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3章 谁少谁尴尬!

    孤独七甸昨天在客栈闹腾过,后来是皇甫云阙给的房间,大部分人都知道在哪!

    他们赶过去的时候,看见了门口两具尸体,顿时头皮发麻。

    这什么人啊?

    胆大到这个程度?

    就当他们以为独孤七甸也没命的时候,房间里传来对方的低吼:“傅轩!你死了吗?叫你给老子进来!”

    “……”

    众人看着地上的尸体,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一声“你家护卫真的死了!”

    没有得到回应的独孤七甸,气冲冲的走到门后,拉开房门:“傅轩——”

    话音忽然顿住。

    门口全都是人。

    画面像极了非洲凝视表情包!

    独孤七甸先是一愣,而后出口威胁:“看什么看!再看把你们眼珠子给挖掉!傅——”他扭头,声音再次卡住。

    两个护卫躺在地上,一个脖子歪着,一个被割喉。

    “傅轩!”

    独孤七甸心下一惊,忙去探鼻息。

    早就断了气!尸体都凉了!

    独孤七甸眼底升起两篝火,厉声怒吼:“这是谁干的?竟然刚在独孤家的头上动土!”

    围观群众后退两步。

    皇甫云阙面色严肃,装的还挺像的:“独孤少爷,有件事得告诉你……”

    他扬手,让大家往旁边站一站。

    众人赶紧往两边散开。

    视线顿时明朗,院子里横七竖八的尸体,刺激到了独孤七甸:“怎么会这样?皇甫云阙……是你……是你干的吧?”

    他冲上前,一把揪住皇甫云阙衣襟!

    “独孤少爷,请你自重!”

    林宇一把扭住独孤七甸的手腕,将其反制。

    独孤七甸阴狠的回头:“你个狗杂碎!你敢跟我动手!”

    “小人不敢!不过小人奉劝独孤少爷,做人不要太嚣张!不然就像你的手下一样,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林宇凉凉的说了句,就把他松开了。

    “就凭你也配教训本少?”

    独孤七甸吃了亏,哪里甘心。

    当下把凶兽召唤出来,给自己找回面子!

    饕餮是出来了,就是没什么精神:“干什么?耽误老子睡觉!”

    脾气很躁,声音很凶。

    模样丑陋,特能唬人!

    众人吓得连连后退。

    林宇横移一步,拦在自家少爷面前:“独孤少爷如此小事就把凶兽请出来,怎么昨晚不见你有动静呢?”

    独孤七甸直接被戳到了痛处,抬手一指:“饕餮!吃了他!”

    嘶?

    饕餮眼里冒凶光:“你是在使唤老子做事吗?”

    独孤七甸面容一僵,在神识中沟通,“祖宗,你我是一体,我被人羞辱,你也会被人说没用啊!”

    饕餮嘁了一声,看向林宇的眼神,充满了杀意。

    挑拨成功了!

    正当他要动手的时候——

    “皇甫哥哥!”

    诸葛红姝从后面走来,肩膀上趴着一个龟,细长的眼睛透着寒光。

    四目相对。

    “再见!”

    饕餮果断的进了灵兽空间。

    它没必要为了一个傻逼跟神兽杠上!

    不值!

    孤独七甸呆住:“……”

    尴尬本尬!

    紧张的气氛,转瞬即逝。

    皇甫葬月靠在墙边,见饕餮消失之后,往客栈大堂走去。

    皇甫云阙暗暗地松了一口气,“起这么早啊?”

    “外面太吵了!”诸葛红姝走过来,对着皇甫云阙道:“我们去吃早饭吧?”

    无视的彻底!

    独孤七甸攥着拳头,指甲陷入掌心,表情也逐渐地扭曲了。

    那是一种都没开打,就直接别碾压的憋屈感!

    皇甫云阙离开前,再次向他澄清:“你家护卫遭此劫难,当真与皇甫家无关!”

    独孤七甸看着满地尸体体,也冷静了下来。

    四龙虽然互相牵制,但目前正是互相联手,对抗金銮殿的时候!

    他们没必要,也没有理由这么做!

    “我……我什么都没看到……没看到……”

    一个男人情绪崩溃的坐在地上。

    他还以为对方就杀了两个护卫,做梦都没想到独孤家护卫集体被灭了!

    独孤七甸眼神一阴,冲上前,拎起他衣襟:“你看见了什么?谁干的?到底是谁能悄无声息,一夜之间杀了我独孤家近一百个护卫!”

    男人浑身发抖,哭着说:“呜呜……我是起来撒尿……看见两个人跟你家护卫对打……其他的我真没看见……”

    不过他后来还听到,有个声音让人进去把他独孤七甸给杀了!

    之前不知道是谁,刚才一听可以确定是那个凶兽了!

    他做人失败到什么程度,才会连契约兽都想杀他啊!

    这些,他不敢说!

    独孤七甸看他双腿发抖站都站不稳,也不像是有胆子说谎的,一把将他摔在地上。

    怒火滔天的往外走去!

    有人针对独孤家,他孤身一人,随时都会有危险,必须让城外的护卫进来!

    此时此刻,他并不知道,只要再过半天,独孤家将会成为众矢之的!

    *

    金銮殿,练武场。

    祁绍和谢忱把统计好的数量整合了一下。

    老列手们有些垂头丧气。

    “感觉第一名肯定是那些新猎手!”

    “唉,我们就拿个三个人头,他们太残暴了!”

    “侯执事,你们那组拿了几个人头?”

    侯彪伸出一个手掌:“五个。”

    “我去,可以啊!狼多肉少,我们反正是没戏了!”

    “你们看白财他们嘴巴都快咧到后脑勺去了,一个元者跟我们抢什么洗髓丹!占着茅坑不拉屎!真不是玩意!”孙端哼哼唧唧的说道。

    郭良反驳道,“规矩是尊主定的,你要是不满你去找尊主啊!在这里骂骂咧咧干嘛?”

    孙端冷嗤一声:“嘁,我又没说你!你少在这跟我找不痛快!”

    郭良懒得理他,扭头跟小组成员说话。

    苏九来的时候,祁绍和谢忱已经整合好了,把结果递给了她。

    苏九扫了一眼,有些惊讶。

    祁绍扬声:“安静一下!结果出来了!”

    众人瞬间噤声。

    苏九随意的扬了扬手里的纸张,“第一名跟第二名只相差1个人头。”

    我靠?

    第二名岂不是得吐血!

    众人互相看了看,猜测谁是倒霉的第二名。

    苏九视线在众人脸上扫视了一圈,将纸张递给祁绍:“从最后一名开始报!”

    谁少谁尴尬!

    众人抱头哀嚎:“啊!不要啊!我们不想知道啊——”

    祁绍已经笑眯眯得开口:“第5组,一个人头。”

    “一个人头?淦!闭着眼睛的吧?”

    众人回头,看向5组。

    5组集体:“……”

    看天,看地,就是不跟人对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