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7章 他修为高!欺负我!

    霍锋和秦楚瞳孔一缩。

    “赫连聿!”

    “快躲开——”

    赫连聿长剑撑地,后背挺得笔直,面色有些泛白。

    他哪能不知道承受这个威压的后果,但是他实在是没有力气抵抗了,全身骨头都在疼。

    元气不足,经脉却在扩展,这要是合适的时机,恐怕还能升级咧。

    可惜了……

    赫连聿一脸苦笑。

    “少爷!”

    赫连家的护卫大喊着冲上去。

    反正都是死,战死,比吓死的强!

    众人受到鼓舞,群起而上。

    “不准伤害赫连少爷!”

    “跟你拼了——”

    第五怀雄冷嗤一声,“不自量力!”

    就见他一甩袖,强悍的威压,直接将冲过来的人群掀翻在地,随后再次朝着赫连聿袭去。

    丝毫不受影响。

    赫连聿摇摇欲坠,倒是不害怕,就是觉得丢人。

    什么都没混出来,就把命交在这里了,要是被那丫头知道,不得瞧不起他吗?

    唉……

    愁的很。

    威压袭近,狂风吹起他长发,轻轻飘扬。

    那一刻,所有人都认为他死定了。

    包括赫连聿自己。

    却听见:“嗤——”

    一抹白影,划破风声而来,挡在了他的面前。

    逼近脸庞的威压,瞬间消失,风也停息了。

    赫连聿眉心微微一跳,尤其是看见对方后脑勺的抹额,他心虚的吞了吞口水,“九…九…”

    苏九冷声打断了他:“闭嘴。”

    霍锋和秦楚脚下一软,跌坐在地上,方才惊觉身上的威压不见了!

    卧槽,这是大佬吗?

    两人惊疑的看向赫连聿前面的少年。

    对方手里拿着一个被威压冲破的折扇,像是没事人一样,啪的收起来,攥着手心:“第五家主,我没认错人吧?”

    尽管只能看见侧面,依然掩饰不住对方出色的容貌!

    第五怀雄知道有人来,却不知道对方竟然能抵挡得住他的威压!

    他眯起阴鸷的眼睛,抬着下巴:“擅闯第五家,好大的胆子!”

    依然是高高在上,唯吾独尊的架势。

    可要比唯我独尊,谁能比的过苏九?

    只见,少年抱拳颔首:“多谢夸奖,不过老子来第五家不是来接受表扬的,是来给你送东西的!”

    语毕,将折往上,扬了扬。

    一改之前的礼貌画风,变得又狂又傲。

    “……”

    众人目瞪口呆。

    偷看的行人也呆若木鸡。

    这人怕不是吃了牛逼果吧?

    然而,他们没想到,更牛逼的还在后面!

    随着少年折扇扬起,两个人将架子上盖着白布‘尸体’抬了过来,少年用折扇挑起白布,微笑着,抬下巴:“喏,我给你送儿子呢。”

    白布下面的第五瀛,脸上到处都是伤,狼狈不堪,微微起伏的胸膛,可以看出他还活着,但是伤得很重!

    第五怀雄心里有所猜想,但是真正看到自己培养的继承人这么惨,还是愤怒了。

    “尔等放肆!”

    他抬手一指,怒火滔天。

    强悍的威压,铺天盖地袭向对面。、

    鉴于前车之鉴,霍锋和秦楚以及他们的手下都屏住了呼吸。

    唯有赫连聿以及赫连家的护卫没有任何动作,那是一种绝对的信任。

    苏九红唇掀起,笑容不达眼底。

    她没说话,将元尊的威压释放出来。

    双方威压碰撞的之际,第五怀雄眼皮跳了跳。

    二阶元尊,怪不得瀛儿会败在他的手中!

    短暂碰撞,胜负未分。

    第五怀雄盯着苏九,眼底透着阴毒。

    苏九略微挑眉,像是故意挑衅一般说:“唉,第五家主教子无方,任由您的儿子带着护卫来金銮殿瞎闹腾,本尊实在是无奈,只能为了自保而动手。”

    这话绝对是气人的。

    就第五瀛身上的伤,怎么也不是对方自保而打的!

    苏九却像是嫌不够气人,一边转身,一边道:“哦,对了,为了自保,本尊被迫杀了你们第五家五百多个护卫……”

    她抓住赫连聿的手腕,凝视着贯穿的伤口,眼神冷冰至极。

    “他干的?”

    语气问的很轻。

    妹妹在关心我!

    赫连聿鼻子发酸,恬不知耻的告状:“嗯嗯,他修为高,欺负我!”

    霍锋:“……”

    秦楚:“……”

    鸡皮疙瘩掉一地!

    此时的第五怀雄,气得脸色发黑。

    他不在乎第五瀛是死是活,但是在乎第五家的脸被人踩在脚底下。

    因为心意相通,直接在神识里给梼杌下令。

    一向好战的梼杌,忽然像是卡壳了,一时之间没动弹。

    第五怀雄侧目,神识里追问:“怎么回事?”

    梼杌警惕的盯着苏九身侧的两个年轻男子,“是凶兽的气息……”

    第五怀雄微微一愣,“什么?”

    梼杌:“两只,混沌和穷奇!”

    第五怀雄:“……”

    气氛突然尴尬。

    梼杌挺奇怪的,“天尊不是设计穷奇把混沌锁住了吗?他们俩怎么会同时出现在一伙人的身边?”

    这俩个最难缠,一个贪吃,一个贪人恶念。

    难搞的要命,怎么会愿意跟人类契约?

    他思忖着,“或许,我可以试试,混沌和穷奇是最无法跟人类相处的凶兽!”

    第五怀雄对谁都保持警惕与怀疑,偏偏相信梼杌,因为他是永远不会背叛他的!

    梼杌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喊:“混沌,穷奇,你们出来!”

    混沌:“……”

    穷奇:“……”

    脑袋有坑?

    两只趴在灵兽空间,通过主人的眼睛,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梼杌也不着急,慢慢的钓鱼,“堂堂凶兽,居然与人类契约,真是丢人!”

    混沌:“……”

    穷奇:“……”

    两只互相刺激过,现在免疫了。

    梼杌转着眼珠,下了一剂猛药:“你们知道当初自己为何会被困在神武大陆吗?”

    苏九抱着胳膊,折扇抵着下巴,兴致勃勃的。

    见她感兴趣,祁绍和谢忱把两只凶兽给放出来了。

    强行的,毫无征兆的。

    混沌趴在地上,六只脚跟劈腿似的,翅膀也耷拉着,没有形象。

    穷奇脸朝上,背上的硬毛撑着地,四脚朝天,什么隐私都没了!

    画面停滞了两秒。

    混沌倏地起身:“你个大傻叉,你要死啊——”

    穷奇则快速翻身:“你个虎逼,信不信老子把你扒光给人看?”

    祁绍和谢忱站的笔直,就是一副天大地大我们俩没长耳朵的样子。

    两只凶兽气得要命,又不能打他们俩,只能把火气撒到梼杌的身上。

    “你倒是给老子说说,老子为什么被困在神武大陆!”

    “说不出来,老子把你腿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