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7章 就这?

    “呵!”第五瀛目光阴森,丝毫不掩饰杀意:“怪不得能从二十个元皇手底下逃走,原来是攀上了酒城城主!”

    灼华看着他,眼底只有冷意,声音很淡:“这些都得多谢第五少爷,不然我也没有那么幸运成为一方城主,受到主公的重用。”

    第五瀛忽地移开视线:“早知如此,我就该亲手杀了你。”

    很平淡的一句话,透着他的残暴。

    众人面面相觑。

    虽然大家族手足相残的很多,但是像这种在明面上的几乎没有!

    从另一方面也说明了第五家的人,薄情寡淡,只有利益,没有亲情!

    第五云栖半天才缓过神,看向灼华的眼神,既羡慕又嫉妒。

    如果当时反出第五家的是她,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想法,灼华抬眼看去:“不会,因为你贪生怕死!”

    第五云栖脸上血色尽褪,再次后退半步。

    第五瀛侧目,“没用的东西!”

    第五云栖低着头,心尖发颤,一开始的气焰彻底没了。

    第五瀛冷嗤一声,看向灼华:“你来这里,不过也是为了金銮殿,不管以前恩怨如何,起码我们现在的目标是一致的!”

    第五瀛虽然残暴不仁,但是脑子还是有的。

    可是他并不知道,灼华来这跟金銮殿完全无关。

    只见,灼华微笑着抬抬下巴,“第五少爷请便?”

    第五瀛眯起眼睛,“你什么意思?”

    灼华两手一摊,耸了耸肩。

    陈鳌笑眯眯得开口:“第五少爷请你们放心对付金銮殿,我们酒城无意参与,只是来看戏的,不要把我们当成一回事!”

    南江城主心领神会的:“对对对,你放心,等你们跟金銮殿打完,我们肯定不会乘人之危的!”

    此地无银三百两!

    众人的脸都黑了。

    这他妈不是无赖吗?

    摆明了黄雀在后,想要捡漏呢!

    第五瀛眯了眯眼睛,旋即露出冷笑:“云栖,带人去查看金銮殿的情况,确定之后从空中攻击!”

    他往前一步,面朝着灼华。

    众人顿时了然。

    元尊等级拦住这些元皇等级,小菜一滴!

    然而,第五云栖准备带人上前的时候——

    空气再次一阵扭曲,空间被撕破,传来巨大的动静。

    众人感觉到了波动,脸颊不由抽了抽。

    “第五少爷……这次有多少人?”

    第五瀛的脸都绿了,“全部元皇,不低于五十人。”

    众人:“……”

    今晚是什么好日子?

    元皇都是成批的来?

    金銮殿还打不打了?

    陈鳌歪着头,靠近灼华:“你想怎么着,我们都配合。”

    南江城主也伸头,附和:“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冲上去就干!”

    听见这两道撑腰的声音,灼华看了他们一眼,“嗯。”

    两人站回原位,都扬着下巴,做出特别有威严的姿态。

    见状,灼华心里颇有感触。

    一起奋斗出来的兄弟,就算心底瞧不起女人,在出事的时候,还是站在她身后的。

    当然,这并不能抹灭他们瞧不起女人,同样也不能抹灭他们讲义气。

    这是一个矛盾体,却又那么和谐。

    由于再一次来路不明的元皇,对付金銮殿的决定,再度延迟。

    彼时,金銮殿。

    曹铁和孙端把打的鼻青眼肿的姜淮带到了祁绍和谢忱面前。

    祁绍歪着头,不明所以:“切磋也不用打这么狠吧?爹妈都快不认识了。”

    曹铁连忙解释:“他不是金銮殿的猎手,他说……他是来通风……报信的……”

    后面三个字,特别没底气。

    祁绍:“……牛逼。”

    孙端赶紧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反正他们还挺无辜的。

    听完之后,祁绍非但没怪他们,反而略作点头:“打得好!居然敢瞧不起金銮殿!”

    谢忱捏了捏眉心:“不是说通风报信的吗?还能开口吗?”

    “这有啥不能开口的?”

    祁绍端起凉茶,直接泼在他脸上。

    姜淮眼睛肿成了一条缝,茶水顺着脸往下流。

    他气喘吁吁的,满脸怒意:“……我没晕倒,我是来报信的,我有要事找金銮殿尊主禀报!”

    祁绍没搭理他,回头朝着谢忱挑眉:“看?管用吧?”

    姜淮头痛欲裂的低吼道:“我没晕!”

    祁绍眼梢一斜,攥拳,哈了一口气。

    砰!

    一拳头捣出去。

    姜淮眼前一黑,噗通倒地。

    祁绍:“这下晕了吧?”

    曹铁:“……”

    孙端:“……”

    这操作真騒!

    祁绍端起谢忱的茶杯,把凉茶再次泼在姜淮脸上。

    弯腰蹲下,拎起姜淮后领:“醒了吧?”

    姜淮被打的脸都肿的多高,火辣辣的疼。

    凉茶一激,惊醒了过来。

    他趴在地上,头发贴在脸颊,茶水都淌进了嘴里。

    “噗……我醒了……你们想问什么?”

    姜淮嗓子沙哑,肠子都快悔青了。

    他没事来金銮殿告什么状?遇到一群疯子!

    祁绍挑眉:“我还要问啊?你不是来通风报信的吗?”

    姜淮喉间一哽,“我,我要见金銮殿的尊主,我要……”

    “我看你还没清醒啊!”

    祁绍声音危险,再次握住拳头。

    姜淮双目微睁:“啊!我说我说……第五瀛已经让人在金銮殿设下幻境,现在金銮殿外面都是各大势力的护卫,正准备围攻金銮殿呢!”

    “就这?”

    祁绍松开手,一脸嫌弃:“你看咱们金銮殿哪里像被设下幻境了?区区一个第五家,金銮殿还能怕了他们?”

    曹铁翻了个白眼:“就这点屁事,我差点以为我误了大事呢!”

    孙端也擦了擦冷汗:“虚惊一场!”

    姜淮懵逼了。

    他被拖进来的时候就知道金銮殿没有被设下幻境。

    但想着第五瀛带人围攻金銮殿,这也是一个大消息。

    他做梦也没想到对方会是这种反应啊?

    就在这时,皇甫葬月和诸葛红姝出来了。

    两人知道今晚是不眠夜,听见动静就出来了。

    诸葛红姝笑着问:“抓住奸细了?”

    她们不曾与姜淮面对面见过,但是姜淮见过她们俩,颇为震惊的瞪大双眼。

    难道,皇甫家和诸葛家非但不语金銮殿为敌,甚至结盟了?

    怪不得他们根本不把第五家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