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2章 她和他!不要!

    在地下城卖水果?

    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众人虽然难以置信,却也深受口腹之欲的困扰。

    来到地下城之后,饿极了生肉都吃,嘴里都快淡出鸟了!

    水果……水果……

    在挣扎之中,还是有不少人闻声往北门去了。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担心这只是北门耍的心眼,想把他们骗过去,抢金卡!

    很多人都选择了观望。

    相较于这些人。

    茂才、霍锅、关东柱他们三个,就是满满贪念了。

    卖苹果赚金币,这是多么一劳永逸的法子?

    如果他们把水果渠道搞到手,那他们还用得着守在这门口吗?

    到时候金币大把的赚,水果成堆的吃,他们就真的是土皇帝了!

    三人不在一起,却不谋而合,都打了歪主意。

    北门水果生意越来越好。

    尤其是去过的顾客,见他们规规矩矩的收金币,一点也不玩赖。

    卖家与消费者的信任,就这么建立起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

    二层和三层的监管者听说这个邪门的消息,纷纷闻讯而来。

    天道盟的地下城,建立两年,从一年多之前开始抓人。

    来到地下城的人,只能拼命的找筹码赌钱,然后忍着恶心吃下那些死掉的筹码。

    丑陋而挣扎的活着。

    无一例外!

    二层和三层的两个监管者从北门上来了。

    还没从门口出来,先闻到了各种水果的香味。

    等到两人走出门口:“……”

    “葡萄还剩下两串,大减价,三千五都拿去!”

    “这里梨子水分大,你吃一个,一顿饭都省了……”

    “老癞头,这玩意叫粑粑柑,你看,撕开外皮,里面的果肉都是一粒一粒的!你吃完肉,放在嘴里一点点就可以刷刷味道,又水润又甜!”

    二层监管者:“……”

    三层监管者:“……”

    这哪是地下赌场,根本就是水果市场!

    两人僵硬的下台阶,看向旁边的监管者。

    “你们俩都不管的吗?这么嚣张……卖水果,赚金币?”

    “他们晶石从哪里来的?是不是你们俩给的?”

    两个守门的监管者朝着他们翻了个白眼。

    “咱们俩还没有搞出几十个和金卡同属性的晶石的才能!”

    “要是有这才能,我们能在这暗无天日地方看守?”

    ——这他妈他见鬼了?

    两人对视一眼,“跟左护法说了吗?”

    一层监管者:“你们都知道了,左护法早晚不得知道吗?”

    两人顿时无言。

    眼前这热闹的画面,让他们想起了城里的菜市场!

    就在一层热热闹闹的时候,地下城的黑衣人,又在泾川森林等到一群人。

    风尘仆仆的经商队伍,他们走进泾川森林范围的时候,特别谨慎。

    诸葛红姝歪着头,左右看了看:“皇甫哥哥,这里的环境跟幽灵谷好像啊。”

    “嗯。”皇甫云阙略作点头,抓住她的手腕,压低声:“前面的队伍好像十分紧张,我们小心点。”

    闻言,诸葛红姝立马跟玄武龟打了招呼,万一等下有事,早做防范。

    这时,就听见玄武龟在神识里惊讶的,“咦,这附近有神兽的气息……”

    神兽与神兽之间的感应,直白又清晰。

    诸葛红姝微微一愣,“你感觉得到是什么神兽吗?”

    玄武龟微微摇头,“我是半个玄武,无法准确的分辨出来。”

    诸葛红姝红唇轻抿,眼底陷入了沉思。

    神兽血脉继承人遭人恶意针对,那这个神兽是否有继承人,又是否出事了呢?

    正在担忧着。

    黑衣人悉数冲出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黑衣人很明显都是武者,各个手持武器。

    皇甫云阙跟诸葛红姝都接触过武者,毕竟金銮殿就是为了那些武者而建的!

    所以两人从对方的行为举止,便看出了对方的来历。

    两人跟在队伍最后面,不动声色的后退。

    哗啦!

    一道水墙落地,出现一群黑衣人,拦住退路。

    皇甫云阙心下一惊,自觉的护在诸葛红姝身前:“阁下是什么人?抢劫吗?”

    听见这话,黑衣人笑出了声,“哈哈哈……我们抢人!”

    说完,招招手,就要动手。

    诸葛红姝连忙举手:“等等!”她吐了一口气,扭头:“皇甫哥哥,我们跟他们一起去!”

    不论如何,她有神兽作保,即便遇到危险,也是可以自保的!

    然而,当她这句话说完之后,黑衣人脸上的笑容僵住,沉下脸:“什么地方你说去就去?你算老几啊?”

    呃……

    诸葛红姝愣怔的,“不是你要抓我们去的吗?”

    谁知,黑衣人急的瞪眼:“我说我抢人,没说要你主动跟我走!她和他!不要!”他一挥手,朝着旁边人下令:“其他人,全部带走!”

    说完,他转身,嘴里还在嘀咕:“什么东西,一个一个的把地下城当成你家了?还跟我们一起去!嘁!”

    诸葛红姝:“……”

    皇甫云阙:“……”

    神经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