用一种“你这不是废话吗?”的表情,看着他。

    颜醉情可就是气坏了,指着他:“你之前都是骗我的,你欺骗我感情!”

    谢忱听不下去了,驳了句:“胡扯什么?”

    祁绍伸手拦住他,“你别管,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

    嘿!

    这一拦,拦坏了!

    谢忱冷下脸,“你们的事,我的确不方便管!”

    丢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祁绍傻眼了:“我……我这……这孙子生什么气啊?该生气的不是我吗?”

    颜醉情不依不饶指着他:“我告诉你,我们之前的谈的感情,不作数!”

    祁绍也来气了:“不作数就不作数!”

    颜醉情伸手,“我在街上请你吃的烧饼,还给我!”

    祁绍肚子往前一拱:“还不起!”

    理不直气也壮。

    要说,这两人都挺单纯的,也挺傻的。

    嘴里所谓的感情指的仅仅是兄弟情而已。

    但是俩人吵的脸红脖子粗的样子,实在是很难不让人想歪。

    总之,这一番闹腾,就是大乱斗!

    吵到最后,关键人物墨无溟抱着他的九儿,悠哉的看戏。

    皇甫云阙抬手扶额:“……”

    这颜醉情的战斗力挺好,就是重点错了啊!

    他难道不是应该针对墨无溟吗?

    他跟祁绍那个一心维护墨无溟的二货吵?

    他跟祁绍能吵出个爷奶奶就见鬼了!

    乱七八糟的吵了会。

    两人都累了,又坐下来了。

    北门众人守在旁边,也听累了,总算能休息一下了。

    童俊把卖的金币,统一到了一张金卡里,递给了苏九。

    苏九让他自己收好,以后每天卖的金币都收在一起。

    童俊有点激动,“知道了老大,我会收好的!”说完,他又偷瞄了墨无溟一眼,嘿嘿直笑:“兄弟们让我跟您说,您的眼光可真好!”

    这是在夸墨无溟呢。

    墨无溟装模作样的抬起头,“你们眼光也很好。”

    童俊掩唇偷笑,往后退了几步。

    兄弟们在后面也咯咯直笑。

    客栈里的氛围,轻松又欢快。

    这让围在门口,刚来看戏的二层老人,有些恍惚。

    有那么一瞬间,他们还以为自己离开了地下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