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 屠魔堂无意参与战争!

    *

    屠魔堂的大堂主和二堂主带领着舵主及得力弟子,撕破空间率先来到恐龙城,丝毫不知自己到来引起的风波。

    他们初来乍到,也不认识哪跟哪,最后还是找了家客栈询问情况。

    巧了,这个客栈是大乘客栈。

    一听见对方问的是金銮殿方向,店小二就愣住了。

    这大晚上的,掌柜刚走,就来了这么一群疑似敌人的队伍。

    店小二有些心慌,撑着胆子问:“客官这大晚上的不住店吗?金銮殿附近可没有客栈啊!”

    屠魔堂弟子面色一沉,“哪那么多废话?问你金銮殿在哪,直说便是!”

    店小二紧张的擦了擦冷汗,“金銮殿……”

    “金銮殿就在以前的城主府。”

    突兀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大堂主和二堂主回头,就见四个护卫迎过来,礼貌地颔首:“我等乃是魔龙城第五家的护卫,不知两位尊上从何处来?”

    大堂主和二堂主相视一眼。

    二堂主冷淡地道:“屠魔堂堂主。”

    护卫们顿时心下一松。

    原来是屠魔堂的,那跟金銮殿应该没有多大的关系吧?

    这些护卫都是今天新来的,完全不知道五堂主之前在大乘客栈的事。

    心下欣喜的同时,诚恳的弯腰:“两位想必也是因为恐龙城金銮殿而来,我家少爷已经带领了几百名护卫赶去金銮殿了,若是两位不嫌弃的话,我等愿意带路!”

    大堂主和二堂主略微皱眉,却没有动弹。

    护卫见状,连忙解释:“两位堂主莫要误会,金銮殿诡计多端,我家少爷感觉到有人撕破空间而来,特地让我等过来邀请您的!”

    大堂主和二堂主眼底掠过一丝了然。

    原来是第五瀛发现他们撕破空间而来,不放心,特地让人来查看的!

    两人冷笑了一声,倒是没拒绝。

    “既然如此,便走吧。”

    他们俩起身,屠魔堂的舵主及得力弟子都跟上了。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了。

    店小二脸都白了,慌慌张张的往后院跑:“掌柜掌柜……出事了出事……”

    他敲开掌柜的房门。

    掌柜洗好脚,端着洗脚水出来,“慌什么慌?”

    店小二紧张的都结巴了:“刚……刚…刚来了好多人,是什么屠…屠魔堂的,现在跟第五家的护卫会合,去攻打……打金銮殿了!”

    哗啦——

    掌柜把洗脚水泼在外面,单手掐腰,牛气轰轰:“怕啥子?上次我差点被掐死,独孤家护卫不就被咱们尊主给灭绝了吗?他们敢去招惹金銮殿,洗干净脖子等着咱们尊主砍吧!”他说着,扬了扬洗脚盆:“去前面看店去,这点小事,瞧把你吓得,没出息!”

    店小二:“……”

    #掌柜飘了怎么办?#

    *

    横在金銮殿门外的大道上,站满了第五家的护卫。

    第五瀛双手负背,冷着脸,盯着对面的灼华。

    灼华则是嘴角带着浅笑,跟看戏的旁观者一样,轻松的很。

    双方的僵持,随着第三方屠魔堂的出现而打破。

    第五瀛认出大堂主和二堂主之后,眉心狂跳了一下。

    阴鸷的眼神,落在护卫身上。

    由于还未搞清楚屠魔堂的来意,他忍住了捅死护卫的心思,带着家主的威严,微笑颔首:“两位堂主,早有耳闻!久仰久仰!”

    伸手不打笑脸人。

    屠魔堂跟第五家也没有恩怨。

    大堂主跟二堂主颔首回应。

    两人左右看了看,虽然心里早就有了底,看见这么多人来围攻金銮殿,还是颇感惊讶的。

    第五瀛眼神微闪,试探道:“金銮殿这股新起势力,已经危害到了我四龙一虫的地位,屠魔堂来这,想必也是因此吧?”

    大堂主神色淡漠的点头:“自然。”

    第五瀛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却还是不放心,“怎么只有两位前来,其余的三位堂主呢?”

    他记得屠魔堂少主与三堂主都在恐龙城,但是这几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却不曾见到对方出现,再加上五堂主与四堂主与金銮殿扯上关系,他不得不警惕!

    二堂主余光扫去,挺不屑的:“区区金銮殿,还轮不到我们屠魔堂倾巢而出。”

    这句话还是说的通的。

    至少第五瀛没有接触金銮殿之前,也认为这么一个破地方,不足为惧。

    他稍微放心,“既然如此,屠魔堂便是与我第五家是一条战线的了?”

    大堂主和二堂主对视一眼,没有吱声。

    毕竟他们不知道这金銮殿到底是不是苏九的,这万一是的话,他们这答应不就是作大死了吗?

    跟苏九为敌,家主那里怎么交代?

    两人抿了抿唇,默契的后退。

    第五瀛:“——?”

    二堂主抬头:“第五少爷放心,我屠魔堂无意参与战争!”

    除非金銮殿背后是苏九。

    二堂主在心里默默地补了一句,又保证道:“我们屠魔堂向来不参与四龙一虫的势力纷争,无论第五少爷与金銮殿的结果如何,我们都不会干涉!”

    众人面色一黑。

    草!

    这屠魔堂跟酒城的人组队商量好的吗?

    第五瀛脸也黑了,皮笑肉不笑的:“这番话,酒城的人刚说过,本少该如何相信你们呢?”

    大堂主和二堂主愣了愣。

    没想到还有人能脱出势力纷争之外,淡定的看戏。

    灼华手掩红唇,忍不住笑道:“呵呵呵……抱歉,我们酒城不爱跟人打架,就爱看戏。”

    众人:“……”

    扯你尼玛呢?

    谁不知道你们酒城冥王当初横扫一虫势力,那凶残的手段,有幸见过的人,都想自挖双目!

    还不爱打架,要点脸吧!

    陈鳌不自在的揉了揉鼻尖,“那什么,你们还打不打了呀?不会就因为我们在这,你们就不敢打了吧?”

    在这种情况下,激将法是没用的。

    第五瀛不想全军覆没,他盯着一百来的人的元皇,心里很烦躁。

    元尊是可以碾压元皇,但是元皇太多,威压能覆盖的地方有限,若是他们选择远程攻击的话,他也是分身乏术啊。

    “好,我就把话摊开了说,我们四龙家族对付金銮殿,我相信屠魔堂不会插手,但是我不信酒城!”第五瀛阴冷的眼神看向灼华,“大家既然知道灼华的身份,就知道我与她的恩怨,生死之仇不共戴天,她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攻击我的机会!”

    “噗……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灼华轻笑着,表情逐渐变的冰冷。

    她为何来恐龙城,就是因为她现在有了反击的能力,而不是只能狼狈的逃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