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5章 二战去处

    蓝飞燕:“你的意思是……”

    萧晋源这个人挺龌龊的,给蓝飞燕出的主意,自然不是什么好主意。

    蓝飞燕却听得心跳加速,面颊泛红,“真的可以吗?”

    萧晋源垂下眼睑,慢吞吞地:“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反正你都把他的未婚妻给除了。没男人不喜欢温柔乡的,尤其是你这么美丽的女人。”

    蓝飞燕撩起头发,放在耳后,露出娇嗔的笑:“萧哥哥嘴巴抹了蜜了吧?”

    萧晋源露出斯文的笑容,“这是实话。”

    实话才动听啊。

    蓝飞燕绞着手指,抿着唇,已然在心里勾勒蓝图了。

    身为炼丹师,她在外界有一定的地位。

    八大山庄提起蓝飞燕,那都是竖起拇指赞叹的。

    她不信,自己还比不过一个死在一层烂泥里被人糟蹋的贱人?

    如是想着,门口却走过来一个监管者。

    对方似乎很着急,连规矩都没管,直接进了店里。

    蓝飞燕柳眉一皱,直觉不好:“怎么了?”

    监管者脸色很难看,“计划被破坏了,一层来了个特别厉害的女人,就是你们八大山庄的慕聆凤!在一层闹出了腥风血雨,我派去的武者全死了,四门老大全部死在她手里!是个狠角色!”

    “什么?”

    蓝飞燕大吃一惊。

    萧晋源也是满脸愕然。

    慕聆凤他们是知道的,八大山庄的人互相都知道对方的底细,但是他们从来不知道慕聆凤竟然如此彪悍?

    监管者又道:“反正事情挺复杂的,慕聆凤的人杀了南门和西门的所有人,又带着一百多手下去了二层,同时去的!苏九这个人你们恐怕是找不到了,那么混乱,可能也死了。”

    蓝飞燕沉默着掏出丹药。

    在地下城托人办事,就算没办成,也得给。

    监管者拿着丹药美滋滋的走了。

    蓝飞燕却满脸的阴郁:“可能死了,也有可能没死!”

    萧晋源挺赞同这句话。

    蓝飞燕沉吟片刻,坚定的:“既然不确定,那我就先跟墨无溟生米煮成熟饭。”

    她起身,回到房里,就开始炼某丹药了。

    萧晋源眼底掠过得逞的笑。

    他拿不住墨无溟,但是能拿住蓝飞燕。

    只要她成功跟墨无溟搞上,他就能有机会控制墨无溟。

    少倾,他抬手,召来下属,“萧木,去买通监管者,到二层找苏九……不,她有可能不叫苏九,找一个漂亮的女人。”

    既然墨无溟那么笃定他的未婚妻可以来三层,就说明对方有过人之处,万一她从一开始就没用真名呢?或者墨无溟透露的名字,压根就是假的呢?

    萧木是萧晋源的近身侍卫,元气和武力双修之体,与萧晋源同时被抓,也算是萧晋源运气好了。

    若非如此,他也不能安然的下到三层。

    萧木得令之后,速速离去。

    萧晋源端着茶杯,心情不错的品起茶,对于离开地下城,仿佛已经打开了一扇门。

    并不知道这一切的墨无溟,此时立在三层尽头的角落里。

    他单手负背,冷冷地望着这道墙壁,若有所思。

    原来打算找到二战,就把这里给掀了。

    结果二战毫无踪迹,不知是从未来过,还是出事了。

    墨无溟薄唇紧抿成一条线,心头微微有些发沉。

    “墨少,您在这作甚?”

    一道小心翼翼的询问。

    是一个监管者靠近他,半弯着腰,特别的恭敬。

    他之所以认识墨无溟完全是因为墨无溟曾经给过他一脚,差点把他踹的见阎王爷。

    墨无溟没说话,余光扫了过去。

    监管者打了个寒颤,后退了几步,却又没敢离开,似乎在守着这面墙壁。

    墨无溟若无其事的收回视线,又继续看了一会,呢喃着:“如果要加入地下城,需要找谁?”

    “啊?”

    监管者没想到他会问这个话,顿时有些懵逼,“你要加入地下城?”

    墨无溟再次丢给他一个充满压迫感的眼神,让他瑟缩了一下,“这个我要去问问……”

    “那你还不去?”

    墨无溟冷冰冰的声音,就像是冰锥,捅在心尖上,又冷又疼。

    监管者冒着冷汗,赶紧转身,去回禀情况了。

    全权管理三层的人不是左护法,而是右护法。

    听闻这件事之后,颇感兴趣的挑了挑眉,“哦?还有这等事?什么身份啊?”

    “呃……好像是西亚新崛起的一股势力。”

    这是监管者听三层其他的人说的。

    右护法手扶下巴,并未给答案,而是问:“西亚抓来的那个叫什么战的,关在哪里了?”

    后面走过来一个隐藏在暗处的男人,“安排在四层地牢了。”

    右护法略微点头,“他还没有供出背后的人吗?”

    “不曾。”

    “呵,倒是个硬骨头,既然他骨头硬,就再敲碎两块。”

    “是!”

    男人隐于暗处,消失无踪。

    监管者低着头,冷汗浸湿了后背,让他有些发抖。

    右护法瞥了他一眼,“害怕啊?”

    监管者使劲摇了摇头。

    右护法嗤笑了一声,丢给他一个令牌,“既然他那么想加入,你就先带着他当监管者吧。”

    监管者颤巍巍的捡起令牌,双腿发抖的离开了。

    墨无溟睨着他递过来的令牌,伸手接过,指腹摩挲着上面的字,“前辈,你要多带带后辈。”

    监管者:“……”我不敢。

    “行了,走吧。”

    墨无溟冷漠地将腰牌塞在腰间,轻轻掸了掸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

    监管者忙上前,“其实也没什么难……”

    墨无溟又不是真想学,“你刚刚问的谁?”

    掀翻地下城简单,但是他得先找到二战。

    监管者对墨无溟犯怵,他一问,他就答了:“是专门管三层的右护法!”

    墨无溟轻轻“哦?”了一声,状似无意的:“我们地下城只有三层吗?”

    监管者偷偷看了他一眼,见他神色如常,便道:“我以前也以为只有三层,不过刚刚听右护法说还有四层地牢!”

    果然……

    墨无溟眼底掠过浅碎的暗光,背在身后的手,轻轻摩挲,染着寒意。

    他问:“我怎么没看到有去四层的通道?”

    监管者自己也没见过,便以为是闲聊,对他说:“哎呀,右护法他这个人很谨慎,多疑!特别受盟主重用!做什么都滴水不漏……他收下你,我还奇怪嘞!估计是为了新势力吧?”

    所以,他也不知道入口?

    墨无溟面无表情的加快步伐,对他后面的废话没兴趣。

    监管者:“……”我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