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你想怎么死?

    他沉不住气,没忍住又追问:“石头那边的男人是谁啊?”装模作样的讨好:“我听声音……挺好听的啊。”难听死了!

    苏九顺着他的话:“我家墨墨的声音,当然好听。”

    颜醉情心头一闷:“你很喜欢他吗?”

    苏九非常坦然的:“自然。”

    嗤!

    一箭射中膝盖。

    颜醉情咬了咬牙:“可是……你在地下城啊。”

    幸好你在地下城!

    他坏坏的想着。

    却听见旁边的人儿说:“他也在啊。”

    嗤!

    一箭射中心脏。

    颜醉情捂着胸口,一脸受伤的表情,眼神凄哀不已,像个小寡妇。

    苏九觑了他一眼,险些笑出声。

    没见过这种什么事都写在脸上的人,欺负他,实在是有意思。

    两人走了一会。

    来到了擂台赛的位置。

    擂台赛建立的场地,跟神龙学院的擂台赛极为相似。

    同样的金卡扣除制度。

    擂台上还有人在对战。

    台下私下开赌局,买擂台上谁赢,另一种赚取金币的方式。

    似乎是察觉到有生面孔靠近,那些私下开赌局的人,纷纷禁了声。

    看样子是不想带他们玩。

    也有人认出颜醉情,笑呵呵的:“哟,醉情公子呀,有没有兴趣再打一把?”

    颜醉情在这里算是个香饽饽。

    因为他艺高人大胆,喜欢喝酒,就故意输掉,跟他对战的人,往往都赢得很轻松。

    颜醉情嘁了一声,替身边的人撑腰的开口:“这是我朋友!”

    苏九:“……”大可不必。

    众人因为他的话,纷纷看向了苏九。

    眼底的惊艳自然是不用说的,甚至在两人之间来回打量,那眼神仿佛在说“哦,原来你们俩是那种关系啊!”

    也难怪他们会这么想了,毕竟在这里长的漂亮又细皮嫩肉的男人,除非你够强大,否则都逃不过被干的命运。

    苏九本不想理会,但想到这些事若是传到墨墨耳朵里,他定要闹心了。

    便冷冷地开口:“我这个人没什么爱好,就喜欢抠人眼珠子。”

    正盯着她看的众人:“……”

    这小子是不是太嚣张了?

    怕不是在一层没有经多毒打吧?

    刹那间,所有人都变了脸,阴沉沉的盯着她。

    这时,就听见旁边传来一道痴迷的声音:“你抠人眼珠子的时候,肯定特别潇洒!”

    众人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

    偏偏他们对颜醉情有些忌惮,毕竟一个天天故意输擂台赛去跟地下城武者对打,还逢打必赢的人,肯定不是好惹的!

    “啊!老胡!你不能输啊!我买了你三千金币,你输了我怎么办啊!打他啊——”

    激烈的喊声骤然传来。

    众人注意力被转移,纷纷看向擂台。

    “草!癞蛤蟆干掉老胡,干掉他!老子买你五千金币,你赢了我赏你一千金币啊!”

    “老胡一定要稳住,你赢了我给你两千金币!”

    “癞蛤蟆我给你三千!”

    “干你娘的,故意的是吧?”

    “老子有金币,穷逼闭嘴!”

    好家伙。

    画风一转,台上还未分出胜负,台下的险些干起来。

    嘭咚!

    一声闷响。

    有人被踹下了擂台。

    监管者跳上擂台:“比赛结束!挑战方胜!”

    按照规则,败者金卡被吞,成为挑战方筹码,被扭送去店铺,与地下城武者对战。

    “哎哟!老胡,你怎么不再撑一下啊,就差一点点,他刚刚一只脚都在外面了……”

    男人跺脚,唉声叹气。

    败者鼻青眼肿,浑身是伤,都没多少意识了。

    这样的送去跟地下城武者对战,九成九是成为地下城筹码了。

    人性的冷漠是没有底线的。

    输钱的人都冷眼旁观,嘴里骂骂咧咧。

    很快,又有人上了擂台,下面的赌局也再次开始。

    周而复始的日子,也是让他们变得冷漠的最大原因。

    习惯了死亡,习惯了分别,只要自己活着就行了。

    苏九眼皮跳了跳,眼底浮起一片血红,眉宇之间的戾气,有些压制不住。

    她闭上眼,缓缓地吐了一口气,将内心深处的共鸣,狠狠地压了下去。

    这种环境真是无时无刻不再帮她回忆过去。

    偏偏有人不识趣的问了句:“那边新来的吧?要不要上擂台玩玩呀?”

    苏九没吱声,还在克制着。

    颜醉情不明就里,想起她在客栈打人的模样,顿时撺掇:“聆凤,你上去打呗,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苏九长睫轻颤,缓缓地掀起眼皮。

    满布血丝的眼神,带着凛然的杀戮。

    让人心惊肉跳。

    颜醉情这才发现她不对劲,“你,你怎么了?”

    却见。

    身旁的人儿,慢吞吞地往前走,低哑的:“玩玩……就玩玩呗。”

    缓慢的语气,带着些许病态。

    颜醉情听得头皮一麻。

    她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

    金卡插进擂台卡槽。

    少年步伐轻慢的往台上走。

    他眉眼极美,殷红的唇好似点了胭脂,身着一袭白衣,抹额系在后面,随风微微拂动,如谪仙般飘逸。

    众人被美色迷了眼。

    若非对方一马平川,还有喉结,他们当真会以为这是的女子!

    台上站着的毕和面色沉吟。

    说来也巧,他先前被打朱连是同桌,自然就认出了苏九。

    毕和眯着眼睛,并没有轻敌。

    对方之前对付朱连,动作迅速,狠又准,必然是个练家子!

    苏九不认识他,只是冷淡的问:“你想怎么死?”

    卧槽?

    你他娘会不会太狂妄了?

    张嘴就问人家要怎么死?

    众人都被气笑了。

    颜醉情却木着脸,知道她不是开玩笑。

    毕和也知道他不是开玩笑的。

    他神经绷紧,冷声警告:“擂台赛不允许杀人,否则,你一样会成为我的筹码,去跟地下城的武者对战!”

    “呵呵呵……”

    少年忽地发出轻笑,清冷的眼眸,绽放着恶劣的光:“那我只好……把地下城的武者也杀了!”

    那般随意的语气,仿佛只是动动手指的小事。

    毕和后脊一凉:“你,你别乱来啊!”

    台下众人见状,顿时露出嗤笑:“毕和!你什么情况?一个新人也值得如此忌惮吗?”

    毕和不会死要面子,故意激他:“你那么牛逼,你上来跟他打啊?别在下面逞能!”

    台下人就这么被套路了,啐了一口:“去就去,我会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