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5章 不行就两个一起上

    这才到二层多久?

    一天,一天都没到啊!

    她怎么这么会闯祸呢!

    左护法差点把牙根给咬碎了,“找个最厉害的武者,废了她!”

    最后三个字,牙缝里挤出来的。

    二层监管者也不是都知道一层的具体情况,所以看见左护法这么动怒,还是挺惊讶的。

    想来也是,这新人太狂妄了,根本不把地下城放在眼里,活该被废!

    监管者领命离开,就去武者聚集地挑人了。

    另一边。

    苏九已经被送到店铺了。

    武者正在休息,等送死的猎物上门。

    睡眼惺忪的,就瞥见了门口走进来一个如花似玉的——小白脸!

    他坐起来,眯着眼睛,挺瞧不起的:“细胳膊细腿,我给你个选择的机会吧,省得等会挨打!”

    门外众人:“……”

    兄弟,你还是先保佑自己吧!

    二层店铺的是开放式的。

    留的几个大窗口,供外面的人看。

    苏九进门后,懒散地倚着门边,直截了当的:“打死你,还有酒喝吗?”

    众人眼梢一抽。

    张嘴就是打死人家,还要酒喝?

    这脸皮也不知道在哪里修炼的,城墙都没她厚!

    武者听见这话,脸色也很难看,“小瘪三,打花你的脸,可就不值钱了!不值钱,你就只能当肉卖了!”

    颜醉情多少有些担心,靠着门边,“小心点,如果撑不住就喊我,我帮你打。”

    武者脸一黑,阴沉的眼神看过去,“小子,我认识你,原来他是你姘头,那我可要好好招呼招呼他了!”

    颜醉情满脸怒气,指着他,“你不要脸,公报私仇!”

    武者冷嗤:“在地下城,没有公私,只有活和死!”

    多么现实的一句话。

    颜醉情气的眼睛发红,“你要是敢伤她,我以后每天来一次,每次把你打个半死!”

    不愧是聪明脸,傻缺心。

    生气的样子,特能唬人!

    武者没再硬怼,只是看向苏九的眼神,充满了冷意。

    苏九歪了歪脖子,迈脚往前走,“这里打架,有规矩吗?”

    “规矩?”

    武者讥笑了一声,“规矩就是把你打趴下!”

    苏九轻轻“哦”了一声。

    店铺里面空间挺大的,就是一个小型练武场。

    不用于练武场的限制,这里挂着兵器墙,随便挑。

    武者挑的双刃剑,阴沉的笑着,仿佛他已经把对面小子的脑袋砍下来了一样。

    苏九左右看了看,提起一把大刀。

    刀身一掌宽,长一米多,非常沉。

    刀刃透着寒光,似乎很锋利。

    苏九蜷起手指,骨节在剑敲了敲:“就这个了。”

    武者忍不住嗤笑,“烛龙刀,净重七百斤,你想用它跟我打?恐怕会累得你抬不起手,我不欺负弱者,换一把你熟悉的武器吧。”

    别看这武者嘴贱,这方面还是挺自傲的。

    苏九漫不经心的回了句:“我也不欺负弱者。”

    武者脸一下就黑了,“真是不知好歹!”

    他往后退了两步,示意苏九上前。

    苏九提着刀,在地上拖着,往外走。

    门外众人:“……”

    李侃的力道能举起一千斤,你能把他轻而易举打死,能举不起这把刀?

    你就装吧你!

    武者并不知这些,只是一脸轻蔑的表情。

    就在两人即将开打之际——

    “等一下!”

    一道吼声,嗓子差点喊破。

    众人回眸去看,满脸诧异。

    监管者气喘吁吁,后面跟着一个高大威猛的武者,从他们身边走过,进了门。

    颜醉情眉心一皱,“你们干什么?”

    没人理会他。

    监管者带着武者进去,便道:“你的对手在这里!”

    苏九刀都提起来了,又不耐烦的放了回去。

    倒不是她装,而是她归魂剑在神识里嗡嗡直叫唤,那暴躁的样子,仿佛在说“不准拿它!一股铁锈味!你是我的主人!不准碰这种破兵器!”

    苏九也是醉了。

    武者拧着眉头,不太能接受这个安排:“为什么?他是直接送到我的地盘来的,我打的过他!”

    高大威猛的武者,直接走上前,冷冷地:“不服,就跟我比一下。”

    大有“你不服,我就打服你”的架势。

    武者咬着牙,没有动弹。

    监管者走到他身边,低语:“这是左护法安排的,你必须得服从!”

    凭什么?

    武者沉着脸,不动弹。

    苏九不耐烦了:“别这么墨迹,不行就两个一起上。”

    门外众人:“……”

    你别把牛吹得太高了。

    等会摔下来,摔死你!

    虽然这么腹诽着,但是面对地下城专门派人来对付她,众人难免还是敌对地下城的。

    要知道,他们就是因为地下城才被抓来的。

    恨,这种东西,一致就同步了!

    至少在这一刻,看戏的众人,不想让慕聆凤输掉了。

    就像是自己无能,又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默默地反抗一样。

    总之,那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

    而苏九这种嚣张的话,对于两个武者来讲,就是羞辱。

    高大武者怒斥:“小小年纪,口气倒是不小!”

    苏九掀起眼皮:“口气大,咋没熏死你?”

    高大武者脸色微黑,“既然你这么想死,就成全你!”

    语毕。

    他抽出一对流星锤。

    主动靠近另一个武者,低声提醒,要留活口。

    武者愣了愣,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对方的相貌不俗,多半是还有其他用处。

    苏九刀尖抵着地面,又问了句:“打两个,打死了可以领两坛酒吗?”

    她直勾勾的看着监管者,似乎必须得有个答案。

    众人顿时无语了。

    合着她要打两个人,是为了两坛酒!

    颜醉情面颊微红,内心雀跃不已。

    她领两坛酒,肯定为了给我一坛!

    吼吼吼!开森!

    监管者额角滑下一排黑线,“两坛酒,地下城还是给得起的,你有本事先打赢再说把。”

    到底不知道一层发生的事!

    他背着手,走出门。

    又有几个监管者,闻讯而来,看戏的。

    见他出来,便追问:“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在擂台赛上杀人?”

    监管者摆了摆手,“害,就是一个叫慕聆凤的,好像是青木山庄少主吧?”

    几个监管者瞳孔一缩。

    “慕聆凤?北门老大那个?”

    “不知道呀?”

    “你个糊涂蛋,哥们平常聊天的时候你就睡觉,慕聆凤就是刚进一层就干掉北门马腊堂又杀了东门关东柱,而后又连续灭掉茂才和霍锅,这才带着一群人上了二层的那个魔鬼!”

    “……”

    监管者嘴巴张成了O形,仿佛失去了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